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3035|回复: 0

Elton John(艾尔顿 · 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9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Elton John(艾尔顿 · 强)

1947 ~

sir-elton-john-portrait-small.jpg

         熟悉热门音乐演唱会市场的人,通常都知道,只要看看现场观众是属于什么样的族群,就可以判断演出者是什么样的艺人或团体。比方说,你看到许多嬉皮打扮的人,就会想到鲍勃 · 狄伦(Bob Dylan)或者「死之华」(Grateful Dead)等全盛于嬉皮年代的艺人;看到身穿皮夹克、骷髅图案和金属鍊子等等的粗犷男性,就会想到「威豹」(Def Leppard)或者「铁娘子」(Iron Maiden)等等重金属的乐团;同样的,看到内衣外穿、还有无指手套的少女,就会想到玛当娜(Madonna)。可是,这样的「定律」,在艾尔顿 · 强(Elton John)的演唱会上却立刻荡然无存,因为他的听众包含了各种年龄层、各种不同文化与性格的人,从特立独行的青少年、时髦的女性上班族、西装笔挺的绅士、拒绝向岁月低头的高龄人士、到活泼可爱的小朋友,都聚集在一起,欣赏这位音乐风格包罗万象,屹立歌坛超过三十年的巨星演唱。这位连续三十年未曾在排行榜上缺席过、曾经以擅长奇装异服、在舞台上作怪而闻名,后来又公开承认自己同性恋者身份的当代流行音乐怪杰,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艾尔顿 · 强,本名叫做「瑞基纳德 · 肯尼士 · 杜埃特」(Reginald Kenneth Dwight),1947年三月二十五日出生于伦敦,父亲曾经在英国皇家空军乐队中担任小喇叭手。或许是受到父亲的影响吧,他从小展现了对音乐的热爱,四岁开始学钢琴,十二岁就在当地的一项音乐节活动中公开表演,并且进入皇家音乐学院就读,还获得了学校的奖学金。除了正统音乐,他也爱上了蓝调音乐,甚至在 1958年参加了当地的一支蓝调乐队「蓝调学」(Bluesology),担任钢琴手,同时在伦敦的一些饭店裡客串演出。1963年,透过一个表哥的介绍,他获得了伦敦一家乐曲出版公司助理的工作。1965年,「蓝调学」乐队从业余转为职业,经由一位经纪人的安排,开始为一些前往英国表演的美国蓝调艺人伴奏,由于表现优秀,得到很好的口碑、辗转相告,甚至还因而获得邀请,随同「佩蒂 · 拉贝儿与蓝调美女」(Patti LaBelle & The Blue Belles)等艺人或乐队一起巡迴欧洲各地演唱。那年七月,「蓝调学」得到灌录唱片的机会,推出的第一首单曲,就是由「瑞基」所谱写的「Come Back Baby」。

        1966年12月,「蓝调学」乐队的新成员朗 · 强 · 巴德利(Long John Baldry)以强势的表现成了乐队的领导者,并且把乐队的阵容从最早的四个人,扩展成九个人,开始进军小酒店演唱的圈子,甚至把乐队定名为「强 · 巴德利秀」,相形之下,生性比较害羞而内向的「瑞基」就失去了大众的注意,使他开始考虑是否有可能改走作曲的路线。1967年六月,当时刚成立英国分公司的 Liberty唱片公司在杂志上刊登了一则广告,征求可以组成一支新乐队的乐手,「瑞基」前去应征,但由于他太过害羞,不敢唱自己谱写的作品,因此在试唱的时候,表演了几首乡村歌曲,结果惨遭淘汰。不过,唱片公司的人好心的建议他,不妨尝试去跟另外一个当时也还默默无闻的歌词作家柏尼 · 托品(Bernie Taupin)研究合作的可能,并且把托品的一些歌词交给他。

        1950年5月出生于伦敦的托品,当时才十七岁,一心想要成为一个歌曲作家,他也看到了Liberty唱片的征才广告,本来打算以自己撰写的歌词去应征,应征信写好之后,却临时怯场,于是把信丢进垃圾桶。他的母亲发觉以后,私下帮他把信寄出。唱片公司虽然没有采用,却基于好心的立场,介绍「瑞基」与他认识。就这样,两人开始透过书信往返,由「瑞基」为柏尼的歌词谱曲。妙的是,两人经由这样的方式,完成了二十首歌曲之后,彼此才第一次见面。1967年十月,「强  巴德利秀」推出一首单曲,获得英国排行冠军,而单曲反面的垫档歌曲「Lord, You Made the Night Too Long」,则是「瑞基」与柏尼头一首正式被录制成唱片的歌曲。1968年,一家新成立的DJM唱片公司觉得他们两人的作品相当有潜力,于是网罗他们前去担任公司专属的作曲班底,周薪每人十英镑。为了庆祝新的开始,「瑞基」决定正式退出乐队,同时分别借用老队友艾尔顿  狄恩(Elton Dean)和朗 · 强 · 巴德利两人名字中的各一个字,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卖相比较好」的艾尔顿 · 强。

        1968年5月,独立以后的艾尔顿强推出为英国Philips唱片录制的第一张单曲「I've Been Loving You Too Long」,可惜未能上榜,不过,倒是有其他歌手开始采用他和柏尼的作品。1969年一月,他再度推出第二张单曲「Lady Samantha」,尽管卖了将近一万张,仍然没有打进排行,但是不少电台都纷纷予以播放,著名的美国「三犬之夜」(Three Dog Night)合唱团更在他们的新专辑里面采用了这首歌。

        由于未能成名,Philips决定跟艾尔顿 · 强解约。为了寻找出路,他前去应徵当时刚准备成立的摇滚合唱团「猩红王」(King Crimson)主唱,但是没有入选。1969年二月,女歌手露露(Lulu)获选代表英国参加该年度欧洲歌唱大赛,并且公开甄选参赛的歌曲,艾尔顿 · 强与柏尼合作的「I Can't Go on Loving Without You」成为进入决选的六首歌曲之一,可惜最后败给了「Boom Bang a Bang」。同年五月,艾尔顿强获得DJM唱片的合约,推出单曲「It's Me that You Need」,并且随即发表加盟后的首张专辑「Empty Sky」,其中所有的歌曲都是他和柏尼托品共同谱写的。

