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1521|回复: 2

Air Supply(空中补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8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Air Supply(空中补给)

as.JPG

       远在南半球的澳洲,虽然地广人稀,在流行音乐方面却也是人才济济,陆续出现了不少在国际上大获成功的艺人与团体,其中最得到亚洲地区歌迷们喜爱的,莫过于「比吉斯」(Bee Gees)、奥莉薇亚 · 纽顿 - 蔷(Olivia Newton-John)和「空中补给」合唱团(Air Supply)了,尤其是后者,shuiran 他们的作品在内容方面正如他们的团名一样的「轻量级」,但是由于浪漫的格调特别投合亚洲人的口味,因此就算他们远离美国排行榜已经超过了十五年,仍然在亚洲继续拥有超高的吸引力,唱片持续的热卖。

       很多合唱团都曾历经多次人事的变动,「空中补给」也不例外,不过,不管他们如何改变,始终都还是以葛瑞汉 · 罗素(Graham Russell)与罗素 · 希屈考克(Russell Hitchcock)两人为核心。而正如同「比吉斯」与奥莉薇亚 · 纽顿-蔷,虽然我们通常都说他们是来自澳洲的艺人,其实他们并不是真正百分之百的澳洲「土产」。担任主唱的罗素 · 希屈考克确实是澳洲人,1949年六月十五日出生于墨尔本,但兼任吉他与创作的葛瑞汉 · 罗素则是英国人,1950年六月一日出生于罗宾汉的故乡,诺丁汉的舍伍德。而他们的进入歌坛,说起来还要归功于安德鲁 · 洛伊 · 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70年代初期,韦伯以摇滚音乐剧「万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崛起,开始扬名国际。1975年四月,「万世巨星」在澳洲的墨尔本推出,热爱歌唱的葛瑞翰与罗素都前去应征,双双获选为剧团的成员,也使得两人第一次见面。

       葛瑞汉与罗素在剧中担任的,都是耶稣门徒的角色,并不算是主角。在排练的空档,葛瑞汉时常独自坐在角落里,拿起自己的吉他弹弹唱唱,没有多久,就引起了罗素的兴趣,走到他身边跟着一起唱,就这样,他们发现彼此对音乐有着共通的热情,几乎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很快的建立起一份深厚的友谊,决定在演出之于自己组团表演,在当地的一些俱乐部卖唱,即使往往没有酬劳也不在乎。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在俱乐部越来越受欢迎,而擅长作曲的葛瑞汉累积的作品也越来越多。他们表演的,多半都是柔美的情歌,跟当时所盛行的「重摇滚」截然不同。随着「万世巨星」在墨尔本的落幕,他们也全力的迈开脚步。1976年,他们进一步做出决定,正式的组成自己的合唱团,并且命名为「Air Supply」,代表他们希望自己的音乐有如清新的空气、轻松而毫无压力。那一年,他们获得一家独立品牌的合约,推出首张同名专辑,全部歌曲都是葛瑞汉谱写的作品,结果其中的单曲「Love and Other Bruises」备受瞩目,也让CBS唱片的澳洲分公司决定把他们网罗到旗下,接着在1977年推出了「Love and Other Bruises」专辑,大力推广的结果,同名单曲夺下了澳洲排行的亚军。

       在「Love and Other Bruises」之后,专辑中的「Empty Pages」也获得相当不错的成绩,甚至连日本也开始注意他们了。好运持续到来,前往澳洲演唱的洛德 · 斯蒂沃特(Rod Stewart)听见他们的歌声,大为欣赏,特别邀请他们一起参加巡迴演唱,担任暖场的演出。结束了澳洲行程后,他们又继续随同洛德 · 斯蒂沃特前往美国与加拿大。而在这个同时,澳洲CBS推出了「空中补给」的「The Whole Thing Started」专辑,一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团体,而且也没有留在国内配合宣传,却仍然造成轰动,其中的单曲「Do What You Do」拿到了第十六名,让澳洲的唱片界简直大开眼界,显然,这支合唱团已经成了气候了。

