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1610|回复: 0

ABBA(阿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8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ABBA(阿巴)

ABBA.jpg

       1999年,伦敦西区的音乐剧舞台上,出现了一出全新的作品,造成了空前的轰动。命名为「Mamma Mia」的这出音乐剧,是利用曾经在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红极一时的「阿巴」合唱团(ABBA)当年的许多首畅销名曲改编而成的,也让这支已经解散多年的团体再度成为话题。事实上,尽管他们早已在1982年宣告解散,但是他们的作品却始终畅销。不但他们的歌曲一再地被后来的艺人翻唱,除了音乐剧之外,1995年著名的电影「妙丽的春宵」(Muriel's Wedding)也用他们为题材,描述一个寂寞的澳洲女郎藉着ABBA的音乐来寻求精神上的慰藉。他们不仅是70年代全世界最成功的团体,更是热门音乐史上唯一在全球商业销售方面超越披头的合唱团。他们从唱片销售所得到的收益,使得他们比瑞典最有名的「国宝」—— 富豪汽车公司,都还要更富有。

       1974年的九月,在英国的布莱登,每年一度的「欧洲歌唱大赛」(Eurovision)上,一支由两男两女组成的四人合唱团ABBA代表瑞典出赛,以一曲「Waterloo」夺得了冠军,也为瑞典赢得了自从开始参加这项比赛多年以来的第一座冠军大奖。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那个时候,除了瑞典本土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有这么一支团体。很快的,他们成了举世流行歌坛最响亮的一个名字。他们以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征服了世界各地老老少少的无数歌迷。

       ABBA正式成军于1972年的四月。在那之前,他们的四位团员分别都已经在瑞典的流行歌坛有了相当的成就。他们四个人的名字分别是安妮-佛瑞德 · 琳丝泰(Anni-Frid Lyngstad)、班尼 · 安德森(Benny Anderson)、毕昂 · 魏尔伟斯(Bjorn Ulvaeus)和艾格妮塔 · 佛丝歌(Agnetha Faltskog)。我们很容易就可以看出,「ABBA」这个团名,是由他们四个人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所组成的。

       虽然ABBA最吸引歌迷们目光的,是两位担任主唱的女团员,事实上,该团真正的灵魂人物,还是两位男士。身材较为矮小的毕昂,1945年四月出生于瑞典西部的戈森堡,十一岁的时候搬到东岸的一个小镇。在那里,他先是参加了一个小合唱团,然后加入另一个民谣团体,担任班究琴和吉他的演奏。那个团体在60年代初期,以类似 Kingston Trio的风格大为出名,他在那里学习到了不少编曲的技巧。接著,他又和几位同学组成了「乡情合唱团」(Hootenanny Singers),深受Polar唱片总裁史提格 · 安德森(Stig Anderson)的赏识,把他们网罗下来,在1963年参加瑞典广播电视公司的一项业余歌唱比赛,技压群雄。就这样,该团一夜成名,也成了Polar公司早期的台柱。由于经常旅行演唱,毕昂在1966年于旅途中遇见了班尼,两人一见如故,开始合作为自己和其他艺人作曲,也种下了日后ABBA的缘起。

       留着一脸胡子,颇为高壮的班尼,出生于1946年十二月。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是演奏手风琴的好手,因此他在六岁的时候就拥有了自己的手风琴,而且没有多久就学会了所有的窍门。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的音乐训练,但是却成了世界一流的键盘乐器高手。1963年,他加入了「The Hep Stars」合唱团,在1963到1968年间,一直都是瑞典最受欢迎的团体。班尼在1965年开始尝试作曲,经由队友们唱出,几乎每一首都成了热门的畅销曲,因此他开始在作曲上大下功夫,尤其是在1966年巧遇毕昂之后,两人互相切磋,表现更是突出。他们合作以来所拥有的畅销歌曲数量,在北欧可以说是空前的。

