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3141|回复: 0

Paul Anka(保罗 · 安卡)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7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Paul Anka(保罗 · 安卡)

PaulAnka.jpg

        舞台后方的大银幕上面,投射着一段又一段的老旧影片,一个小男孩逐渐的成长,先是成了万众瞩目的青春偶像,然后他当了父亲,五个女儿一个接一个的长大,而已经不再年轻的保罗 · 安卡则站在台上,一边看着影片,一边唱出感性的歌声:「早安,昨日。你一觉醒来,时光已经悄悄溜走,突然之间,往日的回忆变得难以追寻,你可还记得?那欢笑与泪水,那消逝年代朦胧的阴影,那许多你遇见过的欢乐时光与哀伤岁月,还有夹杂其间的一切,你可还记得,你生命中的那些时光?」的确,酸甜苦辣的欢笑与泪水,正是屹立歌坛将近五十年的PA最佳的写照。尽管即将年满六十五岁,他仍然没有丝毫想要退休的打算,依旧活跃在各地的演唱舞台。刚刚在2005年春天荣获加拿大爵士团勋章的他,不但在多伦多的「加拿大名人大道」上拥有了一颗属于他的星星、推出了一张最新的摇滚专辑「Rock Swings」,到目前为止,他总共录制了125张专辑,其中有十多张还是以德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或日本语演唱的,展现了他跟创作能力同样惊人的语言天赋。

       青春,虽然美好,但毕竟是有限的。尽管「青春偶像」透过了商业的包装,很容易就能掳获青少年的爱,可是青春也是善变的,绝大多数的青春偶像都只能维持短暂的亮光,等到新鲜感退烧之后,就立刻会被新的偶像所取代而遭到淘汰,能够持续受到欢迎、甚至敬重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保罗 · 安卡就是其中之一。他也曾经是个青春偶像,但是成功的跳脱了那个范围,以身兼演唱、作曲和制作的扎实功力,成了热门音乐史上最具才华的杰出艺人之一。根据「告示牌」所作的统计,在二十世纪后半段所有的艺人和团体之中,他的成绩排名第 21,而这还只不过是他在排行榜上的成就。在他所谱写的歌曲之中,有一百三十多首曾经被猫王、芭芭拉 · 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琳达 · 朗丝黛(Linda Ronstadt)和罗比 · 威廉斯(Robbie Williams)等人灌录过,更往往成了那些艺人的招牌歌曲,例如巴迪 · 霍利(Buddy Holly)的「It Doesn't Matter Anymore」、汤姆 · 琼斯(Tom Jones)的「She's a Lady」、唐尼 · 奥斯蒙(Donny Osmond)的「Puppy Love」、以及法兰克 · 辛纳屈(Frank Sinatra)的「My Way」等等。不但如此,他还擅长发掘有才华的艺人,包括美国创作歌手约翰普莱恩(John Prine)、史提夫古德曼(Steve Goodman)、还有加拿大的迈克尔 · 布雷(Michael Buble)、柯瑞 · 哈特(Corey Hart)等等,就都是因为他的拔擢而开始崛起的。

        1941年的七月三十日,保罗 · 安卡出生于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他是个来自黎巴嫩的叙利亚移民的儿子,父亲胼手胝足的以卖三明治起家,逐渐拥有了一间相当有规模的高级餐馆,店里经常有一些演艺界的名人出入。从会说话开始,PA就展现了令亲友们惊讶的模仿天赋,第一次公开上台表演的时候才十岁。他在学校里的功课,除了英文之外,几乎样样都不及格,一心只想要进入表演圈,让他的父亲相当的头疼,因为父亲总希望他能找个「正常」一点的工作。有一次,学校强迫他学习速记,才上了一堂课,他就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材料,因此要求转入音乐班,开始学习鼓、小号与钢琴,不过那段期间非常短暂,加上他在教堂唱诗班的指导老师传授的一些理论,就是他仅有的一些比较正式的音乐训练。但是,他已经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甚至有点自大。当同学们讨论着一般青少年最喜爱的话题时,他却想着要离开渥太华,尝试进入歌坛。为了多得到一些「见习」的机会,他甚至不惜自作主张的答应前往他家餐馆用餐的流行艺人们,只要他们愿意让他学习,餐点就可以免费招待。