       结束了陪同洛德 · 斯蒂沃特的美加巡迴之后,「空中补给」返回澳洲,而由于他们在美加地区获得的热烈反应,他们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进军美国市场。1979年四月,他们推出了录制於1978年的「Life Support」专辑,其中的单曲「Lost in Love」一发表就打进前二十名,不久更夺下了他们在澳洲的第一个冠军。同样的,这也是葛瑞汉谱写的作品。这个时候,远在美国的唱片大亨克莱夫 · 戴维斯(Clive Davis)展现了精准的眼光,以美金一百五十万元签下「空中补给」的国际代理权,同时安排他们以更精致的方式重新录制「Lost in Love」,在美国市场全面推出,结果旗开得胜,在1980年五月三日拿下了全美排行的第三名,以及抒情歌曲排行的冠军。

       「空中补给」果然被美国大众接受了。Arista唱片接着把他们的「Life Support」专辑重新包装,以「Lost in Love」的标题发行上市。透过「公告牌」排行榜的威力,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支来自澳洲的团体,也爱上了主唱罗素 · 希屈考克高亢的歌喉,与葛瑞汉 · 罗素浪漫而缠绵的词曲。美国歌迷们急切的想要听到更多他们的情歌,果然,毫不意外的,这张专辑接着推出的单曲「All Out of Love」拿到了更好的成绩,在那年的九月十三日夺下了全美亚军。

       「Lost in Love」专辑,揭开了「空中补给」在美国风光的序幕,不但在「告示牌」专辑榜拿到第二十二名,也很快的镀上了白金。事实上,他们连续七首单曲都打进了全美排行的前五名,在一个向来相当「排外」的市场,一支来自澳洲的队伍能够如此顺利的闯下一片天空,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而这张专辑接着推出的第三首单曲「Every Woman In The World」,也在那年的十二月获得了第五名。

       「空中补给」的名声,席卷了热门歌坛。很多歌迷开始称他们为「最成功的流行合唱团」、「最佳的流行合唱团」,他们的歌曲也在各地电台获得大量的播放,甚至远远超过了其他艺人与团体的作品,因为大家都听腻了震耳欲聋、充满压力的重摇滚,而他们充满动人旋律的情歌,正是人们所期待的,他们的歌迷人数直线的上升。在成功的鼓励下,葛瑞汉继续努力的谱曲,越来越多畅销歌曲也跟着出现。1981年,他们创下了更耀眼的成绩:「The One That You Love」专辑发表之后,不但直冲专辑排行的亚军,同名的单曲更在1981年的七月二十五日为他们夺下了第一个美国的冠军。

       随着「The One That You Love」的登上全美冠军宝座,「空中补给」抒情的威名也传遍了全世界。同一张专辑中,紧接着推出的「Here I Am」和「Sweet Dreams」,也都拿到了美国排行的第五名。而由于他们的抒情歌声特别受到亚洲歌迷的喜爱,日本的电视界更采用了这张专辑中的「I'll Never Get Enough of You」当作主题曲,轰动了日本与东南亚。这首歌其实并不是他们自己谱写的作品,但是由于生意眼光锐利的唱片公司老板克莱夫 · 戴维斯(Clive Davis)强力推荐,他们决定予以采用,结果证明了戴维斯没有看走眼,虽然在美国并没有推出单曲,却是他们在亚洲最叫座的歌曲之一。1982年,当他们首度在日本现场演唱这首歌的时候,台下的歌迷几乎为之疯狂。而由于他们平常在别的地区很少演唱这首歌,所以每次前往亚洲地区表演的时候,都得重新复习几次,因为这是当地歌迷们指定他们必唱的歌曲之一。当然,「The One That You Love」这张专辑写下了多白金的好成绩。