       接着,我们再来认识两位女团员。小名「安娜」、金发的艾格妮塔,1950年四月出生于瑞典中部的琼柯平,是个身材修长匀称的典型北欧美女。她的父亲是个业余的音乐剧团主持人,因此她从小就被鼓励朝着音乐表演的方向发展。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写作一些歌曲,并且亲自在父亲的戏里面演唱,其中最早的一首,发表于她九岁的那年,描述天空中两只小小的狗狗。1965年,安娜加入了一个演奏舞曲的乐队,担任主唱歌手,前后表演了两年。 1967年秋天,她把自己的歌曲录制成带子,寄给瑞典的CBS唱片公司,深受欣赏,第二年,她的第一张唱片就出版了,由她自己谱写的「I Was So in Love」,推出不到两个礼拜,就登上了瑞典排行的榜首。对于她的演艺生涯而言,这是一次相当重要的突破。她开始参加许多电视节目的演出,甚至还有一段时期,大半的时间都在德国演唱。

       棕发的安妮 · 佛瑞德,小名「佛瑞妲」(Frida),长得明艳照人,1945年十一月出生于挪威北端的小城纳尔维克,两岁时举家迁往瑞典,而她在十岁的时候开始登台演唱。有好几年的时间,她都和自己的乐队一起表演,接着,她获得机会,独自在一个相当出名的电视节目中固定演出,就此一帆风顺,以「佛瑞妲」为艺名灌录了好些唱片,同时陆续参加日本、委内瑞拉以及其他地方的许多项国际性歌唱大赛,也都获得辉煌的成果。

       现在,我们再回头来谈毕昂和班尼。他们两人合作的第一首曲子,是发表于1966年的「Isn't It Easy to Say」,由The Hep Stars在1967年唱红。1968年,该团解散,而毕昂的「乡情歌手」演出次数也越来越少,因此两人开始共同寻求其他的出路。他们在1969年与 Polar唱片签下了合同,同时也认识了安娜和佛瑞妲,双双坠入爱河,成为两对情侣。四个人的音乐天赋结合起来,终于成了锐不可当的劲旅。而谈到他们的成功,Polar的总裁史提格 · 安德森是功不可没的,因此我们也必须来对这位瑞典唱片史上的重要人物作个认识。

       史提格 · 安德森在流行音乐界是非常有地位的。他是斯堪地那维亚地区最有名的音乐发行人,同时在词曲创作方面,也极有才华。令人感到有趣的是,当初他之所以会进入这一行,竟然是因为想要报复。他在十六岁那年,有一次邀请一个女孩共舞,遭到了冷峻的拒绝,气得立刻回家,写了一首极具嘲讽能事的歌曲,并且在大眾面前唱出,羞得那个女孩几乎无地自容。事后,他自己承认这种举动不太有风度,不过却使他发现了自己能写能唱的才华。1950年,十九岁的史提格正式推出他的第一首歌曲,从此可以说是平步青云,开始在瑞典的音乐界站稳了脚步。藉着作曲的收入,他完成了大学的学业,于1957年毕业于斯德哥尔摩师范学院。

       1960年,他作了一首称为「Klas Goran」的歌曲,原本是为了要替某位女歌手祝贺生日的,没想到却在整个斯堪地那维亚地区轰动起来,甚至还为他从荷兰带回来一张金唱片。由于自己的作曲业务日渐成功,史提格开始筹备自组公司,发行一些好作品,于是在1960年靠着那首「Klas Goran」的招牌,成立了「瑞典音乐股份有限公司」。随着自己声名的远播、以及公司业务的日渐成长,陆续有许多世界各地的著名唱片公司与他签约合作。多年以来,他造就了不少音乐人才,也推进了北欧流行音乐的水准与地位。而在他所造就的人才之中,无疑的是以ABBA为最具有代表性的。事实上,ABBA绝大多数的歌曲,他都曾经参与谱写,因此我们几乎可以说他是ABBA的第五位成员呢!