        尽管艾尔顿 · 强与柏尼 · 托品的作品获得专业人士一致的好评,无奈销路仍然没有起色,依然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们是谁。为了生活,艾尔顿 · 强只好拼命努力「打工」,帮其他艺人的Demo或唱片录音担任伴奏。1969年六月,「哈里斯」(Hollies)合唱团录制后来夺得冠军的「He Ain't Heavy…He's My Brother」时,钢琴的伴奏就是由他担任的。另外,他还尝试向电影公司投稿,甚至帮一些以低价号召的唱片公司录制翻唱版本的畅销歌曲。1970年,艾尔顿 · 强的歌坛生涯终于出现了转机。他遇见了名製作人葛斯 · 道吉昂(Gus Dudgeon),在道吉昂的掌舵之下,推出了专辑「Elton John」,第一首单曲「Border Song」就让他打进了排行,接着的「Your Song」更勇夺全英国排行的亚军。不久,「Your Song」在美国推出,也在1971年初顺利的拿到第八名,因此,如果我们说这首歌是艾尔顿 · 强的成名曲,在他的演艺生涯中扮演著相当重要的角色,可以说是并不为过的。

        1971年二月,艾尔顿 · 强继首张同名专辑之后推出的第二张专辑「Tumbleweed Connection」,请到了英国女歌手达丝蒂 · 史普林菲德(Dusty Springfield)客串和声,这是一张相当富有创意的概念式专辑,描述着美国「老西部」的一些故事,无论是柏尼托品的歌词、或者是艾尔顿强的旋律,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尽管没有任何单曲打进排行,仍然在英国和美国分别夺得专辑排行第六名和第五名的好成绩。接着,他应邀为电影「小鸳鸯」(Friends)谱写并主唱同名的主题曲,获得了第三十四名,而电影的原声带专辑,也有着相当好的销售成绩。

        已经开始受到注意的艾尔顿 · 强,积极的努力开拓美国市场。首先,他在1970年八月和美国的MCA唱片签约,由该公司负责他在美国的宣传与发行,并且开始在美国巡迴演唱。起先他只能替别的歌手唱暖场,逐渐越来越受欢迎。同年十一月十七日,他在纽约举行了一场演唱会,透过调频电台实况转播,内容并且被录制下来,在1971年五月,以「11-17-70」为标题推出,获得了美国专辑排行的第十一名,当然,他的演唱会也更加的具有号召力。除了他本身之外,陆续吸收的几位个人乐队「The Elton John Band」成员,个个都有着坚强的实力,何况,他在舞台上夸张而几乎疯狂的打扮,更是目光的焦点。据说,他会穿上厚底「超高根」的鞋子、戴上尺寸超大、造型夸张而怪异的各色眼镜,身穿有如嘉年华会一般的服饰,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要掩饰他害羞的个性。他从小就觉得自己身材太矮、太胖,躲在这些夸张服饰的背后,让他有一种安全感。

        1971年,艾尔顿 · 强可以说是超级的「多产」。在前面提到的三张专辑后,他又发表了备受推崇的「Madman Across the Water」专辑,虽然只有「Levon」和「Tiny Dancer」等两首单曲进榜,而且名次也不算特别高,仍然在专辑榜上拿到了第八名。

        由于顺利的在美国打开了市场,艾尔顿 · 强更加的忙碌于美国的巡迴演出。除了他的音乐之外,他在舞台上夸张的奇装异服也是大众注意的焦点。1972年四月,当他抵达洛杉矶,准备展开一系列演出的时候,海关特别把他的行李拦截下来仔细检查,特别是他的靴子,因为海关怀疑那高达八英吋的鞋跟里面藏有毒品。但是,尽管保守人士不以为然,青少年却疯狂的爱上了他。海关会疑心他与毒品有关,并不是毫无理由的,因为他的某些歌曲,确实带有迷幻摇滚的色彩。

        1972年初,艾尔顿 · 强吸收了「大宪章」(Magna Carta)乐队的吉他手大卫 · 强斯顿(Davey Johnstone),加上了原有的贝司手狄 · 茂雷(Dee Murray)与鼓手奈吉尔 · 欧森(Nigel Olsson),使他的乐队阵容更坚强。他们前往法国,在巴黎南方近郊的一间录音室,进行下一张专辑的录製工作,并且因为录音室的所在地,把专辑命名为「Honky Chateau」。综合了抒情歌谣曲、摇滚、蓝调、灵魂与乡村摇滚的这张专辑,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有点杂乱无章,那些歌曲却是艾尔顿 · 强与柏尼 · 托品合作以来最精准、也最成熟的作品。首先推出的单曲「Rocket Man」,立刻就在五月份夺得了英国排行的亚军,专辑也随即拿到英国排行的第二名。不久之后,这张专辑在美国上市,除了带有些许迷幻色彩的「Rocket Man」拿到第六名,充满轻快「Boogie」风味的「Honky Cat」也接着拿到第八名,成功的把这张专辑推上榜首,成为艾尔顿 · 强在美国的第一张冠军专辑,夺得连续五週的第一名,获得了很高的评价,被认为是70年代初期最杰出的一张创作歌手专辑,透过他的音乐与演唱,他往往能够把柏尼 · 托品某些原本平淡无奇的歌词,诠释得充满了生命力。

        「Honky Chateau」虽然让艾尔顿 · 强成了超级巨星,但是假如以冠军单曲来评断的话,他真正的成功却在下一张专辑才到来。1972年的秋天,艾尔顿 · 强在美国各地巡迴演出。当时,唐麦克林(Don McLean)的「American Pie」轰动了全球。或许是受到了这首歌的影响吧,他在这段期间写出了号称「英国版American Pie」的「Crocodile Rock」。在歌曲中,他唱出了摇滚乐早期的岁月,在许多地方反映出他多年来一直崇拜的几位偶像,例如尼尔 · 西达卡(Neil Sedaka)和戴尔 · 轩侬(Del Shannon)等人的风格。艾尔顿 · 强本人的青少年时代过得并不快乐,身材矮胖、人缘又不是很好。而在这首歌里面,他让自己有了补偿:歌中的主人翁是个逍遥自在、快乐的青少年。这首歌在1972年底推出,到了1973年的二月三日,为他夺得了「公告牌」的第一个美国冠军,也成为百万金唱片。

        在「Crocodile Rock」登上美国冠军宝座的同时,收录这首歌曲的专辑「Don't Shoot Me, I'm Only the Piano Player」也在英国拿下了连续六週冠军。跟上一张专辑不同的是,这回他采用更直接瞄准「流行」的风格来创作,融合了经典与新潮Pop的歌曲精髓,更被认为是用来展示他与柏尼 · 托品多元化风貌的「样品」。尽管整张专辑的风格有点不统一,更往往充满了许多未曾善加表现的旋律,在市场上仍然非常讨好,因此也接着在三月份夺下了美国专辑排行的冠军,甚至销售情形更为突出。在「Crocodile Rock」之后,紧接着推出的单曲「Daniel」,也是非常讨好的作品。很多人听过之后,都深深受到感动。其实这是一个杜撰的故事,柏尼托品从当时的一些新闻报导中得到灵感,写出了这首歌的歌词,大意叙述一位从越南战场上归来的大兵,由于负伤而失明,亲朋好友都拿他当作英雄,可是他却只想要逃开这一切,因此他搭乘着飞机,飞往西班牙。他的弟弟是唯一瞭解他的人,目送着飞机从头顶上飞过,除了寄上祝福之外,也希望哥哥能够早日回家团聚。这首动人的抒情歌谣曲,引发了很多越战官兵家属的认同,因此也拿到了排行的亚军。

