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1684|回复: 0

Barbra Streisand(芭芭拉 · 史翠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4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Barbra Streisand(芭芭拉 · 史翠珊)

1942 ~

Barbra.jpg

       在演艺史上,芭芭拉 · 史翠珊曾经缔造了许多项纪录。她第一次参加音乐剧的演出,就夺得了「纽约剧评人」奖,第一次担任音乐剧的女主角,就拿下了东尼奖;出第一张唱片,就夺得了两座葛莱美奖,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年度最佳专辑」得主,第一次拍电影,就荣获奥斯卡金像奖;第一次摄製电视特别节目,就获得了艾美奖。她是第一个荣获奥斯卡「最佳电影歌曲」的女性作曲家,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包办制片、导演、编剧和主演的女性影人。她曾经说自己只是个「会唱歌的女演员」,事实上,更恰当的说法,应该是「一个正好也会演戏和歌唱的电影製片人」。她是二十世纪演艺史上最重要的艺人之一。

       芭芭拉 · 史翠珊是因为音乐剧《妙女郎》而开始在国际上打响知名度的。1966年,当这出戏跨越大西洋,在伦敦「威尔斯王子剧院」上演的时候,影后苏菲亚 · 罗兰特地前往观赏,落幕之后,她特别到后台去向芭芭拉 · 史翠珊道贺演出成功。她对史翠珊说,「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好嗓子,我什么角色都可以演了!」史翠珊立刻回敬一句:「如果我像你这么漂亮,我根本就不必开口唱歌了!」

       的确,很少人会说芭芭拉 · 史翠珊长得好看。她的大嘴唇形实在有点怪异,鹰勾鼻也大得不像话,正如《妙女郎》剧情中三姑六婆对女主角的形容一样,可是她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尤其是她的演技和歌艺更是迷人,不管是在影坛或歌坛,她都是最闪亮的超级巨星,三十多年来始终都是媒体注意的焦点。她的电影部部卖钱、唱片张张镀金,片老板们对这棵摇钱树巴结得唯恐不够周到,对她言听计从,奉若太上皇。

       现年已经六十七的芭芭拉 · 史翠珊,1942年的四月二十四日出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是个犹太人。在她十五个月大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一家母子三人立刻陷入愁云惨雾之中,虽然母亲找到了一份簿记的工作,但也仅堪温饱而已。童年的芭芭拉,可以用「丑小鸭」来形容。她身材瘦小,长相奇特,个性又孤僻。由于经常受到同学的嘲弄与欺侮,她往往不想上学,而宁愿躲在家里自己的小天地里面。

       母亲要上班,哥哥又有他自己的世界,寂寞的芭芭拉很快就找到了自娱的方法,那就是看电影。她沉迷在电影的虚幻人生裡,回家之后就对着镜子模仿片中女主角的轻颦浅笑,倒也自得其乐。另外,她又把午餐的钱省下来,在附近的旧货店里买些过时的衣帽和化妆品,模仿电视机的模特儿大肆涂抹一番,然后躲在浴室裡,对着镜子自己来上大半天服装表演。有时候,她也会爬到屋顶上高歌一番。就在这样的生活中,她慢慢的长大了。

       1955年,芭芭拉跟着母亲去逛街,在街头遇见一个路边卖艺的人,告诉她们母女,附近有间小型的录音室,只要几块钱,就可以自己灌录几首歌曲,而他愿意帮她们伴奏。她们好奇的同意了,母女两个分别灌录了一首歌曲,她选择的是 「 You'll Never Know 」,本来只想规规矩矩的唱完,后来却突发奇想的来上了一段即兴。这次经验为她带来了新的想法:为了「雪耻」,她立志要当个大明星,成为大众喜爱的焦点。她每天自己设计一个不同的角色来扮演,穿著和打扮都更加怪异,特立独行、完全不在乎别人的观感。十五岁那年,她甚至还获得一家剧院的试用,在《秋月茶室》等舞台剧中客串演出,并兼任舞台助理。

       1959年,芭芭拉高中毕业,只身前往百老汇打天下,好不容易才在一家剧院找到一份打扫的工作。虽然工作卑微,但是她毫不在意,因为她深信,只要能够进入剧院,机会早晚总会来的。一天晚上,剧院散场后,她正在打扫,一位中年妇人向她搭讪,认为她还年轻,难道真的愿意做一辈子打扫的工作吗?她回答,「只要剧院干净我就高兴,因为我太爱剧院了!」妇人又问她,「如果你能够站在台上演出,不是更好吗?」妇人笑着告诉愕然的芭芭拉:「我是亚伦 · 米勒夫人。」

