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2084|回复: 3

[原创] 填词歌曲01梦见家乡和老母/送别、旅愁、到自然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20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作者:钟鼎
第一组:原歌《梦见家乡和老母》,填词歌《送别》、《旅愁》、《到自然去》
1915年李叔同35岁,任教于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1912年起叔同先生任该校美术、音乐教师时,校名为浙江两级师范学校),同时应聘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图画、音乐课。是年叔同先生的歌作极丰,代表作有《送别》、《早秋》、《忆儿时》、《悲秋》、《月夜》、《秋夜》等。而使其一曲成名的《送别》,不仅当时迅即传遍全国,且历近百年而不衰,至今为海内外华人喜爱,在借曲填词歌中,仍首屈一指。
《送别》是一首几乎尽人皆知的填词名歌。词作者为李叔同与其浙江省一师的学生丰子恺,原曲作者为美国人奥德维(John.P.Ordway, 1824-1880)。其歌词如下: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音孤,古代一种盛酒器)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韶光逝,留无计,今日郄分离。骊歌一曲送别离,相顾却依依。聚虽好,别虽悲,世事堪玩味。来日后会相预期,去去莫迟疑。

早于《送别》,但同为奥德维曲的填词歌,现在中国流传的,还有《旅愁》。

《旅愁》(日.犬童球溪填词)(现署名:美J.P.奥德维词曲,笑之译配)
秋夜凄凉,难入梦乡,长空闪星光,独自一人苦思念,寂寞且悲伤。我怀念啊,故乡亲
人,回忆永远留在我心间,夜夜踏着童年的路,梦里回故乡。秋夜凄凉,难入梦乡,长空闪星光,独自一人苦思念,寂寞且悲伤。
2. 窗外秋雨,阵阵声响,游子梦荒凉,独自飘泊到异地,我心在远方。我怀念啊,故乡亲人,回忆永远留在我心间,林中沙沙树叶声,梦里亦难忘。窗外秋雨,阵阵声响,游子梦荒凉,独自飘泊到异地,我心在远方。
犬童球溪(即犬童信藏,1884-1905)的歌词当年由旅日青年李叔同译成中文。后来,《旅愁》便以讹传讹,被顶替为奥德维的原歌歌名和原歌歌词。直至现在只有专事研究的人才知道:《送别》和《旅愁》均为成曲填词歌,其曲谱乃取自奥德维的《梦见家乡和老母》一歌。而《梦见…》歌的英文原词或其译词,郄至今未正式在中国面世。另一说则是:这首歌曲乃黑人约翰逊兄弟二人于1900年为庆祝林肯诞辰而作,因黑人特别喜爱它,曾被称作“黑人国歌”。但此说亦无凭证。唯愿音乐史界能考证史实,澄清这百年来的“奥德维歌曲”原委。

从内容上看,《旅愁》两段歌词都很深情、凄美、伤感,与奥氏之曲所表达的情调十分和谐,甚至吻合。但第一段更贴近《梦见家乡和老母》,而第二段则贴近《旅愁》;不知笑之先生在译配时,是否第一段选用了奥德维的原歌词,而第二段选用了犬童球溪的填词或李叔同的译词?这是又一个待解的谜。
在填词歌曲盛极的二三十年代,人们喜爱引进的外国优美曲调,趋之若鹜;这烩炙人口的《送别》曲调就曾被音乐爱好者用来另填了词:1938年,老妻郁琛读小学一年级时,曾学过一首《到自然去》,与《送别》同调:
珊瑚岸,浪淘沙,海风拂长椰。白云深处是我家,青山照晚霞。草编裾,皮做衣,哪怕风雪雨。陆擒豺豹,海战蛟,自在且逍遥。(歌尾加唱一句)优者胜,劣者败,携手到自然。
《到自然去》的歌词及意境本身都无懈可击。但 “自在且逍遥”的《到自然去》属另一情感境界,与奥氏原曲的离愁情调迥然不同。好在郁琛的老师和同学,在日本统治东北时期,当年不知叔同先辈们的《送别》,所以唱得轻松欢快,用投身大自然的英豪和潇洒,轻易地改变了原始曲的情緖与唱法。
通常选成曲填词时,不仅应考虑字数与节拍相符,还要注意新词与原词曲的情感内涵是否相通。这是填词歌曲成功与否的关键。相通的自然上口又入耳;不相通的,必须调整节奏及演唱方法和情绪,始能收琴瑟谐美之效。
就此再补插一节:当年极热衷于用外曲填词的钱仁康先生,曾用奥德维的《梦见家乡与老母》之曲,填以温庭筠的《更漏子》;其词曲之谐和,不亚于李叔同的《送别》。这告诉我们,用奥氏《梦》曲,可以唱出所有用老词牌《更漏子》写成的古词。现仅引温之《更漏子》一阕为例。有兴致享受古文化消遣的朋友,不妨与“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比照,一咏试之:


星斗稀,钟鼓歇,帘外晓莺残月。兰露重,柳风斜,满庭堆落花。虚阁上,倚阑望,还似去年惆怅。春欲暮,思无穷,旧欢如梦中。
我不由得不惊赞,填词先驱们早已在中外成曲与填词之间,探索到息息相通之妙处,为后人开拓出如此宽阔的填词大道。



[ 本帖最后由 甲骨越樽俎 于 2008-11-25 02:23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21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微信扫一扫,即可关注萝林音乐微信
我学会唱《送别》是在小学五年级。在读小学三年级时,老师教唱了一首《自然的孩子》,歌词与甲骨越樽俎先生《到自然去》只有一句不同。后者“自在且逍遥”句我们唱的是“杀敌有宝刀”。当时孩子们唱得很欢快。直到现在我仍然很喜欢这支歌。由于《送别》盖过了它,这首歌,在我周围消声匿迹了六十几年。在一些严肃的老歌集中,《旅愁》、《梦》等都曾见到,唯独这首没有,我以为已经失传了。但是我在和歌友们一起欣赏音乐时,总是将它作为‘同一个曲子、不同的词、不同的表达方式、完全不同的效果’的例子。
谢谢甲先生!你让我知道了这首歌没有失传!如果能够听到,就更美了!
发表于 2018-11-6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这支歌没有失传。(吴剑编的歌曲集,三本书里都收了这支歌。)
到自然去-自然的孩子-主题歌-800.jpg
发表于 2018-11-7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转眼已经十年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11-15 04: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