       伴随着成功到来的,自然免不了也有一些负面的批评,尤其是许多专业的摇滚音乐评论家,更几乎是对他们的作品嗤之以鼻。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他们的歌曲清一色都是软调子的情歌,绝少对社会与生命的现象提出见解与探讨,于是那些「专家」纷纷詆贬他们的情歌「太过肤浅与滥情」。的确,光看他们歌曲的标题,就已经非常的「精彩」,彷彿是透过耳朵听黄金时段的连续剧。对于这些批评,罗素 · 希屈考克(Russell Hitchcock)非常的不以为然。他认为,歌颂爱情并没有什么不妥,至少这些歌曲可以带给听众美好的快乐时光,而且总比抱怨民生困苦、或是鼓吹煽动一些似是而非的政治口号要好得多。再说,他们成立之初,本来就打定主意专门唱这样的情歌,来化解人们的压力,所以他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1982年,他们再度出击,发表了「Now and Forever」专辑,并且以「Even the Nights Are Better」当作首支单曲来打头阵。果然,这首歌再度拿到全美排行的第五名,以及抒情排行的冠军。

       跟先前的「The One You Love」比较起来,「Now and Forever」专辑似乎没有那麼成功,但仍然卖出多白金的成绩,而且也同样创造了另外几首畅销单曲,只不过名次不是那么理想而已。在「Even the Nights Are Better」之后,他们接着推出的「Young Love」,只拿到HOT100的第三十八名,以及抒情排行的第十三名。这也是葛瑞汉 · 罗素(Graham Russell)谱写的作品,但是显得相当不同,因为他在歌曲的录音中特别强调了自己对于管弦乐的热爱,采用真正的乐团担任伴奏。不过,虽然这已经是「空中补给」招牌的抒情风格,他们却因为很难找到管弦乐团的配合,所以从来没有在演唱会上表演过这首歌曲。

       「Now and Forever」专辑接着推出的单曲,是「Two Less Lonely People in the World」。这首歌并非他们自己的作品,歌词出自50年代末期起、因为与尼尔 · 西达卡(Neil Sedaka)合作而成为名家的霍华德 · 林菲尔德(Howard Greenfield)。虽然它在HOT100排行榜也只拿到第三十八名,在抒情排行上却表现突出,获得了第四名,同时成了80年代许多情侣的婚礼上最热门的歌曲。世上又少了两个寂寞的人,那种甜蜜与幸福的感觉,的确是让走上红地毯的新人们感到非常窝心的。「空中补给」的浪漫特质,让「Now and Forever」在全美专辑排行榜上拿到了第二十五名。

       1983年,Arista唱片公司为「空中补给」发行他们的首张精选集,为了替这张精选集添加一些噱头与吸引力,经纪人特别请来了在摇滚歌坛备受推崇与喜爱的创作歌手吉姆 · 史坦曼(Jim Steinman),请他提供一首新歌,并且担任制作作。双方在纽约第一次碰面的时候,史坦曼套着长度达到肘部的皮手套,令他们印象深刻。史坦曼交给他们的歌曲,叫做「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而Demo竟然长达二十分鐘。经过一再地讨论,他们总算是把歌曲的长度浓缩到大约七分鐘左右。录音的时候,让他们更意外的是,史坦曼居然请到了布鲁斯 · 史宾斯汀(Bruce Springsteen)的「E街乐队」(E Street Band)部分成员来助阵。唱片发行后,不但在专辑榜上拿到第七名,这首新歌更获得亚军,前后三周,同时还使得「空中补给」连续第三度蝉联BMI的年度电台播歌冠军大赏。英国方面,则更进一步以这首歌当作专辑的标题,同样写下畅销的纪录。

       经过两年的休息之后,「空中补给」除了葛瑞汉与罗素两个主要人物,乐队的成员全部更换,再度出击,推出同名的「Air Supply」专辑。早年,他们首度发行专辑的时候,也曾使用过相同的标题,但由于那是独立小品牌,也没有在国际上引起太多注意,所以这回他们再度使用团名当作专辑标题,很明显的希望这将成为他们的代表作品。专辑推出的第一首单曲,是「Just As I Am」,由曾经负责过平克 · 佛洛伊德(Pink Floyd)与史密斯飞船(Aerosmith)早期专辑的鲍勃 · 艾兹林(Bob Ezrin)担任制作,再度写下了亮丽的成绩,获得HOT100的第十九名与抒情排行的第三名。