       班尼和毕昂加盟史提格 · 安德森的Polar唱片之后,在1970年推出了两人合作的第一张专辑「Lycka」(瑞典语「幸福」),唱片中的和声,是由当时已经成为他们女友的安娜和佛瑞妲所担任的,销售的成绩相当不错,使他们都觉得在一起合作颇具刺激与前瞻性。在ABBA正式成军以前,班尼和毕昂与史提格三个人又合作写出了几首畅销作。「People Need Love」不单只在斯堪地纳维亚受欢迎,在德国和新西兰也造成了轰动。1971年,他们有一首「She's My Kind of Girl」在日本大为畅销。

       1972年四月,安娜和佛瑞妲由幕后走到了台前,四人正式组成了ABBA的前身,一个称为「Bjorn, Benny, Agnetha & Anni-Frid」的团体。到了后来,他们实在是太受欢迎了,人们不断的谈起他们,而那么长的团名,几乎无法让人能够流利的说出来,于是他们接受史提格的建议,利用四个人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改称为「ABBA」这个方便、简单、而又响亮的新名字。1973年,他们试图以由尼尔西达卡和菲尔寇迪填入英文歌词的「Ring, Ring」这首歌争取代表瑞典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权利,但完全由行家们所组成的瑞典代表选拔评审团却没有选上他们。在此之前,班尼也曾经以他和毕昂与史提格合作的曲子两度报名参加选拔,也都没有被选中。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评审们的决定是错误的,因为他们的每一首歌曲都大受欢迎,并且在许多国家大为流行。

       1974年四月,ABBA终于取得了代表权,前往英国参加欧洲歌唱大赛。在这项由电视在三十二个国家同时转播、拥有六亿观众的国际大赛中,ABBA以一首「Waterloo」夺魁,也为瑞典赢得了参加这项比赛多年来的第一个大奖,让那些当初不把他们放在眼中的瑞典评审们悔不当初,直恨为何不早一两年就让他们代表瑞典出赛。而在比赛的同时,他们正在瑞典的排行榜上大放光芒。除了同名的专辑夺得冠军外,瑞典语和英语两种版本的「Waterloo」也都名列前茅。这首歌曲之所以能够夺魁,不仅是因为他们出色的表演,同时词曲的突出更是重要的因素。如果我们仔细的听他们的歌,就会发现,他们的歌词都写得极为动人。

       在大赛夺魁之后,ABBA立刻成了全球歌迷们注意的焦点,名利有如潮水一般的涌至,也难怪他们会把布莱登视为他们最珍贵的回忆了。「Waterloo」让ABBA的声名传遍了全世界,因此他们必须更进一步来向世人证明,他们的能耐绝不仅此而已。於是,「I Do, I Do, I Do, I Do, I Do」推出了,接着又是一连串不曾间断的畅销曲,包括「SOS」、「Mamma Mia」和「Fernando」等等。卢森堡广播公司选他们为1974年度最受欢迎的合唱团,而德国唱片工业协会则提名他们的「SOS」为1975年度的最佳流行歌曲。由于ABBA的成功,Polar唱片的业务方式也在国际上备受瞩目。「公告牌」颁赠给史提格 · 安德森一项「创造流行者」大奖,这项奖励,是颁给过去一个年度中对音乐界有特别贡献的人。

       1975年的春天,在推出第三张专辑之后,ABBA开始在瑞典国内到处旅行演唱,所到之处无不万人空巷。同一年,他们也首度前往美国露面打天下、为自己的唱片促销,但是除非真的必要,他们很少奔波旅途。毕昂表示,他们无法适应以旅馆为家的生活,他们没有办法在旅馆的房间内写出任何好听的歌曲。在美国的期间,他们在电视上演出了七次特别节目,让许多美国人有史以来头一次心甘情愿的臣服在欧洲来的合唱团面前,不但轰动,也无比的风光。从两岁到八十岁的老老少少,人人都喜欢他们,「代沟」在这里似乎消失了。除了他们的曲子之外,他们的干净外表也让人看了就舒服。有人说,他们是第一个打破了重摇滚黑暗时代的组合。他们把光明与洁净再度带回到世上。

