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2674|回复: 0

Bryan Adams(布莱恩 · 亚当斯)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8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Bryan Adams(布莱恩 · 亚当斯)

1959 ~

adams.jpg

       在二十世纪末期的热门歌坛,来自加拿大的创作歌手布莱恩 · 亚当斯(Bryan Adams),可以说是最成功、也最受到喜爱的超级巨星之一。他从来不作炫目的打扮,几乎永远是白色T恤、牛仔裤、加上运动鞋,虽然无比的朴素,却仍然以惊人的魅力与活力、沙哑的特殊歌喉、以及单纯而浪漫的词曲,征服了全球各地的演唱舞台。2004年十月,他推出暌违六年的最新录音室专辑「Room Service」,再一次的带给歌迷们动人的音乐。尽管最近这几年来,他的某些转变或许无法得到摇滚乐评专家的认同,在广大歌迷们的心目中,他仍然是无可取代的。二十多年以来,他屡次写下了惊人的销售成绩,尤其是他为一些电影演唱的主题曲与插曲,更是令人难以抗拒。

       1959年的十一月五日,布莱恩 · 亚当斯出生于安大略省的金斯顿,本名叫做「布莱恩 · 盖伊 · 亚当斯」(Bryan Guy Adams),父母都是来自英国的移民。他的父亲在军中担任外交官的工作,母亲则是个教师、并且兼任图书馆的馆长。由于父亲职务的关係,他们经常到处迁徙,还曾经先后在维也纳与葡萄牙居住过好几年,后来又迁往以色列的台拉维夫。进入青春期之后,布莱恩 · 亚当斯开始爱上音乐,先是学习鼓,然后又是吉他,甚至宁可不要上学、不交女朋友,也要玩摇滚。曾经有一度,父亲希望他进入英国的一所军校就读,因为那是父亲和他的祖父都曾经就读过的母校,但是他拒绝了。70年代中期,他的父母协议分手,他和弟弟跟着母亲返回加拿大,先是住在渥太华,后来定居在温哥华。高中时代,布莱恩 · 亚当斯积极的设法加入一些摇滚乐队,不过他的歌喉似乎比他的吉他要来得受肯定。到了十六岁的时候,他已经成了「Shock」乐队的主唱。1976年夏天,曾经以一曲「Roxy Roller」在加拿大造成轰动的摇滚乐队「史维尼 · 托德」(Sweeney Todd),因为主唱退出,公开招聘新人,布莱恩 · 亚当斯获得录用,成了该乐队的新任主唱,而他也就此决定中辍学业。加盟之后,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重新灌录「Roxy Roller」,由London唱片引进美国发行,结果在1976年九月打进「公告牌」的单曲排行,虽然很勉强的吊车尾、拿到第九十九名,却也算是他头一次进入美国排行的作品。

       在「史维尼 · 托德」乐队,布莱恩 · 亚当斯前后待了一年半,除了四处巡迴,还在该团的第二张专辑里面参与了三首歌曲的创作。 1977年十二月,他决定退出。1978年一月,他在一家音乐制品专卖店遇见了吉姆 · 瓦伦斯(Jim Vallance),瓦伦斯曾经是在加拿大相当成功的「三稜镜」乐队(Prism)的鼓手。在该团的首张同名专辑中,瓦伦斯采用笔名,负责谱写了大部分的歌曲,但因为不喜欢四处奔波的生活,他决定退出,试图改走歌曲作家与制作人的路线。当时,瓦伦斯正在物色一个歌手来帮自己灌录Demo,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共同创作。起先,瓦伦斯凭著自己的经验比较老到,想要居于主导的地位,但是布莱恩 · 亚当斯丝毫不肯妥协,后来两人干脆不再分别构思,直接一起动脑。刚开始的时候,布莱恩 · 亚当斯以为自己将和瓦伦斯成为一支二重唱的组合,可是他很快就发觉,年龄比他大七岁、生性也比较保守的瓦伦斯,显然宁愿留在幕后。累积了一些作品之后,他们开始把Demo四处寄送到各唱片公司,可惜没有人赏识,直到A&M唱片公司表示愿意出「一块钱」,让他灌录四首歌曲。虽然这个条件简直苛刻到了极点,在别无其他机会的情形下,他还是答应了。布莱恩 · 亚当斯为A&M推出的首支单曲,叫做「Let Me Take You Dancing」。这本来是一首普通的流行歌曲,但是唱片公司却把歌曲拿到纽约去重新混音,把节奏加快了许多,变成了一首迪斯可舞曲。当他接到公司寄给他的录音带时,他几乎当场昏倒,可是这首歌却在迪斯可舞厅疯狂的流行起来,甚至在「公告牌」的舞曲排行榜上停留了将近半年。

       陆续与瓦伦斯共同为好些乐团谱写过歌曲之后,BA在1980年二月推出首张个人同名专辑「Bryan Adams」,但是并不成功,公司甚至未曾引进美国市场。他继续努力创作,为别人写歌,接着在1981年夏天发表第二张专辑「You Want It, You Got It」,总算有了点起色,不但正式在美国发行,单曲「Lonely Nights」也首度打进主流摇滚排行,获得第三名。1982年底,布莱恩 · 亚当斯的第三张专辑「Cuts Like a Knife」推出,其中他原本在1980年为「故事」(Stories)合唱团前任主唱伊安 · 洛伊德(Ian Lloyd)个人专辑谱写的「Lonely Nights」和「Straight from the Heart」,经过他亲自灌录,终于为他带来转机,前者使他头一次以个人的姿态打入美国排行,后者更拿到了第十名,专辑也获得白金,开始引起了国际歌坛广大的注意。