       尽管「空中补给」的实力与抒情歌曲的魅力受到了广大的肯定,但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基本上相当「排外」的市场,他们跟绝大多数来自澳洲的艺人与团体一样,仍然无法持久。

       1984年,他们应邀为电影「魔鬼剋星」续集(Ghostbusters 2)演唱主题曲「I Can Wait Forever」,葛瑞汉 · 罗素(Graham Russell)甚至与流行音乐大师大卫 · 佛斯特(David Foster)共同负责歌曲的谱写,获得了影迷们的喜爱,但是这首歌却没有被唱片公司拿来发行单曲。

       1985年,当他们在英国进行「Air Supply」专辑的录制时,偶然发现了一首好歌,那是由创作女歌手珍妮佛 · 露许(Jennifer Rush)所参与谱写的「The Power of Love」。美国籍的露许出身音乐家庭,父亲是歌剧演员,母亲是钢琴家,九岁随父母自纽约移居德国,后来返回美国,然后又在1982年重新前往德国,展开歌坛的冲刺,随即以一连串相当强劲的畅销曲轰动德国与欧洲大陆。1985年,她以「The Power of Love」席卷欧洲市场,「空中补给」听到这首歌,立即决定採用,并且抢先在美国推出单曲,虽然只获得「公告牌」的第六十八名,但是却引起了广大的注意,许多歌手纷纷开始予以翻唱,而珍妮佛露许自己的版本接着在英国发行,结果夺下连续五周冠军,成为英国唱片史上第一首由女性歌手演唱而畅销百万的歌曲。不过,露许的版本在美国发行的时候并不成功,直到1994年才因为席琳 · 狄翁(Celine Dion)重新翻唱而首度拿下美国冠军。

       尽管「空中补给」在美国排行榜的成绩每下愈况,他们依然拥有不少热情的支持者。他们为「Just As I Am」拍摄的MV,甚至被MTV姊妹台的VH1评选为1985年度最受欢迎的音乐录影带。接着,他们展开了新专辑「Hearts in Motion」的录制。这回,Arista的总裁克莱夫 · 戴维斯(Clive Davis)推荐给他们一首由退居幕后的创作歌手阿尔伯特 · 汉蒙(Albert Hammond)与流行歌曲女王黛安 · 华伦(Diane Warren)共同谱写的「Lonely Is the Night」。起先,葛瑞汉有点排斥,因为他并不觉得这首歌有什么让他心动的地方,更认为它不够强。但是,基于戴维斯的强力推荐,他们还是予以采用,结果这首歌获得第七十六名,也成了他们最后一次出现在「告示牌」排行榜上的单曲。

       或许是由于在美国市场的成绩江河日下,同时「Hearts in Motion」专辑竟然连前八十名都进不去,「空中补给」开始觉得心灰意冷,在推出一张圣诞歌曲专辑后决定暂时拆伙,冷静的思考自己的前途。在两人之中,虽然葛瑞汉以创作才华见长,歌迷们比较注意的,还是罗素 · 希屈考克(Russell Hitchcock)高亢的抒情歌声。分手之后,他决定尝试一下独唱的生涯,推出以自己的姓名当作标题的首张个人专辑。由于没有了葛瑞汉,他只好挑选别的歌曲作家谱写的作品,甚至翻唱一些经典老歌。在这张专辑中,他演唱了黑人歌手吉米 · 鲁芬(Jimmy Ruffin)曾经在1966年获得第七名的「What Becomes of the Broken Hearted」,头一次尝试R&B的歌唱风格。另外,他还翻唱了卡洛 · 金(Carole King)早年的经典「Someone Who Believes in You」,虽然也获得了不少喜爱,却仍然跟排行榜无缘。说来似乎有点讽刺,这两首歌好像说出了他的心情:「伤心失意的人」,如今到哪里去找寻还肯「相信他才华」的歌迷呢?