       美国的行程结束,他们又回到瑞典,开始进行下一张唱片的工作。事实上,他们并不需要靠旅行演唱来求取注意,因为他们已经到达了那种唱片推出自然就有销路的神奇境界。但是,他们仍然偶而出去跑跑,目的只是让人们知道他们是真正存在的团体,而不是那种由工厂制造出来的「幽灵」合唱团。1975年底,他们的第一张精选集推出,立刻在各地造成了轰动的抢购热潮。

       1976年,ABBA的第一件大事是远征澳洲。这片南半球的大陆,他们四个过去都未曾到过,但是他们却受到了意想不到的热烈欢迎。在那里,他们也演出了一个电视特别节目,表演他们所有最受欢迎的歌曲,而根据当时的收视率调查,他们那次节目的观众比当年收看人类首度登月实况的人还要多。

       1976年六月,ABBA在斯德哥尔摩皇家歌剧院为年轻的瑞典王后西尔薇雅的婚礼献唱他们的新作「Dancing Queen」。这首歌和当时的气氛相称极了,听得所有的宾客如痴如醉。这首歌在1977年三月于美国推出后,第一次把他们带上了美国流行榜首,不论是「公告牌」、「钱柜」还是「唱片世界」,他们都是冠军。

       1976年十月,ABBA的第四张专辑「Arrival」终於出炉,单是在斯堪地纳维亚地区就卖出了一百多万张,打破了当地的纪录。而在世界其他各地,也同样畅销。他们的音乐受到世人喜爱的程度简直无法想像,即使是铁幕内也不例外。在当时的苏联,他们的专辑在黑市上叫价每张一百三十美元,仍然供不应求。1976年英国的年终排行统计上,最受欢迎的十首歌曲中,ABBA的作品就占了三首。他们被英国的「新音乐快报」选为该年度最卖座的合唱团,美国三大唱片专业杂志之一的「唱片世界」也评选他们为1976年度最具有前途的合唱团,同时颁赠给他们一座「最佳国际成就奖」。

       1977年一月,ABBA展开了欧洲与澳洲的巡迴演唱,以挪威的首都奥斯陆作为第一站,挪威王室亲自去看他们的演出,演唱会空前的成功。同一天晚上,他们的精选集为他们夺得了第一张美国的金唱片。ABBA每一场演唱会的门票都被抢购一空,处处都造成轰动。欧洲之旅的最后一场,是在伦敦的「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在消息发布的一个小时内,所有的入场券就全部卖完,而阿尔伯特音乐厅所收到的订票信件,多得足够让ABBA 在那里每天表演、连续唱上两年!

       1977年,在欧洲的巡迴演唱结束,以及「Arrival」专辑和夺得全美冠军的单曲「Dancing Queen」所获得的成功之后,ABBA经过了短暂的休息,接著又动身前往澳洲,再次的受到了狂热的欢迎。在悉尼,两万五千名歌迷心甘情愿的坐在倾盆大雨中变成落汤鸡,只为了要亲身看到ABBA的演唱。这些热烈的场面,都被拍摄下来,出现在他们的第一部电影「ABBA: The Movie」中。

       当年被翻译成「阿巴!阿巴!」的这部电影,剧情大致描述一位澳洲的电台DJ被老板指派,必须在ABBA旅行澳洲演唱的时候,作成独家的访问报导,否则就要丢掉饭碗。但是,他并没有很成功的达成使命 —— 至少在开头的时候没有,因为在阴错阳差之中,他到得太晚,没有赶上ABBA抵达澳洲的时刻、以及记者会。他在各地拼命设法潜入ABBA投宿的旅馆,可是却一筹莫展。就这样,镜头跟着他跑遍了整个澳洲,同时也看到了ABBA表演他们所有的拿手歌曲,其中还包括了最新专辑「ABBA: The Album」中的四首新歌。