        艾尔顿 · 强与柏尼 · 托品继续保持著旺盛的创作力。事实上,从1972年起,连续几年之间,他们两人的畅销曲几乎未曾间断过,简直有如一部畅销曲创作机器。由于单曲支支畅销,人们开始把注意力的焦点从音乐转移到艾尔顿 · 强这个人的身上,探讨著为什麽他如此的爱作怪。1973年九月七日,他在好莱坞著名的碗形剧场(Hollywood Bowl)举行演唱会,现场挤进了两万五千名观众,而为他担任晚会主持人的,竟然是当时因为色情电影「深喉咙」(Deep Throat)而轰动全球的A片女王琳达勒芙莱丝(Linda Lovelace)。但是,人们显然不在乎,因为大家都想听到他演唱那许多的畅销歌曲。

        那个时候,除了先前一连串的名曲,他的新歌「Saturday Night's Alright for Fighting」也正当红,得到了第十二名,人们都很好奇,迫不及待的希望知道他在即将发行的新专辑中还会有些什么样的歌曲。

        在艾尔顿强开始跟制作人葛斯 · 道吉昂(Gus Dudgeon)合作的时候,彼此就已经说好,不要推出任何两片装的专辑。可是,这个约定却因为这次在製作过程中发生的某些事件而改变了,他们推出了两张一套的「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专辑。主导这张专辑的同名标题歌曲,构想来自好莱坞著名的经典名片「绿野仙踪」(The Wizard of Oz)。这部30年代的电影不但票房鼎盛,更留下了深远的影响力,美国现代文化裡几乎处处都可以见到它的踪影,例如著名的摇滚合唱团Toto,团名就是来自片中的那只小狗。另外,艾尔顿 · 强在歌曲中所提到的那条「黄砖路」,也是来自本片的。片中的小女孩被龙卷风带到一个陌生的虚幻国度,只有一个巫师知道她要如何才能回家,而为了找到那位巫师,小女孩必须沿著一条黄砖舖成的路走、克服许多的难关。因此,「黄砖路」也成了代表理想的名词。在柏尼 · 托品与艾尔顿 · 强的笔下,「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这首歌大致上描述一个对未来充满幻想的乡下男孩,不顾父亲的劝告,独自到大都市求发展,遇到了一个有钱的女人,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一切并不如想像中那么美好,他不愿意再过那种不切实际的生活,更不愿意被富婆当成小白脸、到处去献宝,所以他决心回家,告别那条他原本以为会带他通往理想的黄砖路,踏踏实实的过纯朴的农村生活。这首歌在1973年的十二月,获得了全美排行三周亚军。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专辑,是在十月份推出的,把艾尔顿强擅长、并且藉以成名的所有不同风格都一网打尽。开头就是一首「激进派」的摇滚史诗「Funeral for a Friend」,然后又立即转为安慰传奇艳星玛丽莲 · 梦露(Marilyn Monroe)的抒情经典「Candle in the Wind」。不过,当时这首歌曲并未发行单曲。接著。艾尔顿 · 强游走在流行、抒情歌谣曲、重摇滚、甚至搞笑的各种风格之中,令人印象深刻,充满了惊人的活力,也让人完全的体认到他为何能够成为举世欢迎的超级巨星。专辑推出一个月之后,就在1973年的十一月登上全美专辑排行的榜首,蝉联八个星期,而其中的单曲「Benny and the Jets」,也在1974年的四月,再度为艾尔顿 · 强夺下了美国排行的冠军。

        在艾尔顿强的生涯中,有好几首歌曲都曾经陆续出现过不同的录音版本,甚至先后打进排行的,其中就包括了「Candle in the Wind」。这是他献给玛丽莲 · 梦露(Marilyn Monroe)的歌曲,这位在1962年因为服食安眠药过量而暴毙、只活了三十六岁的女明星,出身非常的坎坷,由于大战期间在兵工厂打工,被军中摄影家发现,成为美国大兵们最爱的剪贴女郎,进而跃登大银幕,成了50年代举世瞩目的性感艳星。她其实有着相当不错的才华,可是人们都只注意到她的外型,以及她与约翰 · 肯尼迪等政商名流交往的八卦新闻,让她十分的无奈。她终其一生都只被男人当作是「意淫」的对象,甚至在她过世多年之后,人们提起她,都还在谈论她死的时候「据说身上是没有穿衣服的」。而在艾尔顿 · 强心中,他自己也曾遭受到许多的误解,他很希望自己能够赶上玛丽莲 · 梦露的时代,对这位其实很有才华的美丽女郎道出自己的同情,可是如今他却只能遥寄一份追思与祝福。正如他与柏尼 · 托品合作的绝大多数歌曲,歌词虽然是托品撰写的,但是构想却是出自艾尔顿强的建议。有很多人都认为,这是艾尔顿 · 强毕生的作品中最动人的杰作。这首歌首次发表,是在「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专辑中,本来唱片公司打算在获得亚军的同名单曲之后,接着推出这首歌的,但是由于发现许多黑人电台的DJ纷纷爱上了专辑裡面另外一首公司原本并不看好的「Benny and the Jets」,并且予以强力放送,才临时改变主意,使得「Candle in the Wind」当年并没有在美国推出单曲,直到十四年之后,才因为另外一个不同的录音版本而首度打进排行。而虽然这首歌当时并没有在美国发行单曲,在英国倒是配合了一个电视节目强打,因此获得了第十一名。

        连续的成功,使得艾尔顿 · 强真正的成了超级巨星。1974年,MCA唱片公司为了继续取得他在美国的作品发行权,不但签约金一付就是破纪录的八百万元美金,而且还特别替他投保了两千五百万元的寿险,真的是叫做「捧在手上怕飞了,含在嘴裡怕化了」。这些投资是否值得呢?他们很快就有了答案:1974年夏天,他推出了「Caribou」专辑,立刻又造成了轰动。这张专辑的第一首单曲「Don't Let the Sun Go Down on Me」,也是艾尔顿 · 强非常重要的代表作。他在谱写这首歌曲的时候,受到「海滨少年」(Beach Boys)合唱团很大的影响,而录制的时候也特别邀请到「海滨少年」的卡尔 · 威尔森(Carl Wilson)、布鲁斯 · 强司顿(Bruce Johnston)和当时还没有成名的「船长与坦妮尔」(Captain & Tennille)女主唱汤妮 · 坦妮尔(Toni Tennille)客串和声。1974年七月底,这首歌获得了亚军。十七年之后,他和乔治 · 迈克尔(George Michael)重新演唱的版本更夺得了冠军。