       就这样,芭芭拉 · 史翠珊成了名戏剧教授亚伦米勒的入室弟子,代价是帮师母照顾孩子。米勒夫妻都认为她的戏剧天分很好,非常认真的指导她演戏,可是却没有发现她的歌喉更为出色。事实上,就连她自己也一心想要成为戏剧舞台的演员,歌唱只是她的兴趣,她并没有打算往歌坛发展。出师之后,她开始求职,但是四处碰壁,因为她的面貌欠佳、口音太重,打扮又不入流。

       演戏的路走不通,并未曾使她灰心,反而让她决定要尝试以另外一种途径来进军演艺界,那就是歌唱。由于未曾认真的拜过师,她对自己并不是很有信心,于是就请几位好友替她拿个主意。她羞涩的面对墙壁,高歌一曲选自1954年百老汇音乐剧《花房》的插曲「 A Sleepin'Bee 」,唱完之后,她发现朋友们的眼中都闪动着泪光,因为她的歌声实在是太动人了。

       1961年春天,芭芭拉 · 史翠珊参加纽约一家著名的同性恋俱乐部「狮子夜总会」所举办的歌唱比赛,夺得了冠军,也获得在那里演唱的机会。夜总会的客人们起先看到她的长相,都不注意她,等到她一开口,大家立刻开始为她疯狂,她的名声很快的传开,包括NBC在内,好几家电视台都慕名请她上节目演唱。当时非常有名的女丑菲莉 · 丝迪勒不但请她帮自己的秀暖场,更亲自上电视推荐她。三个月之后,她再度向舞台界进军,这一回不再受到排斥了。同年十月,她参加一出舞台剧的演出,虽然她的演技深获赞美,不幸那是一出烂戏,被骂得体无完肤,因此草草收场。

       出师不利,使得芭芭拉颇为沮丧,不过不久她又应邀参加另外一齣戏的演出,这次是一部音乐剧,叫做《我可以帮你用批发价买到》,她担任女配角,再一次受到了剧评家们的嘉许,不但荣获「纽约剧评人」的「最佳女配角」大奖,还被提名角逐东尼奖。精彩的表现,使得哥伦比亚唱片决定把她网罗到旗下,在1963年二月,推出了她的首张个人专辑,其中的歌曲包括了「Cry Me a River」和「Happy Days Are Here Again 」等等。短短的两个星期内,她成了全美最畅销的女歌手,并且一举夺得「年度最佳女歌手」和「年度最佳专辑」两项葛莱美奖。

       为了促销这张专辑,芭芭拉史翠珊开始忙碌的举行巡迴演唱,她的身价也从过去的每个星期 150 元,暴涨到每晚七千元,同时上遍了「苏利文剧场」等一流的电视节目、唱遍了西海岸每一家一流的夜总会。但,这只不过是个开始,到了1964年,她的生涯终于出现了第一个真正的转捩点。

       被美国大众称为 「 音乐剧皇后 」 的1930年代齐格飞歌舞团台柱芬妮 · 布莱丝( Fanny Brice )于1951年去世,生前留下了一本自传。剧作家劳勃 · 梅里尔和百老汇名作曲家朱利 · 史坦恩根据她的自传,编写了一部音乐剧,准备搬上舞台公演,这出戏就是著名的《妙女郎》(Funny Gir l)。在几经挑选后,他们决定邀请芭芭拉 · 史翠珊来饰演女主角芬妮布莱丝。在原来的人选中,他们本来属意当时刚刚以描述海伦 · 凯勒故事的电影《热泪心声》而夺得奥斯卡影后荣衔的女星安班 · 克劳馥出任该角色,但是班 · 克劳馥因为自己的歌喉并不是很理想而予以婉拒了。而芭芭拉 · 史翠珊则和芬妮 · 布莱丝一样,既同样长得「不太好看」、同样是犹太人,又一样有着出色的歌喉、一样有着喜剧的天分,正好符合要求。

       1964年三月二十四日,《妙女郎》在百老汇「冬园」剧院正式登场,造成了空前的轰动,使得芭芭拉 · 史翠珊的声誉达到了颠峰。这出戏在百老汇一演就是两年,接着又移师伦敦。芭芭拉红遍了欧美,「时代」、「生活」等一流杂志竞相采用她的照片当封面,连续以大篇幅的专文报导她的消息,丑小鸭终于熬成了天鹅。