        十三岁那年,保罗 · 安卡跟两位同学组成一支三重唱,以模仿歌手强尼雷(Johnny Ray)的表演,在才艺竞赛裡面脱颖而出,获得在夜总会驻唱的工作,但由於那家夜总会是以「上空」女服务生来号召的,并不适合未成年的他,所以老闆命令他,除了上台歌唱的时间外,都必须留在化妆间。为了找寻更多表演的机会,他开始偷偷借用母亲的汽车,在没有驾照的情况下,前往其他夜总会去参加才艺比赛,经常都获得优胜。只是,由于不懂得正确的驾驶方法,汽车终于在外拋锚,也让父母发现了他的「夜生活」、以及他对歌唱事业的狂热,因此决定给予支持。他很快就发现,如果想要成名,待在渥太华是行不通的。1956年夏天,他前往洛杉矶,住在一位亲戚家里,利用时间打工,在戏院替顾客停车、并且贩卖糖果,闲暇的时间都花在一家大型的唱片行里,同时到邻近的某家唱片公司毛遂自荐,公司的老板很欣赏他所写的一首歌,於是让他录制,可惜反应凄惨,只好铩羽而归。为了筹措回家的路费,他还得替电影公司「跑片」。那年十月,回到渥太华之后,他毫不气馁的继续努力,不断的吸收各种技巧,甚至借用父母所听的阿拉伯唱片和他在文学课里读到的诗词,同学们都嘲笑他,连他所心仪的一个女孩也摆明了态度,表示不愿与他有任何的关係。那是她的父母偶而请来照顾他弟妹的女孩,长他三岁,名叫黛安娜。忿忿不平之下,他作出了「Diana」这首歌。

        在保罗 · 安卡努力尝试作曲的同时,父母仍然希望他能找个比较「实际」的工作,因此他也曾攻读新闻学,甚至前往报社打工。1957年四月,他在「康宝浓汤」罐头食品公司所举办的促销活动里面获得前往纽约的车票,见识到了纽约更为迷人的音乐世界,也决心再度尝试进军唱片界。回家之后,他向父亲借了一百元当作旅费,独自前往纽约,到唱片公司去敲门。ABC的制作大佬唐 · 科斯塔(Don Costa)对于他的「Diana」大为欣赏,立刻请他的父母前去,代替尚未成年的他签署合约。同年八月底,这首歌首先夺下英国排行冠军。九月九日,又接着夺得了全美冠军,让当时才十五岁的他轰动了歌坛,创下超过一千万张的销售成绩。真实生活里的黛安娜见风转舵,想要回头当他的女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开始全力往歌坛冲刺,跟巴迪 · 霍利、屈克 · 贝瑞(Chuck Berry)、「流浪者」合唱团(The Drifters)以及「艾佛利兄弟」二重唱(The Everly Brothers)等当红的艺人与团体联袂展开巡迴。十一月,他的「I Love You Baby」获得英国排行第三名,随即首度前往英国巡迴。

        在展开歌坛冲刺的同时,保罗 · 安卡和经纪人欧文 · 费尔德(Irvin Feld)签约。说起两人的相识,还有一段小插曲。原来,还在渥太华的时候,保罗 · 安卡总是不放过任何前往该地表演之摇滚艺人的节目,而且经常设法偷偷溜进后台,去见自己所崇拜的偶像。有一次,他又如法炮制,溜进后台的化妆间,请「胖子」多米诺(Fats Domino)为他签名留念,正好费尔德前来,当场要他滚开。离开之前,保罗 · 安卡特别要费尔德把自己的名字记下来,因为有一天他或许会想要聘请自己参加他所主办的演唱会。果然,保罗 · 安卡崛起了,深具眼光的费尔德不但改变态度、予以网罗,更立即督促他改变造型,请专家替他设计发型、要他减肥,甚至让他接受整型手术,修正他原本很「叙利亚」的鼻子,同时费尔德也把他的唱片发行到海外,安排他到各地去亮相,让少女们为他疯狂。1958年一月,保罗 · 安卡跟巴迪 · 霍利、杰瑞 · 李 · 路易斯(Jerry Lee Lewis)等人联袂,首度前往澳洲演唱。同年二月,他的「You Are My Destiny」获得了全美第七名和英国第七名。