        尽管「Caribou」专辑也夺得了四个星期的冠军,不过许多乐评专家都指出,这张专辑其实相当令人失望,它之所以会畅销,完全是因为艾尔顿强的善于作秀。在表面上的绚丽底下,歌曲的水准并不整齐,只有少数歌曲比较突出一点。除了「Don't Let the Sun Go Down on Me」之外,未曾发行单曲的「Pinky」是一首相当精致的抒情歌谣曲,而「Dixie Lily」则尝试了相当讨好的乡村风味。另外,「The Bitch Is Back」则堪称艾尔顿 · 强多年以来最佳的重摇滚歌曲之一。在歌曲中,他邀请到资深的英国女歌手达丝蒂 · 史普琳菲德(Dusty Springfield)客串和声,在排行榜上拿到了第四名。其余的歌曲,几乎都只能算是可有可无的「垫档」之作。

        1974年十一月,MCA推出了艾尔顿 · 强的第一张精选集,立刻造成抢购,不但获得连续十週专辑排行的冠军,后来更在美国唱片工业协会所统计的二十世纪一百张最畅销唱片中,以在美国超过一千五百万张的销售总数,位居第十八名。而在这同时,擅长作怪的他,正忙着参加电影的演出,在导演肯 · 罗素(Ken Russell)根据「The Who」合唱团概念专辑经典「Tommy」改编的「冲破黑暗谷」中,担任一个只有一场戏的配角,但是他所演出的「Pinball Wizard」,却可以说是全片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片段之一。

        除了拍片之外,艾尔顿强继续忙碌于各地的演唱。1974年的十一月底,他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参加一场感恩节演唱会,与约翰 · 列侬(John Lennon)同台合唱了披头的经典「I Saw Her Standing There」。尽管当时他已经是个巨星,跟列侬比较之下,还只算是个后生晚辈。怀着一份崇拜的心情,他要求列侬淮许他翻唱「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列侬有心鼓励他,不但同意了,而且还告诉他:「如果你能够把这首歌唱上冠军宝座,我就到你的演唱会去客串,跟你同台演唱。」艾尔顿 · 强把握住这个机会,全力以赴,果然没有漏气,在1975年一月四日以这首歌夺下了两周冠军,而约翰 · 列侬也实践了自己的承诺,前往纽约参加他的演唱会,成了这位超级巨星生前最后一次的公开演出。

        艾尔顿 · 强旺盛的创作力,几乎是一刻也不得闲。在工作之馀,网球是他平日最爱的休闲活动之一,由于已经成了名流,得以很容易的跟其他名人接近,他跟著名的网球明星金恩夫人(Billie Jean King)结为好友,不但经常捧场加油,还特别为金恩夫人谱写了一首歌曲,同时用金恩夫人以费城为基地的网球队「The Freedoms」为名,把歌曲定名为「Philadelphia Freedom」。录制这首歌曲的时候,他请名家汤姆 · 贝尔(Thom Bell)负责编曲,并且以「The Elton John Band」的名义推出,结果在大西洋两岸都造成了轰动,更于1975年的四月十二日夺得美国排行两周冠军。而就在同一天,MCA把他1969年出道时未能打进排行的第一张专辑「Empty Sky」重新发行,也在美国专辑排行拿到了第六名。

        在「Philadelphia Freedom」登上冠军宝座的第二个星期,艾尔顿 · 强在英国推出了他的自传式新专辑「Captain Fantastic & the Brown Dirt Cowboy」,不过就在同一天晚上,他却因为某些未曾公开的理由,开除了乐队的成员贝司手狄 · 茂雷(Dee Murray)与鼓手奈吉尔 · 欧森(Nigel Olsson)。这个事件,并没有影响到新专辑的发行。事实上,这张专辑被公认是他音乐生涯中最杰出的作品之一。专辑中所有的新歌,都是在一艘度假邮轮上谱写出来的,他和柏尼 · 托品再度以概念专辑的方式,回顾起两人掘起的奋斗经过,把两人的才华发挥到了极致,无论是音乐或文字的表现都令人惊奇,往往可以在同一首歌曲里面自在的变换于乡村与重摇滚之间。但是,尽管这张专辑在美国一上榜就直接空降到冠军宝座上,并且停留了七周,但是唯一的畅销单曲却只有得到第四名的「Someone Saved My Life Tonight」,歌曲中提到了不久之前艾尔顿 · 强曾经试图自杀的经过,因为工作的压力与名望的负荷,几乎使他无法承受。

        尽管压力很大,艾尔顿 · 强仍然持续的创作,「Captain Fantastic & the Brown Dirt Cowboy」专辑发表不到五个月,他又在1975年的十一月推出了新的专辑「Rock of the Westies」。即使艾尔顿 · 强与柏尼 · 托品再有才华,这样短的期间之内匆匆完成的「急就章」,还是无法有多少真正的表现的,因此这张专辑所得到的评价,就远远比不上前面一张了。从专辑的标题,我们就不难体会,基本上这是一张充满西印度群岛加勒比海热闹风味的摇滚专辑,欠缺了令人著迷的抒情歌谣曲。不过,话虽如此,这张专辑还是拿下了美国排行的冠军,而其中的单曲「Island Girl」也在十一月一日登上冠军宝座,把尼尔 · 西达卡(Neil Sedaka)的「Bad Blood」逼退。有趣的是,曾经消沉多年的尼尔 · 西达卡,是在客居伦敦期间,因为向来崇拜他的艾尔顿 · 强大力帮忙、网罗到自己唱片公司旗下,才得以东山再起的。事实上,在「Bad Blood」单曲里面,艾尔顿 · 强还亲自帮尼尔 · 西达卡唱和声呢!