       根据史提格 · 安德森表示,他们最初并没有想到要拍出这样一部可以作商业性上映的电影的。原本他们只是想用16毫米的影片把这次旅行演唱的过程拍摄下来,留作日后的纪念,但是后来灵机一动,决定改用 Panavision彩色宽银幕来拍摄成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在澳洲上映的时候,比「大白鯊」更卖座,许多人都问他们,什么时候会再拍第二集。毕昂表示,他们并不敢肯定会不会有第二部,不过他们倒是很想演出一部音乐剧,因为那是他和班尼的心愿。他们曾经打算要把「爱丽丝梦游奇境」当作题材的,但是因为美国已经有人抢先一步,在百老汇推出了这个题材的作品,所以他们只好作罢,另外找寻素材。事实上,他们在「ABBA: The Album」专辑中,就已经尝试写出了一部迷你音乐剧「金发女郎」的三首歌,并且在电影中演出,安娜和佛瑞妲作相同的打扮,都戴上了金色的假发,几乎让人分不出谁是谁了。

       配合「ABBA: The Movie」的「ABBA: The Album」,是他们的第五张专辑,1977年圣诞节前首先在斯堪地那维亚地区推出,光是预约的订单就超过了一百万张。而除了迷你音乐剧「金发女郎」之外,这张专辑还包括了多首悦耳动听的好歌,首先当作单曲发行的「The Name of the Game」,在英国得到连续四周冠军,接着又推出了「Take a Chance on Me」和「Eagle」。其中,「Take a Chance on Me」还在美国的排行获得第三名。在所有的国家里,美国一向是「外来艺人」们最难搞定的。为了征服这个市场,

       尽管安娜才刚刚生下她和毕昂的第二个孩子,ABBA还是在1978年春天前往美国努力的作宣传。经过他们的努力,这张专辑成了他们在美国的排行榜上成绩最好的作品,获得了第十四名。

       接着,他们回到瑞典,再度进入录音室,开始进行下一张专辑的制作。他们首先完成录音的歌曲,是「Summer Night City」,不过因为某些缘故,这首歌曲并没有收录到他们的新专辑中,只发行单曲,并且在1978年九月推出,成了他们在瑞典的最后一首冠军。先前我们已经说过,ABBA的四位团员在刚刚开始合作的时候,是两对情侣。其中,毕昂和安娜早在1971年就已经结为夫妻。1978年十月六日,就在「Summer Night City」在夺得瑞典排行冠军的同一天,同居已经九年的班尼和佛瑞妲也结婚了,这两对银色夫妻在斯

       德哥尔摩群岛中,共同买下了一座小岛,当作私人度假之用。1979年一月,在比吉斯三兄弟的登高一呼之下,向来喜欢孩子、热心公益的ABBA也捐出了「Chiquitita」这首歌所有的版税,用来资助「联合国儿童救难基金会」(UNICEF),并且跟其他许多巨星和团体一起,参加了基金会在联合国大厦的慈善演唱会,透过了全球的电视转播,把他们的爱心散播到了全世界,也使得这首歌曲成了他们1979年最具有代表性的畅销曲。

       只可惜,艺人们的感情世界往往要比一般人来得复杂。当人们都在羡慕他们的时候,大家并不知道他们实际的状况。就在「Chiquitita」这首歌的单曲发行的同时,毕昂和安娜两人却宣告劳燕分飞了。当然,由于他们刻意的低调处理,外界并没有立刻察觉这个事实,因为他们在事业上仍然决定继续合作,不过细心的歌迷可能都曾经留意到,在他们随后推出的「Voulez- Vous」专辑中,有好些歌曲其实都是他们有感而发的感伤之作。虽然这张专辑中只有一首毕昂最后一次担任主唱的单曲「Does Your Mother Know」勉强打进美国排行的前二十名,并没有能够延续「Dancing Queen」和「Take a Chance on Me」的威力,但是在其他地区,却仍然是非常受欢迎的,包括「Chiquitita」、「Does Your Mother Know」、「Angel Eyes/Voulez-Vous」和「I Have a Dream」等等,都是英国排行前五名的畅销曲。