       由于在《妙女郎》的演出成功,芭芭拉先后被提名角逐东尼奖最佳女主角等大奖,伦敦剧评人协会也选她为最佳外籍女演员。除了在舞台上造成轰动,她在唱片方面的成绩也持续开出红盘,不但张张畅销,更继1963年之后,又连续夺下1964 和1965两年的「年度最佳流行女歌手」葛莱美奖。

       1967年,芬妮布莱丝的女婿,当初为《妙女郎》催生的制片家雷 · 斯塔克决定进一步把这出戏搬上大银幕,女主角的人选理所当然的依然是芭芭拉 · 史翠珊,导演则是威廉 · 惠勒。由于芭芭拉本身一开始就认定要当真正的明星就要当电影明星,因此对于能够登上影坛的这个机会自然不肯放过,于是尽管刚刚生过孩子不到五个月,仍然立即从伦敦赶往好莱坞。

       电影开拍之后,或许是由于在舞台上的气势使然,初次拍片的芭芭拉就颐指气使的,意见特别多,摄影、录音都得听她的指挥,甚至还指定男主角必须由马龙 · 白兰度或是葛雷 · 哥莱毕克担任,最后才勉强经由她的同意,采用了奥玛雪 · 瑞夫。1968年,《妙女郎》推出上映,造成了好莱坞影片许久为曾出现的票房佳绩,也使得芭芭拉被提名角逐该年度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由于她的演出实在太精彩了,与同时角逐该奖项的老牌影后,《冬之狮》的女主角凯萨琳 · 赫本难分轩轾,因此评审决定由她们两人同时获奖。凯萨琳 · 赫本得奖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而初次从影的芭芭拉竟然就能获得这样的殊荣,更显得难能可贵。另外,也因为顺利的在影坛获得了成功,她也决定不再回头,使得《妙女郎】成了她最后一次在音乐剧舞台的演出。

       挟着《妙女郎》的威势,芭芭拉立刻又接下了另外一部同样也是由舞台搬上大银幕的音乐剧电影《我爱红娘》,跟华特 · 马殊共同主演,日后以《歌剧魅影》走红的迈克尔 · 克劳福则担任男配角。票房的数字,使得片老板眉开眼笑,也从此听任她在片场呼风唤雨,有如女暴君一样。 1970年,主演过另外一部音乐剧电影《姻缘订三生》之后,为了证明她即使不唱歌也一样能吸引人,她接演了两部喜闹剧影片《俏冤家》和《爱的大追踪》,把她的喜剧天才发挥得淋漓尽致。

       1973年,芭芭拉 · 史翠珊主演了一部型态完全不同的电影《往日情怀》,合演的男主角,是当时因为《裸足佳偶》和《虎豹小霸王》走红、正如日中天的英俊小生劳勃 · 瑞福。拍片的时候两个大牌互不相让,处得很不愉快,导致后来两人再也没有继续合作过,不过片子却是极为成功的。芭芭拉所饰演的女主角,是个具有强烈政治理想的女性,虽然深爱自己的丈夫,却为了理想而不惜牺牲婚姻,芭芭拉非常细腻的演活了这个角色。

       看过《往日情怀》的人,大概都忘不了结尾的那一幕:男女主角在街头久别重逢,先是相视愕然,继而两人脸上都出现了喜悦的笑容。可是,微笑很快的又消失。劳勃大步走开,迎向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回首望时,只见芭芭拉兀自继续散发传单,脸上的表情坚毅,并且不时的高呼着口号。镜头缓缓拉远,消失在动人的主题曲「The Way We Were 」之中。芭芭拉向大众证明了她不但会唱、会跳、会演十三点,她的内心戏也同样是一流的。这部电影总共获得了六项奥斯卡的提名,其中包括了芭芭拉的最佳女主角,尽管最后她并没有得奖,却是虽败犹荣的。而由她所主唱的主题曲,则不仅获得了「最佳电影歌曲」的金像奖,更为她带来生平头一个排行冠军。

       1975年,拍完《妙女郎》的续集《俏佳人》之后,芭芭拉开始展现她对于电影事业更进一步的企图心:她亲自负责制片,著手筹划把茱迪 · 嘉兰特1954年的经典《星海浮沉录》重新拍摄,改编成《星梦泪痕》。从她成名到当时的十余年中,她可以说是绯闻频传,经常和一些风流男星如奥玛雪 · 瑞夫、雷恩 · 奥尼尔、华伦 · 比提等人双宿双飞,甚至还一度差点成为加拿大总理杜鲁道的夫人。她的这种行径,也导致当初因为共同演出《我可以帮你用批发价买到》而结为夫妻的男星艾略特 · 歌德在1971 年与她结束了婚姻关系。