        在「Rock of The Westies」专辑推出后,艾尔顿 · 强忙碌的展开了一系列配合的美国巡迴演唱,命名为「West of the Rockies」,并且成为继1966年的披头之后,第一个在洛杉矶「道奇」体育场演唱的艺人,甚至还穿上了道奇棒球队的制服。接着,他回到英国,又展开另外一系列演唱会。这两次巡迴演唱,都推出了相关的实况录音专辑,虽然没有拿到冠军,仍然都打进了前十名。在这个同时,艾尔顿 · 强的新任经纪人把一位女性的新人琪琪 · 蒂(Kiki Dee)介绍给他,成为他唱片公司旗下的艺人,以一首「I've Got the Music in Me」窜起。不久,艾尔顿 · 强与柏尼 · 托品更使用两个女性的化名,谱写了一首「Don't Go Breaking My Heart」,并且由艾尔顿 · 强与琪琪 · 蒂共同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录制成单曲。尽管艾尔顿强已经成名多年,在美国也拿过多次排行的冠军,可是在自己的家乡,却还从来没有坐过冠军的宝座。这首歌曲推出后,造成了空前的轰动,终于在1976年的七月週旬让他扬眉吐气,首度夺下了英国排行连续六周的冠军,也随即在美国拿到四个星期的第一名。

自从艾尔顿 · 强成名以来,他奇特的舞台装扮以及「性取向」始终都是大众耳语的话题。1976年,他在接受滚石杂志访问的时候,透露了自己是个「双性恋者」。多年之后他才坦承,因为担心大众无法接受同性恋的事实,当时才「妥协」的假称自己是「双性恋」。但尽管如此,那个年代的社会还不是很开放,即使是「双性恋」,也仍然引起了轩然大波,负面的反应很快的就显现出来:他的歌迷在听到消息后,纷纷开始背弃他,支持者的人数快速的锐减,唱片销售量也直线下滑。当然,这并不是他走下坡的唯一原因,长期疲劳过渡,使得他的体力不堪负荷,连带的也影响了作品的品质。

        1976年的十一月,他推出了两张一套的「Blue Moves」专辑,邀请到大卫 · 克劳斯比(David Crosby)、汤妮 · 坦妮尔(Toni Tennille)和葛瑞汉 · 纳许(Graham Nash)等人客串和声。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才制作完成的这套专辑,充满了自怜的情绪,许多旋律还甚至是「回锅」的,很清楚的显示出他终于失去了能量。这张专辑中的单曲「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可以说是其中最突出的作品,在美国的排行榜上拿到第六名。

        假如我们说「Blue Moves」是艾尔顿 · 强的公开「道别」之作,其实也不过份。在义务的宣传工作结束后,1977年的十一月,由于实在无法继续忍受四处的奔波,同时又曾经几次在演唱会里面当众晕倒,艾尔顿 · 强在伦敦的一场演唱会中正式宣佈,他决定退休,不再公开表演。另外,也由于八卦新闻不断的流传他与柏尼 · 托品之间的「恋情」,两人也决定分手,使得「Blue Moves」成了他们两人共同创作的「最后」作品,拆伙之后,两人分别开始跟其他人合作,因为他们并没有真的打算完全从歌坛消失。

        跟柏尼 · 托品分手后,唱片公司随即发行了他的第二张精选集。这回可没有上一张那么风光了,在美国,它只拿到第二十一名。1978年的年底,艾尔顿 · 强推出了第一张没有跟柏尼合作的专辑「A Single Man」,市场的反应没有特别好、也没有特别坏,拿到了第十五名,其中的单曲「Part Time Love」,成绩跟专辑相仿。不过,在这张专辑中,却有一首曲子特别吸引人注意。在制作的过程中,艾尔顿强唱片公司一位负责骑摩托车跑腿送件的小弟盖伊(Guy),不幸发生车祸而丧生,只活了十七岁。也不晓得他跟艾尔顿强之间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总之,艾尔顿强相当的伤心,特别为他谱写了一首纯粹以演奏表现的「Song for Guy」,非常的动人。这首曲子虽然在美国并未发行单曲,但是在英国却拿到了第四名,成为艾尔顿强唱片生涯中唯一的一首演奏单曲。

        尽管曾经公开宣布从演唱舞台退休,可是艾尔顿 · 强显然无法忘情于群众的掌声。「退休」才十五个月,他就在1979年的二月复出,登上了瑞典的舞台,然后又展开了英国的巡迴演唱,特别的是,这回除了他自己的钢琴外,就只有一名打击乐器手陪伴他一起演出。接著,他又马不停蹄的前往以色列、甚至苏联的列宁格勒公开演唱,还把在苏联的演唱经过拍摄成影片「To Russia with Elton」。

1979年九月,他在好莱坞演唱的时候,再度因为感冒与疲劳过度而晕倒在舞台上,可是,休息了十分钟之后,他又继续上台,完成了长达三个小时的秀。他可不是故意在「玩命」,因为他正准备再度推出新作。不久,舞曲风味的「Victim of Love」果然发行,由「杜比兄弟」合唱团(Doobie Brothers)支援和声,不过反应并不是很热烈,直到1980年的七月,才以「Little Jeannie」夺得美国排行第三名,成为他四年以来成绩最好的单曲,收录这首歌的专辑,由于是艾尔顿 · 强的第二十一张专辑,当时他三十三岁,所以再度别开生面的使用数字当作专辑的标题,命名为「21 at 33」,拿到美国专辑排行第十三名。

        虽然艾尔顿强不断的努力,但是过去的风光岁月似乎早已远离,即使他始终没有在排行榜上缺席过,成绩显然不可同年而语。1980年十二月,约翰 · 列侬在纽约遇刺身亡,艾尔顿 · 强特别把自己跟他在1974年同台演唱时合作的「I Saw Her Standing There」推出,当作是对老友的致敬,同时并且特别找来柏尼 · 托品,共同著手谱写一首歌曲来纪念他。事实上,在分手将近五年后,他跟托品又已经开始合作,但并不像过去那样的明显。在1981年的「The Fox」专辑中,就有四首歌曲是他们两人共同谱写的。而这首对约翰 · 列侬致敬的「Empty Garden」在1982年春天,获得了第十三名。

        收录「Empty Garden」的专辑「Jump Up!」,开始显示出艾尔顿 · 强又重新回到主流。在这张专辑里面,除了柏尼 · 托品之外,他仍然继续跟其他作词好手合作,其中包括了日后跟他共同谱写迪士尼卡通「狮子王」(Lion King)全部插曲而获得爆炸性成功的名家提姆 · 莱斯(Tim Rice)。专辑中的单曲里面,除了「Empty Garden」之外,最引人注意的就是「Blue Eyes」了。这首歌曲是他与盖瑞 · 奥斯朋(Gary Osborne)共同谱写的,奥斯朋并且参与了和声的工作。这首歌先在英国拿到第八名,又在美国拿到第十二名。

        1983年五月,艾尔顿 · 强跟柏尼 · 托品恢复了全面的合作,专辑「Too Low for Zero」里面的歌曲,全部都是他们两人共同谱写的,同时采用了他自己默契良好的专属乐队。这张专辑获得了各界一致的好评,成为继「Captain Fantastic」之后,艾尔顿 · 强评价最高的专辑。在沉潜数年之后,他跟托品两人都已经更加的成熟,几乎每一首歌曲都发挥了两人才华的极致,不但畅销的单曲如此,就连没有推出单曲的「专辑曲目」都同样让人喝采。专辑开头的第一首歌曲「Cold As Christmas (in the Middle of the Year)」,让人联想起「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而「I'm Still Standing」和「Kiss the Bride」更是充满热力的摇滚杰作,当然,邀请到史蒂夫 · 旺德(Stevie Wonder)客串口琴独奏的「I Guess That's Why They Call It the Blues」就更不用说了。这首歌虽然只拿到第四名,仍然被公认为艾尔顿 · 强最具有代表性的经典之一。