       由于在首度美国发行的「You Want It, You Got It」专辑未曾真正的受到注意,据说生性有点叛逆的布莱恩 · 亚当斯本来打算把接着推出的专辑命名为「Bryan Adams Hasn't Heard of You Either」(布莱恩 · 亚当斯也没有听说过你们)来表示他的不满,不过后来他终于还是妥协,改用争议性比较不是那麼强烈的「Cuts Like a Knife」。接在「Straight from the Heart」之后,被当作第三支单曲推出的专辑标题歌曲,拿到了第十五名,而后续的「This Time」以中板速度的摇滚、充满了动人的旋律,尤其副歌的部分更展现了布莱恩 · 亚当斯的才华,拿到第二十四名。

        在推出个人专辑的同时,布莱恩 · 亚当斯仍然持续的与瓦伦斯合作,共同为其他艺人与团体谱写歌曲。1981年,布莱恩 · 亚当斯与同样来自加拿大的「情人小子」(Loverboy)合唱团团员保罗 · 狄恩(Paul Dean)共同为该团的专辑谱写了一首「Jump」,相当受欢迎。1982年,他与瓦伦斯共同为「三稜镜」合唱团谱写的「Don't Let Him Know」,更拿到了主流摇滚排行的冠军。「Cuts Like a Knife」专辑发表后,他努力的配合宣传,除了为「旅行者」(Journey)合唱团担任暖场,足跡还遍及欧洲各国与日本,总计在1983年,他花了283天在旅途上。宣传告一段落之后,该是准备推出下一张专辑的时候了。布莱恩 · 亚当斯与瓦伦斯再度携手,完成了几乎无懈可击的「Reckless」专辑,以旋律性极佳、同时充满强劲摇滚风味的歌曲,赢得了更高的喝采。专辑推出的首支单曲「Run to You」,被公认为布莱恩 · 亚当斯歌唱生涯中最优秀的作品之一,拿到了全美排行第六名,以及「Album Rock」排行的冠军,接着跟进的「Somebody」,也同样备受肯定。但是,这张专辑在排行榜上真正的高潮,却跟在后面才出现。

       1982年,曾以「蓝色珊瑚礁」(Blue Lagoon)一片崛起的年轻男星克理斯多夫 · 艾特金斯(Christopher Atkins),获得机会主演新片「天堂之夜」(A Night in Heaven),饰演一个跳脱衣舞的男人。电影公司的音乐顾问跟A&M唱片谈好推出一张原声带专辑,在研究曲目的时候,唱片公司的代表建议由布莱恩 · 亚当斯来谱写一首插曲。当时,布莱恩 · 亚当斯的「Cuts Like a Knife」刚刚开始引起注意,已经有了大约十万张的销售成绩,虽然还不能算是家喻户晓,唱片界却已经有不少人对他十分的看好。于是,他们把影片的脚本寄到温哥华给布莱恩 · 亚当斯,而尽管他对故事并不是很欣赏,仍然勉为其难的答应谱写一首歌曲。不久,公司收到了「Heaven」的Demo,那是他和吉姆 · 瓦伦斯(Jim Vallance)以短短一天的时间写出来、并且在瓦伦斯家中地下室的录音间完成的,大家听过之后,印象都非常深刻,于是进一步希望他来担任主唱,没想到布莱恩 · 亚当斯却似乎毫无兴趣,因为他对那部影片的剧本实在没什么感觉。

       为了说动布莱恩 · 亚当斯,唱片公司主管特别请电影公司提供毛片的录影带,亲自跟电影的音乐顾问一起飞往南卡罗莱纳。那个时候,布莱恩 · 亚当斯正在巡迴演唱途中,受了点风寒,大家一起在他的巡迴巴士上面观赏,跟布莱恩 · 亚当斯一样,头一次看到毛片的主管和顾问,对片子也没有太多好感,不过由于感激唱片公司老闆的知遇之恩,布莱恩 · 亚当斯还是答应灌录那首「Heaven」。在影片和原声带推出的同时,布莱恩 · 亚当斯的歌唱生涯也已经正式起飞。儘管影片的评价和卖座都十分悽惨,但由于布莱恩 · 亚当斯正当红,许多以播放专辑曲目为主的电台都纷纷希望能够找到BA的新歌来播放。亚利桑纳凤凰城某电台的节目编导听过「天堂之夜」原声带之后,对「Heaven」这首歌印象特别深刻,认为应该很有「冠军相」,所以决定试试看,把这首歌列入强力播放的歌单之中,果然引起了热烈的迴响,其他电台也纷纷跟进。那位总编导甚至打电话给A&M的宣传部门副总裁,要求他们赶快推出这首歌的单曲,没想到却碰了个软钉子。根据唱片公司的解释,他们并不是不喜欢这首歌,但正因为它太好了,他们希望把歌曲保留起来,收录到布莱恩 · 亚当斯的下一张专辑,这样一来,除了原订的主打歌曲,至少还有一首「现成」的好歌,可以帮助新专辑立於不败之地。于是,他们决定把歌曲放到布莱恩 · 亚当斯的第四张专辑「Reckless」里面。

       1984年三月,布莱恩 · 亚当斯结束了远东地区的巡迴之后,开始继续与瓦伦斯一起创作。那年六月,他们为女歌手裘丝 · 纽顿(Juice Newton)的「Can't Wait All Night」专辑谱写的同名标题歌曲打进了排行,接着为电影「Teachers」所谱写的两首插曲,也分别让「点三八口径特别快枪」(.38 Special)合唱团与男歌手乔 · 库克(Joe Cocker)进入前四十名。同一年十一月五日,就在BA的二十五岁生日那天,「Reckless」专辑正式推出。他们按照原订计画,先以「Run to You」和「Somebody」当作主打单曲,两首歌都有著不错的成绩,甚至双双夺下了Album Rock排行的冠军。可是,在这个同时,各界都纷纷强烈要求,希望唱片公司用「Heaven」当作第三首单曲。布莱恩 · 亚当斯起先并不是特别喜欢这首歌,但由于大家的要求,他还是同意了。1985年的四月二十日,这首歌头一次进榜,两个月之后,在六月二十二日为BA夺下了他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全美冠军,蝉联两周,距离歌曲的第一次发表整整两年。至于布莱恩 · 亚当斯本人呢,在多次应要求演唱这首歌之后,也越来越喜欢它,如今更成了他每次演唱会都几乎不可或缺的招牌曲目之一了呢!