       分手三年多之后,葛瑞汉与罗素在1991年决定再度携手。可能是为了想要扭转人们认为他们只会唱软调子情歌的印象吧,这回他们刻意的在歌曲的素材中添加了一些环保的意识,推出「The Earth Is」专辑,甚至请到成音大师翁贝托 · 嘉提卡(Humberto Gatica)出马,担任混音工程,展现了相当旺盛的企图心。只可惜,美国市场对于他们复出的这张专辑,反应几乎是冷淡到了极点,只有一首翻唱的尼尔森(Nilsson)抒情经典「Without You」,很勉强的拿到抒情歌曲排行的第四十八名。

       「The Earth Is」专辑在美国的惨败,让「空中补给」认清了事实:他们必须把事业的重心放在其他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因为他们在那里仍然是非常叫座的。1993年,他们再度聘请翁贝托 · 嘉提卡担任专辑的制作人,推出了「The Vanishing Race」。这回,他们又尝试加入对于原住民人权的呼吁,不过,真正受到喜爱的,仍然是他们的情歌。在专辑中,已经与他们成为好友的大卫 · 佛斯特夫妻,特别再度提供了一首「Goodbye」,获得了亚洲与南美洲各国歌迷的热烈喜爱。

       虽然「Goodbye」没有能够打进「公告牌」的单曲排行,在某些美国媒体的排行榜上,倒也仍然有着差强人意的成绩,而在一些依旧热爱他们的市场上,这首歌甚至拿到了白金唱片。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专辑的另外一首单曲,由葛瑞汉谱写的「It's Never Too Late」上面。根据葛瑞汉表示,这是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之一,在歌曲的B段演出旋律同时扬起与下降的技巧,为随著出现的副歌创造了相当漂亮的张力,而这首歌的成功,也再度证明不再年轻的「空中补给」依然宝刀未老。

       1995年,「空中补给」发表了「News From Nowhere」专辑,再度尝试回到美国的市场。他们小心翼翼的规划,以一系列抒情歌谣曲与听众见面,其中的「Always」是葛瑞汉 · 罗素(Graham Russell)前往里约热内卢旅行的时候,从旅馆窗口看见明月之下海湾的美景,有感而发的作品,几乎带着德布西的色彩。可惜,除了另外一首单曲「Someone」勉强获得一些注意之外,基本上反应仍然相当冷淡,也让他们再度面对现实,展开了美国之外的忙碌巡迴,因为他们在其他地区仍然受到歌迷们相当热情的支持,广播媒体也开始继续播放他们的歌曲,告诉人们,「空中补给」依然活跃。而当美国市场不买帐的同时,亚洲地区的歌迷仍然给予他们热情的拥抱。这一年,他们演唱的足跡遍及印尼、泰国、新加坡、香港与台湾。为了答谢台湾歌迷们的爱护,他们甚至特别把在台北演唱的实况录制下来,推出了「Now and Forever Live」专辑,而这也是有史以来头一次有国际知名的西洋艺人以台北演唱会的实况推出专辑,他们演唱的歌曲中,包括了早年葛瑞汉与新加坡籍的团员雷克斯 · 高(Rex Goh)共同谱写的抒情歌谣曲「I Want to Give It All」。

       在那场台北演唱会中,「空中补给」特别出动了一支十六个人编制的弦乐组,让听觉的效果更为出色。这张专辑完全没有透过事后的「后制」来加以美化,展现了他们宝刀未老的实力。除了一系列他们历年来的抒情经典之外,他们还特别加收了两首录音室版本的歌曲,一首是重新录制当年他们应邀为女星雪柔 · 赖德(Cheryl Ladd)主演的电影谱写的主题曲「Now and Forever」,另外一首则是全新的作品「The Way I Feel」,这是葛瑞汉在台北演唱的时候,突然有了灵感而谱写成的,大胆的采用了跟他们过去作品不太一样的和弦结构,结果毫不意外的,受到了亚洲歌迷们疯狂的喜爱。