          艾尔顿 · 强重新成了市场的宠儿。或许是为了担心好不容易夺回的江山再度失去吧,他想要「证明」自己并非人们传闻中的同性恋者,因此在1984年的情人节,他在澳洲的悉尼跟一个女性的录音工程师结婚,随即展开欧洲各国的巡迴演唱,在先后将近两个半月、总共四十四场的演唱行程中,包括了赛拉耶佛与南斯拉夫,最后在伦敦结束。接著,他在1984年的七月,推出了「Breaking Hearts」专辑,虽然在美国专辑排行只拿到第二十名,仍然有著一些相当讨好的单曲,其中的「Sad Songs (Say So Much)」,拿到了第四名。

          尽管艾尔顿强已经在1984年二月结婚,但是他并没有好好的「享受」婚姻生活,因为那其实只是个幌子,他和妻子瑞娜特都很清楚他是个同性恋者的事实。他继续马不停蹄的工作。1985年三月,他在伦敦颁赠一项「最佳作曲者」的奖项给新生代歌手乔治 · 迈克尔(George Michael),并且公开推崇,认为乔治 · 迈克尔是继保罗 · 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与贝瑞 · 吉布(Barry Gibb)之后最重要的歌曲作家之一,两人因而结为好友。同年六月,他甚至还在温布利体育场参加「浑」二重唱(Wham!)的告别演唱会,与乔治 · 迈克尔合唱了自己的名曲「Candle in the Wind」。另外,他也积极的参与救援爱滋病患的各种活动,因为虽然他拒绝承认自己是个同性恋者,却非常能够体会那些「同志」们身处这种绝症阴影下的痛苦。在这个前提下,他欣然接受了邀约,飞往洛杉矶,与狄昂 · 华韦克(Dionne Warwick)、葛蕾蒂丝 · 可奈特(Gladys Knight)以及史蒂夫 · 旺德(Stevie Wonder)一起合唱了布特 · 巴查拉哈(Burt Bacharach)与卡洛 · 拜尔 · 莎格(Carole Bayer Sager)夫妻的作品「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把所有的版税收入用来帮助爱滋病患。这首歌推出之后,果然立刻造成轰动,夺得了全美排行的冠军。

          接着,艾尔顿 · 强又推出了新专辑「Ice on Fire」,再度与柏尼 · 托品和多年的制作伙伴葛斯 · 道吉昂(Gus Dudgeon)合作。但令人讶异的是,虽然有了这「铁三角」,我们却几乎听不到他们过去作品的招牌声音,显现出来的,是非常标准的1985年流行风味:全部的录音充满了浓重的电子合成乐器与电子鼓,即使号称有过去乐队老搭档吉他手大卫强斯顿(Davy Johnstone)的合作,也几乎完全听不出来。不过,专辑中倒是邀请到了乔治 · 迈克尔跨刀,在描述情人间冷战的歌谣曲「Nikita」裡面担任和声,获得了英国排行的第三名与美国排行的第七名。

          1986年的年初,艾尔顿 · 强与柏尼 · 托品经过了长期的法律诉讼之后,取得了老东家DJM出版公司积欠的版税五百万英镑,然后又获得了第五届全英音乐奖颁赠给他的荣耀,感激他多年以来对英国音乐的杰出贡献。但是,他跟当时的唱片东家「Geffen」却弄得不太愉快,或许是出于报复的心态、以及想要赶快履行合约中最后的一张专辑吧,他随随便便、草草了事的交出了「Leather Jacket」,结果成为他唱片生涯中销售成绩最惨的作品。重获「自由」之后,他继续马不停蹄的四处演唱。1986年的十二月九日,他在澳洲悉尼的舞台上再度当众晕倒。不过,他不肯让热爱他的澳洲歌迷们失望。

五天之后,他再度举行演唱会,甚至跟八十八个人编制的墨尔本交响乐团合作,把自己打扮成莫札特的模样,施展出浑身解数,全部的实况并且被录製下来,发行专辑以及Video。而在这场演唱会中,他所演出的「Candle in the Wind」被抽出来当作单曲发行,终于头一次打进了美国的排行,得到第六名。

        虽然艾尔顿强的演艺事业非常成功,但是他从70年代中期就开始沉溺于酒精与毒品,加上疲劳过度,使得他的健康情形越来越差,喉部也出了问题。悉尼的演唱会结束之后,他在当地进入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同时打算取消一整年的演唱行程,好好的休养。两个月之后,他和瑞娜特终于宣告分手,结束了为期四年、有名无实、争吵不断的婚姻。四月份,为了爱滋病患,他不顾手术刚刚复原,又在伦敦参加了慈善义演的活动,公开演唱。不久之后,他重新与MCA签约,推出的第一张专辑「Reg Strikes Back」里面,赫然出现了一首夺得美国排行亚军的「I Don't Wanna Go on with You Like That」,立刻又引起了耳语纷纷。伦敦的「太阳报」甚至用很大的篇幅刊登各种与他有关的小道传闻,例如他与瑞娜特的婚姻生活内幕、以及他跟柏尼 · 托品之间的暧昧关系等等,终于让他忍无可忍的提起诉讼,最后,在1988年的十月,法院判决「太阳报」应该付给艾尔顿 · 强一百万英镑,赔偿他的名誉和精神损失,同时在报上刊登道歉启事,宣称先前的所有报导都是虚构的。

        喉部手术的痛苦经验,似乎并没有让艾尔顿强立即觉醒,康复之后,他又重新开始沉溺于酒精和毒品。而或许是对于人生有了新的体认吧,他在1988年九月,突然让人非常意外的透过「苏士比」的系统,拍卖两千件他个人的收藏和纪念品,包括了他的金唱片、还有那些千奇百怪的服饰,拍卖所得,据说高达好几百万英镑。同年十一月,他和瑞娜特达成了协议,正式宣告离婚,而他也展开了人生的另外一个新阶段:在接下来的两年中,他努力的跟自己的毒瘾,以及容易飢饿、造成他饮食过度的病症奋战,同时把精神集中在音乐上。1989年夏天,他推出了「Sleeping with the Past」专辑,其中的单曲「Sacrifice」虽然在音乐录影带上是以一个年轻男子为了爱情与家庭付出的牺牲为主题,事实上,倒不如说是他自己为了迎向新生,而决定牺牲许多自己过去的习惯。