        连续以「Diana」和「You Are My Destiny」造成轰动的保罗 · 安卡快速的窜红。1958年三月,他第二度造访英国,随即又以「Crazy Love」和B面的「Let the Bells Keep Ringing」分别打进美国排行前二十名。尽管他才十七岁,还非常年轻,但是他的创作才华却引起了广大的瞩目。比他年长几岁的巴迪 · 霍利(Buddy Holly)虽然同样擅长创作,听到了他的「You Are My Destiny」,却也非常喜爱,尤其特别激赏歌曲中运用小提琴的手法,所以要求保罗 · 安卡也帮他写一首类似感觉的歌曲。走红于摇滚与乡村大领域的巴迪 · 霍利,跟他崛起于同一个时期,算来两人还是隶属于同一家唱片公司的,因此惺惺相惜。保罗 · 安卡慨然答应帮忙,为他谱写了「It Doesn't Matter Anymore」,甚至还在巴迪霍利录音的时候前去探班。另外,在经纪人欧文 · 费尔德(Irvin Feld)安排之下,他们也经常跟屈克 · 贝瑞(Chuck Berry)、「流浪者」合唱团(The Drifters)以及「艾佛利兄弟」二重唱(The Everly Brothers)等当红的艺人与团体联袂展开北美各地的巡迴。1959年初,他们再度举行「冬日舞会」巡迴活动。二月三日,在爱荷华表演结束之后,他们准备转往北达科他州的摩海市演唱,巴迪 · 霍利和瑞奇 · 瓦伦斯(Ritchie Valens)等另外两位歌手搭上一架小飞机,保罗 · 安卡本来也要同机前往的,却因为费尔德曾答应保罗 · 安卡的父亲,所以要他留在身边,没想到飞机起飞后不久就不幸坠毁,机上所有乘客全部罹难,保罗 · 安卡幸运的逃过一劫,而「It Doesn't Matter Anymore」在巴迪 · 霍利丧生之后推出,成了流行经典。

        对于保罗 · 安卡的演艺生涯,费尔德仔细的规划。他很清楚青春偶像的「寿命」有限,所以开始督促保罗 · 安卡转型,除了要他尝试翻唱「标准」名曲「(All of a Sudden) My Heart Sings」,还要他准备以比较成熟的形象来面对成人听众。在这个同时,费尔德仍然没有忘记利用保罗 · 安卡的青春偶像特质,开始安排他进军好莱坞影坛,先是让他为电影谱写配乐与插曲,然后又登上大银幕。1959年三月,保罗 · 安卡开拍他的第二部电影「少女城」(Girls'Town)。就在拍摄的过程中,他接到了一通长途电话,告诉他母亲病逝的噩耗。保罗 · 安卡跟母亲的关系向来十分亲密,母亲始终都是他在歌坛奋斗最大的精神支柱,骤然失去母亲的痛苦,使得空有万千歌迷爱戴的保罗 · 安卡情绪无比的低迷,他觉得自己只是个寂寞的青少年。这些感触,让他写出了「Lonely Boy」这首歌,并且在「少女城」片中唱出。1959年的七月十三日,这首歌替他拿到了生平的第二次排行冠军,蝉联四周,可惜他最钟爱的母亲却已经无法分享成功带来的喜悦了。

        刚满十八岁的保罗 · 安卡,成了国际知名的巨星,以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百万富翁。1959年八月,他首度登上拉斯维加斯撒哈拉饭店夜总会的舞台,以成熟的表现赢得了喝采。两个月之后,他的另外一首精心杰作「Put Your Head on My Shoulder」再度造成轰动,不但赢得美国亚军和英国的第七名,也成了另外一张百万金唱片。尽管失去了挚爱的母亲,保罗 · 安卡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沉浸在痛苦之中,他全心投入创作,畅销歌曲也连连出笼。1959年的年底,他再度把失去母亲的感触化为歌曲,「It's Time to Cry」拿到美国第四名。1960年春天,他发表「Puppy Love」,这又是另外一首有感而发的作品。原来,他虽然不肯回头去接受当年曾经拒绝他的「黛安娜」,却也开始有了爱慕的对象,那就是当时非常具有票房号召力的少女红星安奈特 · 芬妮契洛(Annette Funicello)。可是,尽管他已经是个巨星,这段爱情却充满波折,因为芬妮契洛是迪士尼旗下的摇钱树,公司不愿意她跟偶像歌手谈恋爱而破坏了形象、影响到票房,所以坚持保罗 · 安卡还「不懂得真正的爱情」而要求他们分手,于是他作出了「Puppy Love」。1960年四月四日,这首歌拿到了全美亚军,也轰动了国际,日后更被唐尼 · 奥斯蒙(Donny Osmond)翻唱、夺得冠军,而成了唐尼 · 奥斯蒙的招牌歌曲呢。