       1979年的秋天,ABBA 再度展开加拿大、美国和欧洲各国的巡迴演唱,同时也推出了最新录制完成的单曲「Gimme! Gimme! Gimme! (A Man After Midnight)」,同样在世界各地都造成了轰动,却唯独无法打进美国排行。而在表面上笑容可掬的风光背后,这个团体内部的感情生活却是波涛汹涌的。工作上的压力,使得新婚未满一年的班尼和佛瑞妲之间也出现了裂痕,这些都是外人看不到的。

       1979年,ABBA所推出的「Voulez-Vous」,是一张跟他们过去作品相当不同的专辑。除了部分刻画团员们感情变故的歌词具有更强烈的个人色彩外,他们在欧洲巡迴演唱结束后发表的单曲「I Have A Dream」也别开生面的采用了「大家一起唱」的风格。那是他们最后一次世界巡迴演唱期间,特别在英国温布利体育馆内以现场收音的方式录制的,我们可以听到一支阵容相当庞大的儿童合唱团跟他们一起演唱。这首歌在荷兰夺得了冠军,也成了他们70年代在英国的最后一首畅销曲。

       尽管毕昂和安娜已经宣告分手,班尼和佛瑞妲也出现了摩擦,但是为了他们每年一张新专辑的惯例,他们还是必须打起精神,于1980年二月再度进入录音室,著手他们第七张专辑的制作。这期间,他们曾经因为必须履行合约,而暂时中断录音,前往日本作为期三周的演唱,直到七月份,新专辑的第一首单曲「The Winner Takes It All」才发表,立刻在英国、荷兰和比利时都拿到了冠军,在美国也登上了抒情歌曲排行的榜首。只是,这首歌曲虽然成绩风光,却是苦涩的果实,因为它的内容反映出了四名团员正在历经的婚变波折。在歌曲中,他们毫不避讳的让人们知道,两对夫妻的婚姻裡面都出现了「第三者」,他们不愿意再回想起彼此过去共同拥有过的酸甜苦辣,因为那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人生,就像是一场赌局,当你手上所有的王牌都已经用光,只能冷静的让赢家通吃,结局如何,就由法官来裁定吧。

       1980年十一月,专辑「Super Trouper」和同名的单曲推出,再度造成了轰动。这首歌为他们拿到了在英国的第九个、也是最后一个的冠军,使得他们成为英国有史以来仅次于披头士、猫王和「英国猫王」克利夫理查,夺得最多冠军的艺人。而当我们仔细的聆听这张专辑,我们更会发现,专辑中的歌曲几乎多半都是他们有感而发的作品。在「Happy New Year」曲中,他们面对了新年庆典曲终人散的冷清,迷失而又徬徨,过去所有的旧梦,彷彿早已死去,就如同地板上那一大片狼籍的垃圾一样,难以收拾。谁也不敢想像,再过十年,当80年代结束的时候到来,彼此会有些什么样的遭遇。虽然他们还是互道新年快乐,但是他们心中其实早已没有了喜悦。即使是表面上听起来很热闹的「Super Trouper」,其实也说出了他们在舞台上期待看到自己的新欢出现于观众群中的落寞心态。

       大体上说,「Super Trouper」专辑在商业上是相当成功的,其中的「Lay All Your Love On Me」甚至还夺得了美国舞曲排行的冠军,显示出有越来越多新的歌迷喜欢他们。进入80年代的他们,在事业方面似乎前景相当不错,可是,就在1981年的二月,班尼和佛瑞妲也宣布了他们离婚的消息。不过,正如同毕昂和安娜先前的作法,他们也宣称两人在婚姻上的离异,并不会影响到ABBA这个团体的运作,并且随即展开了新专辑的录制工作。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希望,就算不能继续当夫妻,也至少可以维持多年以来在工作上所建立的深厚友情。在「Super Trouper」专辑的最后,我们甚至听到他们充满无线感触的唱出了「The Way Old Friends Do」。它的歌词是这样说的:「你和我可以分享沉默、一同找寻安慰,就像老友们那样。而在争执与粗暴的言语之后,我们彼此道歉言和,就像老友们那样。欢乐的时光和悲伤的时刻,我们总会一起度过,我不管明天会如何,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就像老友们那样。」