      在「Heaven」之后,布莱恩 · 亚当斯接着乘胜追击,推出了他和瓦伦斯共同谱写的「Summer of '69」,虽然这首歌说不上有什么内涵,但是充满了商业的魅力。布莱恩 · 亚当斯在歌曲中怀念起自己的青春岁月,声称1969年的夏天,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而歌词中那种几乎憨傻的纯真,也正是布莱恩 · 亚当斯能够吸引男女老少的最主要原因之一。这首歌在排行榜上拿到了第五名。尽管他还有许多在艺术上的成就更好的作品,但是这首歌仍然被视为他毕生最受喜爱的单曲之一,而由于接连几首单曲都非常叫座,「Reckless」专辑在1985年的八月十日夺下了全美专辑排行的冠军,光是在美国的销售量就超过了五百万张。

      「Reckless」专辑在评价与市场上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不但因为作品的水准整齐,布莱恩 · 亚当斯更得到歌坛老前辈蒂娜 · 特纳(Tina Turner)的激赏,特别答应客串与他合唱了一曲「It's Only Love」,同时邀请他在自己的演唱会上面登台合唱,造成了轰动。在另外一首同样备受喜爱的单曲「One Night Love Affair」拿到第十三名之后,唱片公司推出了「It's Only Love」的单曲,虽然只拿到第十五名,却成了许多歌迷们的最爱,甚至因而被提名角逐「最佳摇滚团体」的葛莱美奖,而「Reckless」专辑也使得布莱恩 · 亚当斯入围「最佳摇滚男歌手」,虽然最后不幸双双落空,至少代表他受到了大家的肯定。

       为了推广「Reckless」专辑,布莱恩 · 亚当斯照例展开忙碌的国际宣传巡迴。在这个期间,他还抽空与瓦伦斯和大卫 · 佛斯特(David Foster)合作,共同谱写了「Tears Are Not Enough」,当作加拿大对英国群星的「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以及美国群星的「We Are the World」这两首慈善歌曲的响应,并且由许多位加拿大艺人联合灌录,用来帮助衣索匹亚的非洲难民。这一连串的成功,使得布莱恩 · 亚当斯和瓦伦斯的创作才华更加的受到重视,包括「情人小子」(Loverboy)合唱团、罗杰 · 达尔屈(Roger Daltrey)等在内,许多知名的摇滚艺人与团体都先后跟他们邀歌,而瓦伦斯负责制作的加拿大团体「玻璃老虎」(Glass Tiger)合唱团,甚至更进一步请布莱恩 · 亚当斯合唱了一首「Don't Forget Me (When I'm Gone)」,分别在加拿大与美国的排行榜夺下了冠军与亚军。不久,连资深的巨星尼尔 · 戴蒙德(Neil Diamond)也采用了他们的「It Should Have Been Me」。1986年九月,他们联手为蒂娜 · 特纳的「Break Every Rule」专辑谱写了一首「Back Where You Started」。1987年三月,布莱恩 · 亚当斯推出了他的第五张专辑「Into the Fire」,首支单曲「Heat of the Night」拿到了第六名,成为布莱恩 · 亚当斯在美国排行榜第五次打进前十名的畅销曲。

       「Heat of the Night」专辑虽然陆续又有「Hearts on Fire」和「Victim of Love」等打入前四十名的单曲,但市场的反应却远远比不上先前的「Reckless」。尽管如此,它的全球销售量也突破了两百万。为了促销这张专辑,布莱恩 · 亚当斯的国际巡迴持续了一年多。返回加拿大之后,他继续忙碌的与瓦伦斯合作,共同承接许多作曲的邀约。只可惜,他们两人的缘分似乎已经到了尽头。 1989年八月,他们宣告结束合作关係,布莱恩 · 亚当斯另外找到了一个新的合作对象,那就是曾经与「AC / DC」、「威豹」(Def Leppard)、以及「外国人」(Foreigner)等摇滚名团有过精彩合作,日后更以跟乡村女歌手仙妮亚 · 唐恩(Shania Twain)携手而轰动全球的罗伯特 · 琼 · 慕特蓝(Robert John "Mutt" Lange),共同规划他的下一张专辑。1991年,布莱恩 · 亚当斯接到电影界的邀约,请他为凯文 · 柯斯纳(Kevin Costner)主演的新片「侠盗王子罗宾汉」(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谱写主题曲。电影公司提供了一段负责配乐的作曲家迈克尔 · 卡门(Michael Kamen)所谱写的旋律,布莱恩 · 亚当斯和罗伯特 · 琼 · 慕特蓝根据旋律予以发展,完成了「(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并且亲自负责主唱,被影片当作片尾曲。1991年六月,「侠盗王子罗宾汉」正式上映,布莱恩 · 亚当斯的演唱造成了疯狂的轰动,夺下了连续七周全美排行冠军、镀上三白金。

       布莱恩 · 亚当斯为电影「侠盗王子罗宾汉」(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所谱写、并主唱的主题曲「(Everything I Do)I Do It for You」在1991年夏天造成了空前的轰动,夺下连续七週冠军,成了自从「警察」合唱团(Police)的「Every Breath You Take」拿到八週冠军之后,整整八年以来,在全美冠军宝座上停留最久的歌曲,在「海外」,它的成绩更辉煌,蝉联英国排行冠军长达十六个星期,成为「摇滚年代」以来在英国金榜冠军位置上最「长寿」的单曲,全球销售总数突破了八百万张,远远超过「We Are the World」以来的任何一首单曲。而在这个同时,BA的第六张专辑「Waking Up the Neighbours」也宣告完工,并且在1991年九月下旬推出。这张专辑,是由罗伯特 · 琼 · 慕特蓝(Robert John "Mutt" Lange)与BA携手共同制作的,当然,慕特蓝也参与了所有歌曲的创作。在专辑发表前,布莱恩 · 亚当斯与慕特蓝联合谱写的「Can't Stop This Thing We Started」被当作首支单曲推出,再度获得了热烈的迴响,拿到了全美排行的亚军。