        由于作品的质感丰富,PA的许多单曲都是正反两面分别上榜的。放在「Puppy Love」反面的歌曲「Adam & Eve」虽然只拿到第九十名,却让人印象深刻,甚至成了1961年电影「亚当与夏娃的私生活」(The Private Lives of Adam & Eve)主题曲,保罗 · 安卡并且参与了电影的演出。1960年六月,他成了纽约「科帕卡巴纳」夜总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表演者,当时他才二十岁,不但已经是个百万富翁,手上更拥有两百首创作,这是非常惊人的。在推出「科帕卡巴纳」夜总会演唱实况专辑之后,保罗 · 安卡继续展开冲刺。1961年七月,他的「My Home Town」获得全美第八名,而收录这首歌的精选集「Paul Anka Sings His Big 15」不但夺得专辑排行第四名,更创下在榜上停留140週的纪录。

        在经纪人费尔德的策划之下,保罗 · 安卡持续的把自己的风格逐渐转向比较成熟的领域。1960年,他首度尝试摇摆乐,推出「Paul Anka Swings for Young Lovers」专辑,其中翻唱的音乐剧「国王与我」(The King & I)插曲「Hello Young Lovers」拿到全美第二十三名,B面的「I Love You in the Same Old Way」也获得第四十名,成绩只能算是差强人意。那年十月底,他的「Summer's Gone」稍微有点进步,拿到第十一名。只是,这样的成果,却让ABC唱片开始有所不满,进而导致双方的不愉快,使得保罗 · 安卡做出了「破釜沉舟」的决定。

        在「Summer's Gone」之后,保罗 · 安卡继续努力,随即又以「The Story of My Life」获得第十六名。接著,他从威尔第的歌剧「弄臣」找得灵感,利用其中一段著名的旋律,改编为「Tonight My Love, Tonight」,也在1961年五月拿到全美第十三名。同年七月,他的「Dance On, Little Girl」得到第十名。这样的成绩,其实并不算差,但是,ABC派拉蒙唱片却不满意,认为他的表现并不符合公司的期望。在他接着推出的「Kissing on the Phone」没有能够打进前三十名之后,那年十一月十三日,ABC派拉蒙发佈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他们「同意」提早结束跟保罗 · 安卡的合约。在这件喧腾一时的新闻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内幕,由于双方都没有对外公开,因此相当令人费解。不过,这应该不是单方面的决定,因为逐渐成熟的保罗 · 安卡,对于自己的事业也有着更多的理想,为了争取创作的自主权,跟公司以商业掛帅的宗旨有所冲突,其实并不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不论实情如何,在宣布解约的一个星期之后,保罗 · 安卡随即跟RCA唱片签约,转换到新的环境。

        按照一般的情形,当一个歌手跟唱片公司解约之后,原先录制的作品都仍然属于唱片公司。可是,保罗 · 安卡却展现了惊人的魄力:在离开ABC派拉蒙的同时,他不惜花费鉅资,买回所有的母带与发行权,这样的举动,在当时是几乎没有人做过的。他花光了银行所有存款的二十五万元,因为他对自己的前途深具信心。在跟RCA签约的时候,他不但得到一百万元的签约金,还争取到完全自主的权利,

        日后所有新歌的母带将由他自己的公司负责制作,然后交给RCA发行。当然,他也开始多方面的伸出触角,朝着创作歌手的方向继续努力。1962年二月,他推出加盟RCA之后的首支单曲「Love Me Warm and Tender」,在五月初拿到了第十二名,算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接著,他又推出「A Steel Guitar and a Glass of Wine」,很明显的逐渐摆脱昔日青春偶像的色彩,反应也还算不错。

        除了在唱片界的发展,保罗 · 安卡也继续活跃的为电视与电影提供作曲的才华。1962年十月,NBC电视网推出由强尼卡森(Johnny Carson)主持的脱口秀节目「今夜」(The Tonight Show),聘请保罗 · 安卡负责撰写主题曲,从节目的第一集开始,前后播出了三十年,加上不断的重播,算起来他的这首主题曲总共被播放了一百四十万次,这是非常惊人的。就在同一个月份,好莱坞影坛把1959年出版的二次大战畅销小说「最长的一日」(The Longest Day)搬上大银幕,拍成同名电影,在伦敦首映。除了网罗许多当时影坛最具有号召力的巨星以「大堆头」的方式担纲主演,还特别聘请保罗 · 安卡负责撰写主题曲,使得他因而获得奥斯卡提名。另外,他也参与了「最长的一日」电影的演出。只是,尽管保罗 · 安卡依旧活跃,现实却是很无情的,因为他毕竟不是猫王。当猫王从军中退伍、重返歌坛,再度称霸,其他许多迎合青少年口味的艺人与作品也纷纷崛起,相形之下,使得逐渐转型的他开始失宠,在排行榜的成绩有点每下愈况。就在这个时候,来自巴西的巴沙诺瓦开始流行,向来勇于作各种尝试的保罗 · 安卡跟上了热潮,推出带有拉丁节奏的「Eso Beso (That Kiss!)」,算是稍微有了点起色,但是也只拿到全美第十九名。