       只可惜,尽管他们希望继续合作,1981年十二月,他们推出的第八张专辑「The Visitors」,却成了他们最后的作品。跟专辑同时发行的单曲「One Of Us」,和这张专辑一样,在英国和许多欧洲国家都名列前茅,却无法打进美国的排行。美国方面,倒是挑选了这张专辑的另一首单曲「When All Is Said and Done」。的确,当所有能说的、能作的都已经说完、做完,你还能有什麼指望呢?这首歌是他们最后一次打进美国排行前四十名,获得第二十七名。

       1982年,是ABBA在一起合作的最后一年。市场的反应,显示他们新作的商业魅力已经快速下滑。由于当时毕昂已经再婚,班尼也已经定好婚期,所以促销的巡迴演唱已经没有可能。虽然他们还计划再录制一张新专辑,结果却胎死腹中,只推出了两首新的单曲和一套两张的精选集「The Singles - The First Ten Years」。虽然这套精选集仍然在不少地区夺得冠军,新的单曲「Head Over Heels」反应却不是很理想,也成了他们头一次无法打进英国排行前十名的歌曲。同年年底,在同样反应冷热不一的最后一首单曲「Under Attack」之后,ABBA终于正式的宣告曲终人散。

       解散之后的ABBA,四位团员并没有闲着。两位女团员分别重新展开婚前的个人生涯,佛瑞妲并且因为菲尔 · 柯林斯跨刀製作、并且和声的几张专辑和单曲,获得了不少的注意,只是,跟过去四人合作的期间比较起来,早已无法同年而语了。至于毕昂和班尼两人,则埋首音乐剧的创作。他们跟英国籍的作词大师提姆莱斯共同创作的音乐剧「棋王」(Chess)在英国获得了爆炸性的成功,其中由英国音乐剧首席红伶依莲 · 佩姬(Elaine Paige)与资深女星芭芭拉 · 狄克森(Barbara Dickson)所合唱的插曲「I Know Him So Well」更被金氏世界记录列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女声二重唱。但是,这出戏在百老汇推出的时候,票房却非常的冷淡。

       一切似乎就这样结束了。但事实并非如此。由于他们作品的精致风格非常经得起考验,许多新生代的歌迷都纷纷的受到吸引。1992年,唱片公司推出了他们重新包装的精选集「ABBA Gold」,里面还收录了他们过去未曾发表过的作品,结果造成了空前的轰动,甚至成为他们最畅销的唱片。唱片公司食髓知味,紧接着又推出了续篇「More ABBA Gold」,同样大受欢迎。同年九月,Erasure合唱团翻唱他们作品的迷你专辑,获得了旋风式的成功,其他艺人或团体也陆续跟进,不断的勾起人们对这支瑞典团体的怀念。

       为什么ABBA会如此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呢?仔细的分析起来,应该是因为他们的歌曲几乎支支都是杰作,旋律悦耳、歌词动人,再加上他们非常善于运用先进的科技,把听觉上的效果发挥到极致。也许您不知道,当年一般唱片公司还在使用十六轨的录音设备时,他们已经在使用六十四轨的技术了。班尼和毕昂的音乐才华,加上安娜和佛瑞妲充满力道、几乎无懈可击的歌唱,让他们具有超级的魅力。另外,他们更懂得用健康而又性感的形象来包装自己,甚至在MTV还没有诞生以前就率先拍摄精心设计的影片,来让没有机会亲自看到他们演唱的歌迷,能够在荧光屏上见到他们的演出,说他们是MTV的先驱人物,其实并不为过。所以,虽然他们散伙已经将近二十年、虽然他们再也没有继续合作过,他们仍然是令人无法忘怀的。在二十世纪的热门歌坛,ABBA的确是最耀眼的一块瑰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1-19 05:4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