       为了宣传这张新专辑,布莱恩 · 亚当斯照例展开世界巡迴,把演唱会命名为「Waking Up the World tour」,而且前后持续了将近两年。挟著连续两首超级轰动的畅销曲,加上过去脍炙人口的那些代表作,受欢迎的程度自然不在话下。不但如此,这张专辑陆续又推出另外几首单曲,仍然获得了热烈的反应。另外,尽管吉姆 · 瓦伦斯(Jim Vallance)已经在1989年宣告与布莱恩 · 亚当斯结束搭档的关係,仍然在这张专辑中参与了部分歌曲的谱写。由瓦伦斯、布莱恩 · 亚当斯与慕特蓝共同创作的「There Will Never Be Another Tonight」接在「Can't Stop This Thing We Started」后面发表,拿到全美第三十一名、以及主流摇滚歌曲排行的第六名,接著推出的「Thought I'd Died and Gone to Heaven」拿到全美排行的第十三名。1992年夏天,他们再推出另外一首由瓦伦斯参与谱写的「Do I Have to Say the Words?」,也获得了全美第十一名、以及抒情歌曲排行的第五名。在这些畅销单曲的哄抬之下,这张专辑创下了全球销售突破一千万张的纪录,同时在 1992年二月入围「年度最佳唱片」、「最佳歌曲」、「最佳流行男歌手」、「最佳摇滚歌曲」和「最佳影视歌曲」等六项葛莱美奖,以及该年度奥斯卡「最佳电影歌曲」金像奖,可惜最后只拿到「最佳影视歌曲」,其于项目宣告落空。1993年二月,「There Will Never Be Another Tonight」又获得「最佳摇滚男歌手」的提名,但仍然只是一场空欢喜。

       尽管「Waking Up the Neighbours」专辑在销售上大获成功,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非常欣赏这张专辑的,特别是一些死忠的摇滚迷们,更是认为布莱恩 · 亚当斯开始迷失在商业的狂潮中,大量的演唱软性的抒情歌谣曲,反而背弃了他早期的摇滚特质。不过,布莱恩 · 亚当斯面对自己「转型」所带来的负面反应,仍然决定维持改变的决定。在进行下一张专辑规划的同时,他也继续为其他歌手提供歌曲。他与黛安 · 华伦(Diane Warren)共同为乔 · 库克(Joe Cocker)谱写了「Feels Like Forever」,又与慕特蓝携手为蒂娜 · 特纳(Tina Turner)谱写了「Why Must We Wait Until Tonight?」,当作特纳传记电影「What's Love Got to Do With It」的插曲。新专辑的规划,显然费时费力。1993年十一月,为了满足歌迷们的需求,布莱恩 · 亚当斯推出了首张精选集「So Far So Good」,再度获得爆炸性的成功,获得了五白金,除了收录他历年最具有代表性的单曲,还发表他与慕特蓝携手共同谱写的新歌「Please Forgive Me」,夺得全美排行第七名,以及抒情歌曲排行亚军。

       由于迟迟不见布莱恩 · 亚当斯发表新专辑,正如许多具有市场号召力的歌手与团体,有人未经正式授权,私下把他演唱会的实况录製下来,在1993年九月推出。当然,这类「非正规」的作品,在各种条件的限制下,并没有广为流传。至於布莱恩 · 亚当斯本人呢,虽然没有发表新专辑,却仍然非常忙碌。由于先前为「天堂之夜」(A Night in Heaven)与「侠盗王子罗宾汉」谱写与主唱的主题曲都造成轰动,帮其他电影提供的插曲也有著不错的反应,电影界再度聘请他出马,与慕特蓝和迈克尔 · 卡门(Michael Kamen)一起为「豪情三剑客」(The Three Musketeers)谱写主题曲「All for Love」,同时更邀请另外两位摇滚巨星洛德 · 斯蒂沃特(Rod Stewart)与史汀(Sting),演出了精彩的三重唱,果然毫不意外的,又席卷了市场,拿下全美单曲与「TOP 40主流排行」的双料冠军,以及抒情歌曲排行的第四名。而就在这首歌夺得冠军的同时,布莱恩 · 亚当斯也再度展开巡迴,这回来到了远东地区,其中甚至包括了部分向来很少有西方流行艺人造访过的越南等国家。

       整个1994年,布莱恩 · 亚当斯都保持十分的低调,努力的与慕特蓝联手打造新专辑。还没有等到新作完成,电影界又上门了。由於他与慕特蓝、以及麦可卡门两次的合作都成果辉煌,因此电影公司再度要求他们联手为强尼 · 戴普(Johnny Depp)与马龙 · 白兰度(Marlon Brando)共同主演的新片「这个男人有点色」(Don Juan DeMarco)谱写主题歌。这回,他们配合电影故事的文化背景,采用弗拉门戈的风格,谱成了浪漫的「Have You Ever Really Loved a Woman?」,果然第三度轰动歌坛,在1995年六月夺下了连续五周的全美冠军,以及抒情排行的榜首,也把布莱恩 · 亚当斯的歌唱事业推上另外一个高峰。由于歌曲的杰出表现,他获得「最佳流行男歌手」以及该年度「最佳电影歌曲」金像奖的提名,可惜双双落空。