        终于「清醒」过来的艾尔顿 · 强,仍然不断的有一些惊人的举动。1990年六月,他在BBC的一个电视节目中公开宣布,除了「Sacrifice」之外,他今后所有单曲的版税也将全数捐出来,帮助各地的爱滋病防治基金会。1991年三月,洛德 · 斯蒂沃特(Rod Stewart)在伦敦的温布利体育场举行演唱会,艾尔顿 · 强在洛德 · 斯蒂沃特新婚的演员妻子瑞雪 · 亨特(Rachel Hunter)的协助下,打扮成亨特的模样,出现在舞台上,造成了疯狂的骚动,使得演唱会中断。不久之后,乔治 · 迈克尔也在同一个地方举行个人演唱会,当他演唱「Don't Let the Sun Go Down on Me」的时候,艾尔顿强突然出现在台上,跟他一起弹奏钢琴、并且合唱,轰动了全场。事后,唱片公司把这段录音剪辑出来,当作单曲发行,在大西洋两岸都夺得了冠军,也让这首经典再度轰动全球。

        1991年四月,伦敦「星期日时报」发表统计,指出艾尔顿 · 强已经跻身全英国两百大首富之林。没有多久,他又因为另外一次诉讼事件而变得更富有。这回,是「星期日镜报」对于他罹患那种容易饥饿的病症,没有经过查证与他的同意,就私自刊登的八卦报导。更富有的洛德 · 斯蒂沃特,对于自己的外型也更注意了。许多歌迷都知道,他很早就开始有秃头的倾向。在戒除毒瘾的同时,他也开始接受外科整型手术,植入「茂密」的头发,迎向一个全新的人生。1992年夏天,在时装造型大师强尼 · 凡赛斯(Gianni Versase)的全力打造之下,他以全新的造型出现,推出了「The One」专辑,并且由凡赛斯陪同,展开一系列宣传的巡迴演唱,过去的奇装异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潮之中又带着优雅的中年男子,令人耳目一新,专辑的同名单曲也在美国排行拿到了第九名。

       这个时候的艾尔顿 · 强,真的可以说是春风得意。也许是受到歌坛老前辈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备受推崇的「友情对唱」专辑影响吧,1993年,他也著手策划一张「Duets」专辑,邀请许多位知名的艺人分别跟他合唱。洋洋洒洒的名单中,包括了凯蒂 · 莲(k.d. lang)、小理察(Little Richard)、唐 · 亨利(Don Henley)、泰咪 · 温妮特(Tammy Wynette)、葛蕾蒂丝 · 可奈特、保罗 · 杨(Paul Young)、邦妮 · 芮特(Bonnie Raitt)、乔治 · 迈克尔、以及雷纳德 · 科恩(Leonard Cohen)等等,甚至还有以男扮女装而出名的「露波」(RuPaul),而他跟昔日的旗下爱将琪琪 · 蒂(Kiki Dee)合唱的经典音乐剧「上流社会」(High Society)插曲「True Love」,也让人印象深刻。这时的他已经年近半百,可是仍然还有许多生命的高潮在前面等待着他。

        1992年的「The One」专辑,以专辑排行第八名和双白金的销售成绩,让艾尔顿 · 强获得了自从1976年的「Blue Moves」之后最大的成功,也让他重新窜红,恢复了积极的录音工作。为了网罗他和柏尼 · 托品的创作才华,华纳机构旗下的乐曲出版公司和他们两人签下了一纸合约,签约金高达三千九百万美元。看上他作曲才华的,还不只有华纳。迪士尼为了巩固80年代末期好不容易才夺回来的卡通王国宝座,更加的重视音乐的市场性。自从1987年的「小美人鱼」(The Little Mermaid)开始,作曲家亚伦 · 曼肯(Alan Menken)和作词家霍华 · 艾婿曼(Howard Ashman)就成了迪士尼旗下音乐的王牌主力搭档,每一部作品都是叫好又叫座,可惜就在他们为「阿拉丁」(Aladdin)撰写词曲的时候,身为同性恋者的艾婿曼却因为罹患爱滋病而不幸过世,迪士尼只好紧急聘请文字功力又快又好的提姆 · 莱斯(Tim Rice)拔刀相助。由于合作愉快,当迪士尼决定以「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进军百老汇音乐剧市场的时候,就邀请他再度跟曼肯合作,添加一些必要的新歌。

        而在此同时,迪士尼也聘请他为1994年的卡通新片「狮子王」(The Lion King)撰写歌词,至于作曲者,则为了希望带来一些新的风格,因此不惜重金礼聘曾经与提姆 · 莱斯合作过、但从来不曾为卡通谱写过歌曲的艾尔顿 · 强出马。在原声带专辑中,艾尔顿强还亲自出马,录制了其中的三首歌曲。

        市场的热烈反应,证明了迪士尼的这项投资是正确的。除了影片疯狂卖座,「狮子王」原声带专辑也夺下了排行的冠军。另外,在该届的奥斯卡金像奖中,获得「最佳电影歌曲」入围的五首歌曲里面,「狮子王」的插曲就占了三首,而艾尔顿 · 强与提姆 · 莱斯,总共也不过为该片写了五首插曲呢!最后,由其中的「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获得了金像奖,而艾尔顿 · 强也因为这首歌曲拿到了该年度最佳流行男歌手的葛莱美奖。

        或许是由于终于厌倦了长期的伪装吧,艾尔顿强在1995年面对媒体,大胆的作了一系列有关于自己过去点点滴滴的告白,除了自己沉溺于酒精与毒品、还有暴饮暴食的内幕,以及摇滚乐坛的辛酸历程等等,甚至还公开的承认了自己是个同性恋者的事实,「强大妈」终于「出柜」了。尽管过去他曾经极力的隐瞒这些事情,也引起过媒体的一些纷争,但是他在这次告白的过程中,始终维持着高度的幽默感,因此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而这个时候的大众也能够很温馨的接纳他的本质了。新闻过后,他献给歌迷们的,是「Made in England」专辑,这可以说是他多年以来最优秀的作品之一,在各地的销售成绩都相当的理想,其中包括了获得第十三名的单曲「Believe」。也许,大家真的都终于「相信」他了吧?