        事业黯淡,保罗 · 安卡却在情场有了收获。由于他在海外仍然拥有大批歌迷,因此他经常巡迴欧洲与拉丁美洲各国。有一次,他在波多黎各演唱的时候,遇见了一位黎巴嫩富商的女儿,两人一见钟情,展开热恋。由于他父母也是来自黎巴嫩的,彼此有着相同的文化背景,得到了双方家长热烈的祝福。1963年二月,他在法国巴黎附近一处机场的教堂举行婚礼,两人的婚姻持续至今,堪称演艺界的典范。就在婚礼举行的同一天,他的「Love Makes the World Go'Round」获得全美第二十六名。他继续展开冲刺,为了试图唤醒人们对他的记忆,他甚至为自己脍炙人口的成名曲「Diana」写了一首续集「Remember Diana」,可惜反应仍然不是很理想。接着,他把自己过去在ABC旗下所有的畅销曲全部重新录製,推出了包含二十一首歌曲的「Paul Anka's 21 Golden Hits」,由于他的歌喉越来越成熟,录音效果也改善了很多,令人印象深刻。另外,他也亲自演唱了「最长的一日」电影中以大合唱方式表现的「The Longest Day」。

        尽管保罗 · 安卡非常努力,却仍然无法扭转颓势,披头的崛起,更是有如雪上加霜。1963的年底,他推出新歌「Did You Have a Happy Birthday?」,被披头在BBC的一个评判单曲新作的电视节目中选为一首「失误」的作品,果然,这首歌在美国只勉强的上升到第八十九名就打住了,而且就此无法继续有作品打进排行。跟许多在本土不得志的美国艺人一样,保罗 · 安卡也开始考虑转往英国发展。

        1964年十一月,他前往伦敦,拜访当地的作曲家和电视节目制作人,甚至首度在英国录音,推出「To Wait for Love」,可惜仍然没有成功。接着,连续有三年多的时间,他进入沉寂的状态,靠着为影片配乐、以及在一些夜总会作秀,过得还算是平稳。1968年,他静极思动,重新进入录音室,结果以一首翻唱的50年代R&B老歌「Goodnight, My Love」重新打进排行,在1969年二月获得第二十七名。

        收录「Goodnight, My Love」的同名专辑,所有曲目都是翻唱的作品,另外一首「In the Still of the Night」也同样打进排行,但名次仍然不高。不过,保罗 · 安卡随即在另外一个层面获得了成功。

        由于在加拿大长大,他对于法语也非常精通。1968年,法国创作歌手克劳德 · 弗兰寇斯(Claude Francois)发表了一首「Comme D'Habitude」,描述一个男人因为事业而冷落了家庭,日复一日的过着枯燥无味的生活,使得妻子离开了他,如今后悔莫及,只能继续假装一切都没有改变。保罗 · 安卡听到之后深深受到感动,特别买下权利,填上英文歌词而改编成了「My Way」,同时亲自负责编曲,在1969年交由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唱红,虽然当时名次并不是很高,却成了不朽的经典。

        1969年,在保罗 · 安卡揣摩法兰克 · 辛纳屈(Frank Sinatra)的心境、填上歌词的「My Way」造成轰动的同时,他自己也继续推出专辑与单曲,不过成绩仍然不是很理想,反倒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方面又有了成功的表现。1970年,他在从伦敦返回美国的飞机上,为英国歌手汤姆 · 琼斯(Tom Jones)谱写了一首「She's a Lady」,结果再度轰动歌坛,不但于1971年初在英国排行拿到第十二名,更夺下了美国亚军,创下百万销售成绩,成了汤姆 · 琼斯在美国最成功的招牌歌曲。或许是由于将近十年都没有能够打进排行前十名,他与RCA的合作关係也在约满之后宣告结束,并且把自己的「Spanka Music」出版机构卖给了汤姆 · 琼斯的经纪人所拥有的MAM唱片公司。不久,他转入独立品牌「Buddah」唱片旗下,随即推出浪漫的情歌新作「Do I Love You」,虽然只拿到第五十三名,却受到广大的喜爱,被许多歌手争相翻唱。