       当她遇见比她小四岁的美发师琼 · 彼特斯(Jon Peters)之后,芭芭拉竟然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全心全意的想要扶植这个毫无演艺事业背景的男人成为她的事业伙伴。她不但训练琼 · 彼特斯做她的唱片制作人,还进一步想让他在《星梦泪痕》中制作、编剧、导演和第一男主角等职务一把抓。结果,由于琼的火候究竟还不够,只负责制作,其余的重责大任还是落到别人身上,男主角也由以创作能力闻名的乡村歌手克理斯 · 克利斯多佛逊(Kris Kristofferson)担。至于芭芭拉本人呢,则全力以赴,把指甲剪短,勤练吉他,还亲自写作主题曲「Evergreen」。

      《星梦泪痕》在1976年底上映之后,尽管获得的风评贬多于褒,仍然有着亮丽的票房,同时也让芭芭拉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拿到最佳电影歌曲金像奖的女性作曲者。当然,这首歌也为她夺得了第二次连续三周的排行冠军。至于她全力拉拔的琼 · 彼特斯呢,后来也相当的争气,不但独当一面的制作了《闪舞》、《雨人》、《紫屋魔恋》和《蝙蝠侠》等疯狂卖座的电影,更成为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的总裁,不过这些表现却已经跟芭芭拉史翠珊无关了。

       在连续的以各种不同风格的电影证明了自己的演技,同时也尝试过策划的工作之后,芭芭拉 · 史翠珊回到了歌唱的老本行,好好的灌录了几张专辑。1977年的「 Streisand Superman 」中,除了让她得到第四名的「 My Heart Belongs to Me 」之外,还有一首她因为不满媒体的不实报导而提出反击的 「Don't Believe What You Read」。接着,在录制1978年的「Songbird」专辑时,她挑选了尼尔 · 戴蒙(Neil Diamond)曾经在自己1977年的专辑「I'm Glad You're Here with Me Tonight」中灌录过的 「 You Don't Bring Me Flowers 」,不过,他们俩都没有拿这首歌歌曲当作主打的单曲。

       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一位DJ注意到史翠珊和戴蒙不但都唱了这首歌,而且两人的Key正好相同,于是突发奇想的在节目中同时播放了两人的版本,并且分段交替播出,造成彷彿两人合唱的效果,立即获得了听众热烈的反应,很多人还到唱片行去指名要买他们「合唱」的版本。他们所隶属的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打铁趁热的安排这两位同样来自布鲁克林、也同样是犹太人的巨星进入录音室,共同灌录了这首歌曲,结果不但在1978年的十二月二日夺得了排行的两周冠军,也囊括了「年度最佳唱片」和「最佳流行二重唱」两项葛莱美奖,当然更成了两人最受欢迎的招牌歌曲。


       像史翠珊这样被公认为「完美」的歌喉,的确很少有艺人敢于跟她合唱,因为大部分人都会在她的面前显得相形见绌。不过,她在1979年又演出了另外一次让歌迷们津津乐道的合唱,那就是跟「迪斯科女王」唐娜 · 萨玛(Donna Summer)共同灌录的「No More Tears (Enough Is Enough)」。「No More Tears(Enough Is Enough)」 这首歌作者之一的保罗 · 贾巴拉( Paul Jabara ),很早就是芭芭拉 · 史翠珊的崇拜者,当年史翠珊还在百老汇演《妙女郎》的时候,这人就不晓得有多少次买票进场,每一次都几乎瘫在座位上。后来,他成了一位作曲家,而他为唐娜 · 萨玛的电影《狂热周五夜》(Thank God It's Friday)所写的插曲「Last Dance」,还夺得了1978年奥斯卡「最佳电影歌曲」金像奖。

       当时,芭芭拉史翠珊正好要帮自己跟雷恩欧尼尔主演的一部新片《夺标妙女郎》( The Main Event )找一首主题歌,于是就找上了保罗贾巴拉。保罗 · 贾巴拉交出两首歌曲,一首是抒情的歌谣曲,另一首则是快节奏的舞曲。史翠珊挑中了后者,结果大为轰动,那首「 The Main Event/Fight 」在排行榜上得到了第三名,使得她成功的开拓了演唱舞曲的新领域。