        成名多年以来,艾尔顿 · 强得以和许多名流亲近,而由于他对于各种慈善活动、特别是帮助爱滋病患的各项义演向来非常热心,因此他和黛安娜王妃结为好友。1997年,婚姻不美满的黛安娜私下与情人出游,不幸发生车祸而丧生,造成了举世的震惊与哀悼。1997年九月六日,英国王室为她举行了备极哀荣的丧礼。平民出身的黛安娜王妃公众形象极佳,而由于她平日与演艺界来往密切,艾尔顿 · 强特别把自己当年为玛丽莲 · 梦露所写的「Candle in the Wind」歌词稍加修改,在黛安娜的丧礼上为她演唱,透过了电视的转播,全世界都听到了这首歌曲。唱片公司随后也接着推出了他重新进入录音室灌录的这最新版本,几乎可以说是造成了抢购。美丽动人的黛安娜王妃,的确就如同玛丽莲 · 梦露一般的没有真正的被世人瞭解,不过艾尔顿 · 强为她唱的这首歌却成了不朽的经典,在2000年美国录音工业协会(RIAA)所统计的二十世纪一百张最畅销唱片裡面,以超过一千一百万张的美国销售总数,成为这一百张唱片之中唯一的单曲,也等于是二十世纪最畅销的一张单曲唱片,超越了平 · 克劳斯贝(Bing Crosby)多年以来保持纪录的「White Christmas」。

        1998年,在RIAA所发表的统计中,艾尔顿 · 强成了仅次于乡村歌手葛司 · 布鲁克斯(Garth Brooks)之后,在美国唱片销售成绩排名第二的个人歌手,遥遥领先了迈克尔 · 杰克逊(Michael Jackson)与玛当娜(Madonna)等天王、天后。接着,他又再度接到了迪士尼的邀约,而这回可不是卡通影片了。「美女与野兽」让迪士尼成功的开发了百老汇音乐剧的市场,而由于「狮子王」也跟着在百老汇造成轰动,因此迪士尼大力邀请他和提姆 · 莱斯合作,把歌剧「阿依达」(Aida)的故事改编成音乐剧。1998年十月,这出戏在亚特兰大推出试演,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反应,但由于还需要修改、

        并且安排百老汇正式上演的档期,所以没有立刻进入百老汇。 1999年春天,艾尔顿强率先推出了「阿依达」的概念专辑,邀请包含摇滚、蓝调、流行和乡村各界许多位当红的巨星和团体联合灌录,阵容包括了史汀(Sting)、蓝尼 · 克莱维兹(Lenny Kravitz)、蒂娜 · 特纳(Tina Turner)、辣妹(Spice Girls)、大人小孩双拍档(Boyz II Men)、仙妮雅 · 唐恩(Shania Twain)等等,而艾尔顿 · 强本人也参与了部分歌曲的演唱,其中他和当红的乡村新秀黎安 · 莱姆丝(LeAnn Rimes)合唱的「Written in the Stars」更是造成了轰动,等到这出戏正式在百老汇推出,又再度赢得了喝采,以及各项大奖的肯定。

        由于合作愉快,艾尔顿 · 强与提姆 · 莱斯接下来又接受了「梦工场」的邀约,与「狮子王」的配乐老搭档汉斯季默(Hans Zimmer)共同为卡通影片「勇闯黄金城」(The Road to El Dorado)谱写所有的插曲,并且亲自包办主题曲「El Dorado」与其他所有歌曲的演唱,跟稍早之前菲尔 · 柯林斯(Phil Collins)为迪士尼卡通「泰山」(Tarzan)的作法一样。由于故事的背景,他在部分歌曲中采用了正当红的拉丁风味,相当的讨好,其中还有一首歌曲「It's Tough to Be a God」是邀请到了近年来在电影配乐方面表现突出的创作歌手阮迪纽曼(Randy Newman)一起合唱。

        2000年10月下旬,艾尔顿强接受CBS电视网的邀请,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演唱会,表演一系列他的代表作品精选,许多巨星都应邀为他站台,不但门票销售一空,更创下了惊人的收视率,而在影片播出之前就抢先推出的实况录音专辑「One Night Only」,还成为唱片史上从策划到发行、时间最短的一张专辑。不管艾尔顿 · 强是否拥有他今日的财富,多年以来,他始终深受友人与歌迷们的喜爱,不仅是出类拔萃的歌曲作家、无与伦比的钢琴演奏者,更与披头和滚石并列英国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艺人。西元2001年的十月,他发表了个人唱片生涯中的第四十张专辑「Songs from the West Coast」,回归到他70年代初期的那种经典风格。当我们听见他在这张专辑的表现,不禁感到一种意外的惊喜,因为那种非常纯净而又「Acoustic」的声音,的确是让人非常怀念的。不过,他并不是完全「炒冷饭」,在复古之中,却又充满着新的创意跟内容。这回跟他携手共同创作的,仍然是他多年以来的最佳拍档柏尼托品。专辑开头的第一首歌曲「The Emperor's New Clothes」,立刻让人耳目一新。他们舍弃了华丽的编曲,由艾尔顿 · 强亲自以纯淨的钢琴伴奏,感觉上彷彿回到了他早期「Tumbleweed Connection」与「Madman Across the Water」等专辑的精神。由托品填词的这首歌曲,正如歌名「皇帝的新衣」,歌曲里面也借用了一些童话故事的内容,但是它所描述的,并不是幽默讽刺的寓言故事,尽管并没有明说,其实是叙述同性恋者的感慨。歌中的两个人,用各种自认为非常高明的伪装,以为可以掩人耳目,到头来才发现,那只不过有如「国王的新衣」。

        由于艾尔顿 · 强与柏尼 · 托品都是同性恋者,在同性恋人权逐渐抬头的现在,他们不但勇敢出柜,还用好几首歌曲来诠释同性恋者的榜徨与无奈。除了比较不是那么明显的「The Emperor's New Clothes」外,艾尔顿 · 强还唱出了「I Want Love」。在一般人感觉非常自在的地方,他们却可能有如行尸走肉、毫无感觉。他也需要爱情,只不过是另外一种不同的爱,一种狂野、不会让他受到伤害、不会让他遭到排斥的爱,可是感觉上,这却似乎是个遥不可及的妄想。擅长文字的柏尼 · 托品把他们在这方面的感触描绘得相当的细腻。「American Triangle」所叙述的,是美国怀俄明州一名年轻的同性恋者惨遭谋杀的悲剧。另外,在「Ballad of the Boy in the Red Shoes」里面,则描述着一个罹患爱滋病的年轻同性恋者无奈的悲歌。黎明的曙光中,他让自己喝得醉醺醺的,心中不断的呐喊,但愿上天能够帮助他活下去。他知道,自己不久就会失去视力,再也见不到阳光,如今他只希望能够再度穿上他的红鞋子,趁著还能够,尽情的跳舞。但是,那已经是一种奢望了,他的病情已经恶化,再也没有力气享受任何的欢乐。有没有人愿意接收他心爱的红鞋子呢?同样的,这首歌在艾尔顿 · 强抒情的钢琴伴奏下,显得无比的凄美。

        尽管艾尔顿 · 强已经不年轻了,但他仍然是当今的创作歌手之中最有质感的少数几位之一。也许我们时常会在媒体上看到一些跟他的性取向有关的八卦新闻报导,可是这仍然无法抹煞他的创作才华与品质。在未来的五年到十年间,至少我们可以肯定,仍然会继续听到这位流行音乐奇才更多的创作。



相关专辑


[ 本帖最后由 Eric5188 于 2009-7-31 23:15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8-16 18: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