        1972年一月,保罗 · 安卡推出加盟Buddah之后的首张个人同名专辑,成绩依然欠佳,连前一百名都进不去。接着,他继续筹划下一张专辑,其中的标题单曲「Jubilation」只拿到第六十五名,后来却获得芭芭拉 · 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的激赏,在1974年予以翻唱。而尽管唱片的销售似乎不是很好,他仍然活跃,不但在拉斯维加的个人秀总是票房鼎盛,也继续规划新作品。当时,他和妻子已经有了四个女儿。有一天,他在加州演唱的空档,突然有了灵感,把自己对妻子的爱写成了一首「(You're)Having My Baby」。原本他只打算自己一个人独唱,后来却因缘际会的变成了一首男女二重唱,而在歌曲中与他合唱的,则是一位当时名不见经传的黑人女歌手欧蒂雅 · 寇提斯(Odia Coates)。寇提斯来自密西西比,从小跟着在教堂工作的父亲,得到了音乐的啟蒙,长大之后,她努力的设法进入歌坛,曾经陆续参加过好几支乐队,担任和声的工作。在PA的好友艾德温 · 霍金斯(Edwin Hawkins)推荐之下,她获得了保罗 · 安卡的赏识,不但为她写歌,还亲自担任制作人,希望Buddah唱片予以发行,可惜公司忙着伺候刚刚网罗到的巨星葛蕾蒂 · 丝奈特(Gladys Knight),对于这样一个无名小卒根本没有兴趣。后来,保罗 · 安卡再度转换环境,加盟UA唱片,刚好寇提斯也被另外一个制作人签下,两人成了同门。这天,欧蒂雅前去旁听保罗 · 安卡录製「(You're) Having My Baby」。前后录了一阵子之后,公司的经理突然福至心灵的建议他们两人合唱这首歌。

        录制完成后,大家对成果都很满意,但是他们也知道,这样一个标题,可能免不了会引起女权主义者的议论。在推出之前,他们特别作了一次市场调查,果然印证了他们先前的疑虑,不过保罗 · 安卡信心满满,他表示,写这样一首歌,并不是想要贬低女性的地位,而是对母性的歌颂,因为他真的非常感激妻子为他生了几个孩子,在妻子怀孕、生产的过程中,他感受到的是爱与欢乐。歌曲推出后,赞美的声浪远远的超过了抗议,甚至连全美妇女组织也特别颁赠一个荣誉奖给保罗 · 安卡,表扬他肯定了妇女的重要地位。当然,对于其他不同的声音,保罗 · 安卡也没有完全不予理会,后来他还曾经特别在演唱的时候,把歌词稍微加以修改,变成「Having Our Baby」,成功的平息了所有的争议。1974年七月六日,这首歌第一次上榜,七个星期后,就在八月二十四日登上榜首,蝉联三周,成了保罗 · 安卡生平第三首冠军曲,距离他在1959年第二次拿到冠军的「Lonely Boy」整整十五年又两个星期,也创下了一项新纪录,成为有史以来同一个歌手在两次得到冠军之间最长的间隔。除了这首歌曲,保罗 · 安卡与欧蒂雅随后又推出了另外一首同样膾炙人口的合唱「One Man Woman / One Woman Man」,获得第七名。

        由于收录了两首疯狂畅销的单曲,保罗 · 安卡加盟UA的首张专辑「Anka」也成了他十五年来首度打进前十名的专辑,获得第九名,并且拿到金唱片,让公司吃下了一颗定心丸。除了「(You're)Having My Baby」和「One Man Woman / One Woman Man」,这张专辑还有另外一首名曲,那就是他为父亲所唱的「Papa」,虽然未曾以单曲的型态打进排行,却是无数歌迷们始终难忘的经典。这个时候,三十四岁的保罗 · 安卡已经是个有着美满家庭的男性,在创作的风格上也显得更加的成熟。1975年,他在「Feelings」专辑中唱出了一首「I Don't Like to Sleep Alone」,再度由欧蒂雅 · 寇提斯跨刀唱和声,获得了疯狂的喜爱,拿到全美第八名。由于标题的「敏感」,这首歌曾经被台湾政府下令禁止电台予以播放,但仍然无法遏止它受到大众喜爱的狂潮。

        连续几次与保罗 · 安卡的合作,使得欧蒂雅 · 寇提斯也开始受到注意,尽管始终没有真正的走红,保罗 · 安卡对于这个「徒弟」还是予以大力的提拔,不但亲自为她写歌,还继续邀请她参加自己专辑的录音。1975年九月,他们两人第三度以二重唱方式合作的单曲「(I Believe)There's Nothing Stronger Than Our Love」也再一次的写下好成绩,获得全美排行第十五名。