       或许是由于1994年又有人私自发行布莱恩 · 亚当斯的演唱会录音,A&M唱片不甘「肥水落入外人田」,于是把他在1988年的演唱会实况剪辑出来,以「Live! Live! Live!」的标题推出。尽管布莱恩 · 亚当斯在那场演出里面所使用的乐队班底水准坚强、当时他的歌喉也正处于最佳的状态,但可能是由于并没有把那些歌曲做出多少不同于录音室的诠释,反应并不是非常热烈。1995年秋天,布莱恩 · 亚当斯应邀参加资深摇滚女歌手邦妮 · 瑞特(Bonnie Raitt)的演唱会,不但提供了一首新歌「Rock Steady」,两人还演出二重唱,除了收录在邦妮 · 瑞特的实况录音专辑,还被挑选为主打单曲,但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经过了将近整整五年的等待,布莱恩 · 亚当斯终於在1996年五月,发表了他的第七张录音室专辑「18 'Til I Die」,同时再度展开长达十八个月的宣传巡迴。歌迷们发现,这次的专辑,除了先前因为「这个男人有点色」(Don Juan DeMarco)而造成轰动的「Have You Ever Really Loved a Woman?」、以及另外两首歌曲是由迈克尔 · 卡门(Michael Kamen)参与创作,其餘的曲目全部都是由罗伯特 · 琼 · 慕特蓝(Robert John "Mutt" Lange)与布莱恩 · 亚当斯携手共同谱写与制作的。自从布莱恩 · 亚当斯在1991年的

      「(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开始跟慕特蓝合作以来,他最轰动的畅销曲,几乎全部都是气势华丽的抒情歌谣曲,已经很明显的使他「转型」为MOR的歌手,似乎背离了他原先的摇滚特质,而他在这张专辑中,显然企图要重新回到早年令人振奋的摇滚,不但在听觉效果上展现了些许「Grunge」的风格,甚至连封面上的照片也刻意的改变造型,让人们很清楚的感受到,他似乎想要传递一个讯息给大众,那就是:虽然他已经逼近四十岁,在他的内心中,他仍然保持著年轻的活力,而专辑的标题歌曲也彷彿告诉大家,他要永远保持「十八岁」。

       尽管布莱恩 · 亚当斯非常努力,但是这张专辑整体上的音乐表现却没有完全符合那种「概念」,在「The Only Thing That Looks Good on Me Is You」、「Black Pearl」和「(I Wanna Be Your) Underwear」等歌曲中,他展现著吉他狂飆的技巧,可是展现出来的效果却无法让摇滚迷们感觉有趣,显然他有点弄巧成拙。大家听到的,仍然是个抒情歌谣曲的「巨匠」,提供著悦耳动听的旋律,跟那些比较「摇滚」的曲目放在一起,听起来好像是来自两个不同的艺人,一个为与他自己年龄相仿的成年人演唱抒情歌谣曲,一个则拼命的企图笼络青少年歌迷的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於是,这张专辑成了布莱恩 · 亚当斯「成名」以来排行成绩最差的作品,虽然获得了白金、在专辑榜上也停留了半年多,却未能打进前三十名,甚至在单曲方面也只有一首「Let's Make a Night to Remember」进入前四十名,获得第二十四名。儘管电影界再度借重他的才华,聘请他与麦可卡门和慕特蓝共同为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所主演的新片「家有杰克」(Jack)谱写、并且主唱了插曲「Star」,但是这回并没有再度造成轰动,甚至连排行榜都上不去。

       同样悦耳动人的「Star」没有获得预期的热烈反应,并不代表布莱恩 · 亚当斯与电影歌曲的关係就此转冷。就在发表「18 'Til I Die」之后,他再度接到电影界的邀约,请他和慕特蓝出马,跟影后芭芭拉 · 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与其音乐伙伴的大师马文 · 汉姆里许(Marvin Hamlisch)合作,共同为史翠珊的新片「越爱越美丽」(The Mirror Has Two Faces)谱写插曲「I Finally Found Someone」,甚至更由史翠珊亲自与他演出二重唱。这首歌在1996年秋天,随著电影的上映,再度获得喝采,虽然未能夺魁,却也拿到了第八名、以及抒情歌曲排行的亚军,同时让布莱恩 · 亚当斯第三度入围奥斯卡金像奖,只可惜再度落空。

       风格的转变,虽然让布莱恩 · 亚当斯流失了许多昔日的歌迷,却也让他得到了成年听众的肯定。1997年四月,「18 'Til I Die」专辑中的歌曲,由迈克尔· 卡门参与谱写的「I'll Always Be Right There」获得不少DJ的喜爱,以专辑曲目的型态打进排行,不过成绩并非特别理想。而在忙碌巡迴宣传之余,他仍然继续抽空为别的艺人写歌。1997年秋天,他与慕特蓝的作品「You Walked In」让人非常意外的出现在乡村排行榜上,由「孤星」(Lonestar)合唱团的演唱,拿到了乡村排行的第十二名。接着,布莱恩 · 亚当斯又应邀与法国创作歌手尚-贾克 · 戈曼(Jean-Jacques Goldman)和艾略特 · 甘迺迪(Eliot Kennedy)携手合作,为加拿大「同胞」席琳 · 狄翁(Celine Dion)谱写了「Let's Talk About Love」,并且被当作同名专辑的标题歌曲。