       虽然连续在美国市场遭到挫败,「空中补给」仍然没有完全放弃东山再起的机会。这个时候,葛瑞汉已经定居于美国的犹他州,他亲自负责专辑的制作,甚至在他家中的录音室进行录音,完成了「The Book of Love」专辑。这一次,他们展现了更旺盛的企图心,不再停留于过去80年代的窠臼中,紧紧的跟上了90年代的抒情歌谣趋势,也获得了美国乐评家们的正眼看待,被评为「空中补给」将近十年来最优秀的一张专辑。其中的歌曲,仍然大多数是葛瑞汉参与或独力谱写的,有的把他们过去备受喜爱的抒情风格加以更新,也有的展现了全新的风貌。在专辑中打头阵的,则是当代流行歌曲女王黛安 · 华伦(Diane Warren)为他们谱写的「Strong, Strong Wind」,尽管没有被唱片公司发行为单曲,却也受到不少的喜爱。

       在「The Book of Love」专辑中,他们还作了另外一次新的尝试。专辑中,有一首「Once」是葛瑞汉与他们乐队的钢琴手杰德 · 摩斯(Jed Moss)共同谱写的,葛瑞翰并且亲自撰写了歌词。按照惯例,他们把伴奏先行录制完成,最后才进行歌唱的部分,可是,当罗素 · 希屈考克(Russell Hitchcock)准备要开始录音的时候,一听到旋律,立刻向葛瑞汉提出建议,认为这首旋律实在是太美了,不应该让歌唱来破坏,研究之后,大家决定从善如流,就这样,这首「Once」成了他们唱片生涯中头一首演奏曲,而我们更可以听到作曲者之一的摩斯亲自担任的动人演奏。

       1999年,Arista为「空中补给」发行了「The Definitive Collection」精选集,除了他们历年来最受欢迎的十七首经典之外,还特别收录了「Lost in Love」这首歌当年在澳洲发行时的原始录音版本。而由于他们的MV过去一直相当受到喜爱,到了2001年,为了纪念他们进军歌坛的二十五週年,公司更进一步把这张选集的曲目以DVD的型态发行,收录了他们多年以来脍炙人口的音乐录影带,葛瑞汉与罗素两人更在每一首歌曲的前面现身说法,予以详细的介绍,同时还特别把声音部分重新处理,以5.1声道的环绕效果呈现,让歌迷们大饱眼福跟耳福。在这张DVD发行两个月之后,「空中补给」随即又发表了「Yours Truly」专辑,同样也是在葛瑞汉犹他家中的录音室完成的,尽管没有获得乐评家们的青睐,却仍然是歌迷们所喜爱的,而其中的「Only One Love」透过葛瑞汉的独唱,也显示出虽然这两人都已经出现斑白的灰发,对于音乐的热爱却始终未曾减少。

       为了宣传新专辑,以及满足各地歌迷强烈的需求,「空中补给」仍然马不停蹄的四处巡迴演唱。2003年五月下旬,他们推出阔别两年的最新录音室专辑「Across the Concrete Sky」,展现了更强烈的企图心,以非常具有原创性的风格呈现,不过将只透过他们的官方网站与特约经销商发行,而在此同时,BMG也为他们编辑了两张一套的超级精选「Forever Love」,正如标题所说,他们的这些歌曲,的确都是歌迷们心目中永远的情歌。其中选自「Yours Truly」专辑的同名歌曲,更是罕见的由罗素、葛瑞汉与他们的钢琴手杰德 · 摩斯演出精彩的三重唱。

       二十多年来,葛瑞汉 · 罗素与罗素 · 希屈考克,为我们带来了这许多动人的情歌,不管所谓的「专家」如何看待他们,「空中补给」的魅力肯定是歌迷们永难忘怀的最爱。


[ 本帖最后由 Eric5188 于 2009-7-28 17:38 编辑 ]
发表于 2009-7-31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微信扫一扫,即可关注萝林音乐微信
发发真辛苦,准备大干一场了吧?向您致敬!!
 楼主| 发表于 2009-7-31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莫里亚迷 于 2009-7-31 15:28 发表
发发真辛苦,准备大干一场了吧?向您致敬!!


谢谢莫兄,我正在低调建设版块中,希望不久的将来版块能以新的风貌出现。目前嘛,低调低调再低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11-20 20: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