        假如要说在「Diana」之外,还有哪一首歌曲可以算是保罗 · 安卡的代表作,那麼或许就是「Times of Your Life」了。早就以创作才华备受肯定的他,陆续以好几首畅销单曲再度登上事业颠峰之后,柯达软片公司也登门礼聘,请他撰写一首广告主题曲,而他交出来的,正是「Times of Your Life」。正如保罗 · 赛门(Paul Simon)在1973年为该公司谱写的「Kodachrome」,保罗 · 安卡也把这首歌收录到自己的专辑中,并且当作专辑的标题。配合着凌厉的广告攻势,这首歌引起了全球性的注意。1976年二月,这首歌拿到全美排行第七名,也轰动了国际。只可惜,这也是PA最后一次打进前十名的单曲。

        在1975年以他为柯达软片谱写的广告主题曲「Times of Your Life」打入全美排行前十名、并且夺下抒情歌曲冠军之后,保罗 · 安卡在「主流」市场又开始走了下坡。1976年,他的「Anytime (I'll Be There)」获得第三十三名,接着的几首单曲连前五十名都打不进去。他的专辑「The Painter」特别请到普普艺术大师安迪 · 沃荷(Andy Warhol)绘制封面,可惜由于歌曲都不是特别突出,没有任何一首单曲打进排行。一般人都认为,他的作品多半都是单纯的情歌,在份量上无法跟保罗 · 赛门(Paul Simon)等社会意识强烈的创作歌手相提并论,不过,在广大的歌迷们心目中,他的地位仍然是非常高的。1978年,他结束与UA的合约,短暂的返回RCA旗下,先后推出「This Is Love」和「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All of My Life」等两首单曲,也只是勉强在前四十名左右,但前者倒是拿到了抒情排行第三名。1983年,他转移到哥伦比亚唱片,跟同样来自加拿大的流行音乐大师大卫 · 佛斯特(David Foster)合作,除了邀请到麦可 · 麦当劳(Michael McDonald),还聘请了纳森伊斯特(Nathan East)等多位顶尖的录音室乐手助阵,推出「Walk a Fine Line」专辑,再度引起广大的注意,其中由彼得 · 塞特拉(Peter Cetera)客串演唱和声的「Hold Me Till the Morning Comes」夺得了抒情歌曲排行的亚军。

        由于在演艺界杰出的表现,保罗 · 安卡在1984年成为「好莱坞名人大道」第1788位获得肯定的人,一块上面写着他名字的星星,出现在好莱坞大道上。另外,自从开始转型以来,他不但经常在拉斯维加举行个人秀,更带着家人在那里定居。基本上,80年代的后半段,他几乎没有发表什么专辑,以现场演唱为主,直到1989年,才加盟宝丽多唱片,在两位名家翁贝多 · 加提卡(Humberto Gatica)和罗比 · 巴克南(Robbie Buchnan)携手制作之下,推出一张「Somebody Loves You」专辑,其中包含了他与卡洛 · 贝耶 · 莎格(Carole Bayer Sager)和杰瑞 · 葛芬(Gerry Goffin)等两位创作高手共同谱写的「Stay with Me」,并且由大卫 · 佛斯特负责制作,不过仍然没有获得成功。那一年,也是他成名的三十周年,他特别把自己历年来最具有代表性的二十四首歌曲,集结成具有纪念价值的精选集。1990年八月底,定居拉斯维加多年的他,终于取得了美国公民的资格,正式成为美国人。

        尽管已经入籍美国,保罗 · 安卡对于流行音乐的贡献,仍然受到其他国家的推崇。1991年,法国政府特别颁赠给他「文艺骑士」的奖章,使得他成了极少数获得这项殊荣的美国人之一。1993年,他入选美国国家流行音乐学院的「作曲家名人殿堂」,因为他拥有超过九百首歌曲的创作纪录,其中有许多都早已成为经典。1996年,他静极思动,再度进入录音室,发表他生平第一百二十二张专辑「Amigos」,正如标题的描述,他不但以西班牙语演唱了十多首自己生平最受喜爱的名曲,还邀请到许多位歌坛好友共襄盛举。在应邀合作的巨星之中,至少包括了席琳 · 狄翁(Celine Dion)、瑞奇 · 马汀(Ricky Martin)、贝瑞 · 吉布(Barry Gibb)、汤姆 · 琼斯(Tom Jones)和胡里奥 · 伊格莱西亚斯(Julio Iglesias),结果毫不意外的在拉丁排行榜写下了亮丽的成绩,其中他跟瑞奇 · 马汀合唱的「Diana」,和他与璜恩 · 盖布瑞尔(Juan Gabriel)合唱的「My Hometown」,都令人印象深刻,而席琳 · 狄翁与他合唱的「Mejor Decir Adios」,则是「It's Hard to Say Goodbye」的西班牙语版本。