       结束了「18 'Til I Die」专辑的巡迴之后,布莱恩 · 亚当斯获得MTV的邀约,在1997年九月录制了「不插电」系列的电视演唱会,实况录音并且被剪辑为专辑「Unplugged」,於同年十二月发行。在这场演唱会中,布莱恩 · 亚当斯再度发挥了他的摇滚魅力,显示出他即使没有庞大而华丽的乐团陪衬,照样可以打动人心。除了历年的名曲,他还演唱了一些新作,但由于昔日歌迷已经大量流失,虽然叫好,却不算非常叫座。演唱会中首度发表的「Back to You」以专辑曲目的型态打进排行,可惜未能进入前四十名。不知道是否由于为布莱恩 · 亚当斯发现自己与慕特蓝的合作遭遇了瓶颈,还是因为慕特蓝开始全心全力的辅佐娇妻仙妮亚 · 唐恩(Shania Twain),在进行规划下一张专辑的时候,布莱恩 · 亚当斯决定结束与慕特蓝的搭档,转而跟其他几位歌曲作家合作,其中又以曾经与他共同为邦妮 · 瑞特(Bonnie Raitt)谱写「Rock Steady」的葛瑞群 · 彼得斯(Gretchen Peters)为主,同时刻意的避开将近十年以来几乎与他「形影不离」的抒情歌谣曲,企图把自己重新塑造为摇滚歌手。1998年十月,他发表了「On a Day Like Today」专辑,结果竟然成了他前所未见的惨败之作,竟然只在美国专辑排行很勉强的停留了两个星期,而且连前一百名都进不去,只拿到第一百零二名,更没有任何一首单曲能够打进美国排行。市场反应冷淡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当时拥有A&M唱片的宝丽金集团正在忙着进行与环球机构合併的动作,没有心力为布莱恩 · 亚当斯的新作宣传,使得这张专辑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孤儿」。在其他地区,这张专辑的表现还稍微好一些,拿到加拿大专辑排行第三名,以及英国排行的第十一名。在英国反应较好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其中有一首他跟艾略特甘迺迪共同谱写的「When You're Gone」,邀请到了「辣妹」(Spice Girls)合唱团的「运动辣妹」美兰妮(Melanie Jayne Chisolm)客串合唱,打进英国排行前十名。

       1998年十月发表的「On a Day Like Today」专辑,虽然由于唱片公司改组等因素,成了市场上惨败的作品,以及布莱恩 · 亚当斯最后一次打进全美排行榜的专辑,他仍然必须打起精神,努力的进行宣传的巡迴。1999年,他推出包含与罗伯特 · 琼 · 慕特蓝(Robert John "Mutt" Lange)合作、先前未曾发表过的「The Best of Me」等新歌的精选集,儘管力求表现,甚至在CD封面内页中「牺牲色相」、拍摄了一些全裸的照片,仍然未能进入美国排行。还好,海外的反应比较给面子。 2000年夏天,他为了宣传「On a Day Like Today」,前往日本举行巡迴演唱,其中六月十五、十六两天在「武道馆」的演出实况后来在经过剪辑之后,于2003年七月发行成专辑,总共包含了一张 DVD和一张CD。假如你熟悉布莱恩 · 亚当斯,或许你会知道,他的音乐大体上可以拿1996年的「18 'Til I Die」作为一个「分水岭」。在那之前,我们可以用「粗糙而不修边幅」来形容他,不过,随着年龄的逐渐成长,进入中年之后的他,逐渐「进化」为一个精致、洒脱、更懂得感情的成熟男性,因为「你无法永远停留在十八岁」,他不再强调昔日的狂野特质,甚至连过去稍嫌嘶哑而粗糙的歌喉,也似乎细致了许多,几乎没有任何花俏的舞台设计,希望人们把欣赏的重心都放在他逐渐转为质朴的音乐风格与表现方式上。

在「武道馆」的演出中,我们可以看到,不但布莱恩 · 亚当斯和乐队成员都是以朴素的白色T恤登场,而舞台上连同他自己,总共就只有三个人:一个鼓手、一个吉他手,加上他自己担任的贝司,原先的第二吉他手和键盘乐器手都没有出现,就连一般摇滚演唱会最讲究的灯光效果,也显得十分的「阳春」。影响之下,他们几乎无法展现过去那些摇滚经典的「能量」,我们不禁怀疑,这是不是他为了「成长」而决定付出的「代价」呢?但是,你完全不必担心他演出的水准会因此而打了折扣,因为虽然就只有三个人,搭配起来的效果却依然是无与伦比的。显然,布莱恩 · 亚当斯已经决定正视自己不再是个年轻小伙子的事实,而且调适得相当好。两个月之后,他转往爱尔兰巡迴,其中在「斯连古堡」举行的一场,实况也被录制下来,发行成DVD。如果你还认为他是你记忆中那个年轻而粗犷的流行歌手,这场演唱会将改变你对他的看法。舞台与灯光的设计,充满了高度原创的艺术性,他和乐队成员的服装,也比过去讲究了许多。在为数多达五万六千人的观众面前,布莱恩 · 亚当斯再度以三人团队的型态,展现了成熟而稳健的风格,充满无比自信的穿梭于摇滚与抒情之间,一连演唱了许多首他成名以来最脍炙人口的代表作,从「It's Only Love」到引起现场歌迷们跟着合唱的「(Everything I Do)I Do It for You」,连过去稍嫌嘶哑而粗糙的歌喉,也似乎细致了许多。我们看到、听到的,已经不是印象中的BA了。年龄的成熟,势必会带来某些改变,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2002年五月,决心向迪士尼卡通长片龙头老大地位挑战的大导演史蒂芬 · 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所成立的「梦工厂」,在陆续造成轰动的「埃及王子」(The Prince of Egypt)、「勇闯黄金城」(The Road to El Dorado)与「史瑞克」(Shrek)之后,又推出了「小马王」(Spirit: Stallion of the Cimarron),再一次的获得了喝采。除了结合传统动画与电脑绘图的精致画面与动人的情节之外,还有另外一项特色也是令人称道的,那就是他们邀请了布莱恩 · 亚当斯出马,与电影音乐大师汉斯 · 季默(Hans Zimmer)共同合作,负责全片的配乐跟所有插曲的演唱。这张原声带专辑所推出的第一首单曲,是放在片尾的「Here I Am」。我们立刻就可以发现,在汉斯季默流畅的编曲手法影响之下,布莱恩 · 亚当斯原本相当粗糙的歌喉,似乎也跟着柔顺了许多,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特殊的质感。虽然这首歌仍然未能打进全美HOT100,却在抒情歌曲排行榜上夺得了第五名。