       不久之后,芭芭拉 · 史翠珊著手进行新专辑「 Wet 」的录製。她希望把这张「 Wet 」制作成一张概念专辑,所有的歌曲都跟「水」有关。贾巴拉缠着她,要她采用一首自己跟一个朋友合写的「Enough Is Enough」,可是那首歌曲中却没有任何的「水」,所以贾巴拉就加了一段歌词,并且定了一个副标题, 叫做 「 No More Tears 」。接着,贾巴拉又展开进一步的计画,跟制作人等一干好友,一起鼓动史翠珊邀请唐娜 · 萨玛到家里吃饭。饭后喝茶的时候,贾巴拉就把自己录好的试听带播放出来,原来这是一首二重唱的歌曲。两位歌后都兴奋极了,频频的追问,「哪个部份是我唱的?」就这样,他促成了这两位天后的合作。

       可是这样一来,不就是「王见王」了吗?她们俩心里难道一点都不滴咕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们两人虽然都被公认是当时的歌坛最具威力的两个声音,但是彼此的心中都觉得对方是最具有威胁性的对手,所以对于真的要合唱,两人其实都很紧张,就生怕自己被对方给比了下去。可是既然都当着大家的面同意要合唱了,总不能再退缩吧?那就真的太没有面子了。

       录音的日子终于到了。由于唐娜 · 萨玛在前一天的晚上正好有演唱会,所以迟到了两个小时,等得芭芭拉 · 史翠珊焦躁万分,几乎崩溃,忍不住连声的抱怨。正式录音之前,两人先进行排练,而那过程简直不是「精彩」这两个字所能形容的,只见她们俩都把自己的能耐发挥到极限,试图把对方给比下去,而唐娜 · 萨玛为了想把某一个音符拉的比对方更长,甚至还一下子喘不过气而从椅子上下来呢!不过,到了正式开始录音的时候,一切却有如奇迹一般的完美。芭芭拉 · 史翠珊两手像火焰一般的舞动著,而唐娜 · 萨玛则几乎把头都仰到背后去了。两大歌唱女王各据一方,搭配得天衣无缝,录音室外面的人一下看这个、一下看那个,脖子都差一点扭断了呢!唱片推出之后,果然造成了轰动。1979年的十一月二十四号,这首歌夺得了两周的排行冠军。

       为了延续唱片市场好不容易重新获得的胜利,芭芭拉 · 史翠珊非常谨慎的挑选合作的对象。当她在洛杉矶观赏过比吉斯 (Bee Gees)三兄弟的演唱会之后,她发觉自己找到答案了,于是立刻跟比吉斯的老大贝瑞 · 吉布( Barry Gibb )联络,正好当时贝瑞 · 吉布也在寻求除了自己家族外的合作对象。出乎意料的,贝瑞 · 吉布却紧张得几乎打算拒绝,因为他曾经风闻史翠珊是非常「难缠」的,据说为了那首 「Evergreen」的歌词,保罗 · 威廉斯( Paul Williams )曾经不晓得被打了几次回票。但是,合作正式展开后,贝瑞却发现自己多虑了,因为史翠珊不但非常专业,而且态度十分的随和。

       在原先的计划里,比吉斯三兄弟只负责史翠珊新专辑一半的五首歌曲,而他们总共交出了九首。史翠珊大为满意,干脆进一步决定,不但全部歌曲都由他们兄弟谱写,更请贝瑞 · 吉布和他们的班底负责整张专辑的制作。对于原本让贝瑞最担心的歌词部分,史翠珊几乎一字不改的照单全收,唯一有点困扰的是 「 Woman in Love 」这首歌曲,因为其中有一句「这是种我一而再、再而三维护的权益」,史翠珊担心可能会太过于「女权主义」化。但是,这首歌的单曲在专辑尚未发表前先行推出,获得的反应却热烈到了极点,1980年的十月二十五日,再度为芭芭拉 · 史翠珊夺得了三周冠军。

       在「 Guilty 」专辑里,贝瑞 · 吉布不仅负责掌舵,更亲自与史翠珊合唱了标题歌曲「 Guilty 」和「 What Kind of Fool」,两首歌曲都分别打进排行的前十名,也让这张专辑成了史翠珊十九年唱片生涯和三十五张专辑中最畅销的一张,全球销售量超过了两千万张。