        从小在渥太华长大的保罗 · 安卡,除了英语和法语之外,也学习了其他好几种语言。在他的唱片生涯中,至少有十多张专辑是以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德语、法语和日语演唱的。在日本,甚至还曾经有一部电视连续剧,更是以他的歌曲作为主要题材。当然,他最基本的听众,还是习惯听他以英语演唱。由于「Amigos」专辑的成功,他在1998年进一步以相同的手法处理自己的经典,推出「A Body of Work」专辑,而这次则是改用英语演唱。这张专辑的标题,很清楚的告诉大家,这是一张具有「威力展示」意味的「作品精选」,因此里面所收录的大部分都是保罗 · 安卡历年来最为脍炙人口的一些名曲,只不过都重新诠释而已。当然,其中也有部分全新的作品,例如专辑开头的第一首歌曲「She's My Woman, She's My Friend」,就毫不保留的展现了他对感情的成熟体验。另外一首新作「One Kiss」,是他跟大卫 · 佛斯特的作词家妻子琳达 · 汤普森共同谱写的,他邀请到了90年代相当受欢迎的黑人美声歌手泰文 · 坎伯(Tevin Campbell)合唱。除了再度把女儿安西亚(Anthea Anka)拉拔出来合唱,其他应邀客串的,包括了席琳 · 狄翁、汤姆 · 琼斯、以及资深R&B女歌手佩蒂 · 拉蓓儿(Patti LaBelle)等等。他跟拉蓓儿合唱的「You Are My Destiny」,本来是是他最早的作品之一,曾经在1958年获得全美第七名。经过了四十年之后,对情感与生命有了更成熟体认的他,改用热情的拉丁节奏重新诠释,在悠扬的小号与华丽的弦乐陪衬之下,为这首经典赋予了全新的面貌,显得更为动人。

        2005年七月,六十三岁的保罗 · 安卡推出了个人生平第一百二十五张专辑「Rock Swings」,也再度展现了他与众不同的眼光与才华:当其他艺人纷纷翻唱「标准」名曲的时候,他却反其道而行的,挑选了一系列80年代之后的流行经典,赋予精致的摇摆爵士乐风格。当他打算录制这样一张专辑的消息传出之后,许多人都抱持着怀疑的态度,就连他最忠实的歌迷们也都禁不住皱起眉头,因为他所挑选的曲目,有很多都是来自以形象「叛逆」、作品内容也往往被保守的传统人士视为离经叛道而著称的摇滚歌坛「坏男孩」。可是,当专辑终于发表之后,整体的表现却让人耳目一新。当我们聆赏他所唱出的这些歌曲时,我们甚至会完全忘记歌曲原本的风貌,彷彿它们来自半个世纪以前,而且本来就是特别为他谱写的,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我们几乎还可以说,这是保罗 · 安卡将近五十年的歌唱生涯中最精彩的作品之一,从精致的编曲、乐团的演奏、保罗 · 安卡的演唱技巧,到录音的效果,样样都令人惊讶,而市场的热烈反应,也使得他夺下了爵士专辑排行的亚军。

        为了宣传「Rock Swings」专辑,保罗 · 安卡展开了国际巡迴,除了新专辑中的歌曲,他当然也没有忘记演唱许多自己的招牌经典,更不会遗漏了「My Way」。将近四十年前,当他为法兰克 · 辛纳屈(Frank Sinatra)填写几乎有如量身定做的歌词时,他还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如今,走过了这些岁月,回顾过往,那些词句又何尝不是他自己歌坛生命的写照呢?高低起伏、有得有失,但这一切他无怨无悔,因为,那都是按照他自己所选择的方式来进行的。在「A Body of Work」专辑中,他利用法兰克 · 辛纳屈的遗音,演出了精彩的合唱,从那个时候起,他几乎每一场演唱会都会用这首歌来当作压轴,除了表现自己对老前辈的尊崇与怀念,也让我们对他的才华有了更深刻的感触。二十一世纪的流行歌坛,有没有谁会成为另外一个保罗 · 安卡呢?这是让我们非常好奇的。



相关专辑


[ 本帖最后由 Eric5188 于 2009-7-31 23:16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1-19 05: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