「小马王」这个故事大致上是有关于一匹公的墨西哥野马「史比瑞特」(Spirit,也是「精神」的意思),为了要继续享有自由、在「老西部」的原野上自在奔驰而作的奋斗。跟一般以动物为主角的卡通影片不同的是,这部卡通里面的动物都不会「说话」,除了极少数人类角色的对白之外,只有名演员麦特 · 戴蒙(Matt Damon)从这匹马的角度「代言」的旁白,叙述着故事的始末。这匹年轻的野马,不慎被美军的士兵抓到,但是他拒绝被驯服、成为人类的座骑。一位有着威权的军官,决心要驯服他,甚至不惜采用飢饿的手段,企图让「史比瑞特」因为体力耗弱而无法抵抗。被美军俘虏的一个印地安囚犯「小溪」看到史比瑞特的毅力,非常感动,于是设法帮助他脱逃,但即使是如此,「小溪」也无法骑乘他。不过,这一人一马之间,倒是建立起了互相尊敬的关系,而史比瑞特也爱上了「小溪」的座骑,一匹名叫「小雨」的母马。在寥寥无几的主述与对白之外,整部影片几乎完全以音乐和歌曲来诠释剧情,这是非常罕见的。

除了布莱恩 · 亚当斯与汉斯季默两人,担任专辑制作人、曾经为许多大牌艺人的专辑负责编曲与指挥的盖文 · 葛林纳威(Gavin Greenaway),以及罗伯特 · 琼 · 慕特蓝也都参与了好些歌曲的谱写。由慕特蓝共同谱写的「I Will Always Return」,可能是所有歌曲中最动人的一首了,以近似情歌的风格,描绘着史比瑞特对家乡的思念。而当史比瑞特遭到捕捉,面临人们的暴力时,「You Can't Take Me」倔强的呈现出他拒绝降服的意志,「Get Off My Back」则表现出他的愤怒与顽强的抵抗。虽然这些歌曲都是为了「小马王」所谱写的,但是如果把它们放在布莱恩 · 亚当斯的任何专辑裡面,也都丝毫不会让人感到突兀,而「Get Off My Back」更几乎有如他先前的「18 Till I Die」专辑那种风味。尽管本片的大部分插曲都偏向于平顺,但也有某些变化。由於在故事中,史比瑞特与印地安人「小溪」之间产生了一段友情,加上时空的背景,因此他们在「Brothers Under the Sun」这首描述史比瑞特与「小溪」友情的歌曲中,就运用了一些美国原住民传统音乐的色彩,显得相当特别。在这些歌曲中,布莱恩 · 亚当斯并不是唯一的演唱者。故事既然安排了史比瑞特与母马「小雨」的恋爱,当然也不可免俗的要为这两匹马准备一首「情歌」。在「Don't Let Go」里面,他们邀请了同样来自加拿大的女歌手莎拉 · 麦可劳克兰(Sarah McLachlan)客串合唱,有着非常动人的效果。

成名多年以来,布莱恩 · 亚当斯虽然不是专业的电影配乐作家,却也陆续在几部电影的插曲中展现了他填词谱曲的功力,甚至还获得奥斯卡等大奖提名的肯定。在「小马王」这部影片中,由于音乐和歌曲取代了对白,成为诠释与烘托剧情的最主要「工具」,因此我们更加的能够感受到他的歌声与旋律随着剧情(或者说引导着剧情)起伏的突出效果。在「Sound the Bugle」歌曲中,我们又再一次的感受到史比瑞特情绪的高低起伏,那种感觉,确实是很奇妙的。至于布莱恩 · 亚当斯所演唱的「Nothing I've Ever Known」,则在故事的结尾道出了史比瑞特历经一切之后的感触。这张原声带专辑,成了BA自从「18 Till I Die」发表六年以来在美国专辑排行成绩最好的作品,拿到了第四十名,并且在原声带专辑排行榜上获得第三名。

尽管从1996年的「18 'Til I Die」开始,布莱恩 · 亚当斯很明显的失去了美国的市场,但是他仍然持续的忙碌着,不断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唱,平均每个月都要举行十场以上的演唱会。他把不巡迴的时间平均花在伦敦与温哥华两地,同时利用所有的空档继续创作。2003年五月,他骑著摩托车经过伦敦市中心的时候,背部意外的遭人以空气枪射击,还好只是皮夹克被射穿了一个洞,并没有真正的受伤,而据说他遭到攻击的原因,可能跟他与一些名女人的交往有关,其中包括了一个英国籍的超级名模,引起某些人的不满。事实上,在布莱恩 · 亚当斯的风流韵事之中,听说前英国王妃黛安娜也赫然在内。布莱恩 · 亚当斯很早就对黛安娜十分的有好感,早在80年代中期,他就曾经为黛安娜写了一首「Diana」,歌词中很大胆的直言「你跟那个傢伙在一起,有什么意义?黛安娜,我愿意为你而死,难道你不知道你令我疯狂?」不过,这首歌并没有正式的收录在他任何的专辑中。向来与演艺界人士来往热络的黛安娜,也是布莱恩 · 亚当斯的歌迷,而当黛安娜于1986年造访温哥华、前去观赏布莱恩 · 亚当斯的演唱会时,两人头一次见面,从此成为好友。1994年,布莱恩 · 亚当斯移居伦敦,开始介入伦敦的上流社会,两人见面的次数更频繁。

1996年,当黛安娜与查尔斯王子离婚之后,有关他们「超友谊」关係的传闻更是甚嚣尘上。不过,这一切都没有获得证实。黛安娜过世之后,谣言似乎静止了下来,可是,一位曾经在英国王室担任门房的人在离职之后,于2003年初发表了一本书,里面赫然提到黛安娜离婚后的九段秘密恋情之中,有一个男主角是「红牌的乐手」,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却也昭然若揭,使得耳语再度传开。不久,已经跟布莱恩 · 亚当斯分手的一位丹麦女演员公开爆料,指称布莱恩 · 亚当斯确实曾经跟黛安娜有过一段情,与布莱恩 · 亚当斯维持了十二年交往的那位女演员表示,当时她跟布莱恩 · 亚当斯的恋情正逢低潮,黛安娜的介入,让两人的关係更是雪上加霜,导致后来他们终於在2001年分手。她并且坦承,两人一起去参加黛安娜丧礼的时候,自己的情绪非常复杂。当然,布莱恩 · 亚当斯对於这个「故事」全盘否认,只承认自己确实跟黛安娜见过许多次面,但两人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事实上,除了创作歌手的身份之外,布莱恩 · 亚当斯也是一个业餘的摄影爱好者,陆续出版过几本人像摄影的作品,甚至还打算以包含了仙妮亚 · 唐恩(Shania Twain)、席琳 · 狄翁(Celine Dion)、以及英国女王依丽莎白等名女人照片的摄影集,来为乳癌防治基金会筹募善款。其中,他在2001年为依丽莎白女王拍摄的照片,还被采用为加拿大邮票的图案,令他十分的引以为荣。

传言归传言,在忙碌的演唱之余,布莱恩 · 亚当斯仍然继续筹画新作。光是在2004年,布莱恩 · 亚当斯就先后在印度、斯里兰卡、杜拜、挪威、丹麦、德国、爱尔兰与英国举行过巡迴演唱。在旅途中,他把简便的录音器材装在两个手提箱中随身携带,随时以笔记型电脑录下灵感。由于时间有限,他经常利用在旅馆休息的时间进行创作,甚至就近找录音室先行灌录部分内容。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逐渐累积了两张专辑份量的作品,同时在2004年九月先发表其中的一张,并且定名为「Room Service」,代表这些歌曲都是他在旅途中完成的作品,例如专辑推出的首支单曲「Open Road」,就是他分别在美洲与欧洲旅行的途中完成的,基础的伴奏部分在温哥华录制,而他主唱的部分则在巴黎完成,另外,他的吉他手则是在亚伯塔演唱会的后台加上Solo部分的。如果我们仔细聆听,可以发觉这首歌听起来显然综合了他1984年的名曲「Run To You」,和加拿大创作歌手汤姆 · 卡克兰(Tom Cochrane)发表于1992的「旅行」经典「Life is a Highway」,充满了阳光灿烂的感觉。

或许是由于90年代中晚期以来的几张专辑在商业市场上的成绩不如理想,在「不插电演唱会」之后,也玩过了尝试缩减乐队编组的「实验性」乐趣,我们可以发现,这回布莱恩 · 亚当斯显然很努力的追求表现,除了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个人基础组合,还另外雇用了好些其他乐手来助阵,同时在音乐表现的风格上,也似乎重新回到了他80年代那种脍炙人口的色彩,藉以满足昔日歌迷们的愿望。不过,假如我们仔细分析,尽管这张专辑确实有某些相当摇滚的作品,但仍然与他过去的专辑有着某些不同:它既不是一张纯粹的摇滚专辑,也不是一张纯粹的流行专辑,而是融合了他多年以来的精粹。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布莱恩 · 亚当斯有史以来最「国际化」的一张专辑。在他与罗伯特 · 琼 · 慕特蓝(Robert John "Mutt" Lange)再度携手合作的「Flying」裡面,我们就可以听到他采用了爱尔兰短笛、钢琴、手风琴跟弦乐,更外聘一支合唱团,为歌曲加上了和声,整体的表现令人喝采。

这张专辑,是由布莱恩 · 亚当斯亲自负责製作的,在创作搭档上,则包含了多位好手,其中又以90年代末期以来跟他有过密切合作的艾略特 · 甘迺迪(Eliot Kennedy)和葛瑞群 · 彼得斯(Gretchen Peters)为主。已经四十五岁的BA,随着年龄的成长,在歌词方面的表现也更加的成熟,包括「East Side Story」、「This Side Of Paradise」、「Not Romeo Not Juliet」和「Why Do You Have To Be So Hard To Love」等等,都传递着相当深沉的情感,不过他却刻意的以一种愉快的风格来表现,相当的悦耳。「She's A Little Too Good For Me」是专辑中比较摇滚的歌曲,「Nowhere Fast」和「Right Back Where I Started From」也是很好的作品,后者甚至暗示着他要重新回归到自己的起点。专辑的同名标题歌曲「Room Service」是另外一首值得特别注意的佳作,而「I Was Only Dreaming」的演唱更投入了深刻的感情。整体而言,这是一张听觉效果非常丰富而愉快的专辑,也可以说是布莱恩 · 亚当斯多年以来最富有野心的作品。

向来对媒体相当排斥的布莱恩 · 亚当斯,总是尽可能的保持低调。这张专辑在英国推出之后,拿到了第四名,尽管总共只有十一首歌曲,全长也竟然只有三十六分钟,似乎跟时下动辄超过七十分钟的潮流背道而驰,但我们仍然无法不为布莱恩 · 亚当斯精彩的表现而喝采。显然,他在1996年所唱的「18 'Til I Die」确实是他的心声,他要继续保持着十八岁的热情。或许他已经不再年轻,在音乐创作与穿著打扮、以及平日的行径等各方面,他仍然有着充沛的活力,甚至在枪击事件之后,仍然维持着以摩托车代步的习惯。

       进入唱片界二十五年以来,布莱恩 · 亚当斯不断的创作出各种不同风格的作品,他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与理想,从来不迷失在商业的潮流中,高低起伏对他来说,只是「兵家常事」,这是相当难能可贵的。至於他能否重新征服美国排行?他在日后又会继续为大家推出什麼样的作品呢?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专辑


[ 本帖最后由 Eric5188 于 2009-7-31 23:16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6-19 18: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