       在「 Guilty 」专辑获得空前的成功之后,芭芭拉 · 史翠珊应安德鲁 · 洛伊 · 韦伯的邀请飞往伦敦,由洛伊 · 韦伯亲自负责制作,录製了两首单曲,其中包括了即将在伦敦正式发表的音乐剧新作品《猫》里面的插曲「Memory 」,帮该剧打响知名度。这两首歌曲,都收录在她的专辑「Memories」中。虽然她从《妙女郎》之后就没有再演出音乐舞台剧,对于音乐剧,她却是始终无法忘情的。而尽管她并没有重返百老汇舞台的打算,接下来的几年中,她的作品却都跟音乐剧有著密切的关系。

       早在1968年,当她刚拍完第一部电影《妙女郎》的时候,她曾经阅读过犹太作家以萨 · 辛格的短篇小说作品「Yentl, the Yeshiva Boy」,当时她深受感动,希望把这个描述犹太人传统文化的故事当作自己第二部电影的题材。不过,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忙碌的档期使得她无法立即实现愿望。1978年,以萨 · 辛格把这个故事改编成舞台剧,更加强了芭芭拉 · 史翠珊想要用「电影音乐剧」型态来表现这个故事的决心。1983年,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她争取到一千五百万美元的预算,亲自负责制作、编剧和导演,并且邀请到法国籍的电影音乐大师米榭 · 勒格杭担任作曲、夫妻档的作词名家柏格曼夫妇撰写歌词,开拔到东欧去实地拍摄,推出了《杨朵》。

       原本芭芭拉史翠珊有意退居幕后,但由于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最后还是由她自己出马,搭配了百老汇实力派演员曼迪 · 帕丁金( Mandy Patinkin ) 和名导演斯蒂芬 · 斯皮尔伯格的演员妻子艾美 · 欧文(Amy Irving),成果获得了各界一致的喝采,也让她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身兼导演、编剧、制作和演出的女性影人。这部电影让她荣获该年度金球奖「最佳导演」和「最佳音乐喜剧类影片」,

       并且在奥斯卡获得五项入围,但是其中并不包括任何跟她有关的项目。许多支持她的热情影迷,还在奥斯卡颁奖会场外示威,抗议评审的不公平。

       拍完《杨朵》之后,她仍然无法忘情自己当初发迹的百老汇舞台,但由于已经打定主意不再重返百老汇,因此她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百老汇的热爱:她在 1985年推出了 「 The Broadway Album 」,精彩的诠释了十多首百老汇音乐剧的经典名曲,其中选自史蒂芬桑岱姆作品「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的「 Puttin' It Together 」,更生动的」,更生动的传达了她追求艺术完美、不愿意向流行妥协的精神,果然造成了轰动,专辑一推出,立刻登上了排行榜的冠军。

       跟政治名流交往密切、也热心公益的她,于1986年的九月在自己加州马里布海滩住家的花园里举行了一次演唱会,帮民主党的参议员选举、以及她的「史翠珊基金会」筹募款项,每张入场券折合台币要差不多五万元,但由于这是她二十年来除了赌城的秀约外,头一次正式的个人演唱会,因此仍然爆满,当然,到场的五百位来宾都是应邀前来的各界名流。全部的演唱过程,被录制成专辑「One Voice」以及同名的 Video 节目,在 1987年推出发行。其后,她又参加了许多演唱会,陆续为竞选美国总统的柯林顿募集了一千多万的竞选经费。

       到了这个时候,芭芭拉 · 史翠珊进入演艺界已经将近三十年,她不再必须为了收入而大量的接戏,开始对于作品的题材更加的精挑细选,因此直到1987年,她才再度出现大银幕,与理查德 · 瑞福斯、卡尔 · 马登等实力派的名演员,共同主演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我要求审判》,而且还亲自负责全片配乐的谱写以及製作。然后,又过了四年,才推出她和尼克 · 诺特共同主演、根据作家派特康莱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潮浪王子》,再一次的演出、製片、导演一手包办,不但卖座成功,也获得了影评一致的肯定,在1991年的奥斯卡金像奖中,得到了七项提名。

       1991年,为了纪念自己进入演艺界的三十週年,芭芭拉 · 史翠珊推出了四张一套的「 Just for the Record 」,里面除了她的经典名曲外,还收录了许多她早期参加广播电视和一些特别节目的实况录音,而最珍贵的则是她十五岁时候在纽约街头录制的「 You'll Never Know」,她不但用这段录音当作开场,更在专辑的最后跟当年的自己「合唱」,迴荡着几十年来的沧海桑田,令人动容。

       由于仍然无法忘情百老汇,史翠珊在1993年推出了「Back to Broadway」,再度诠释多首百老汇音乐剧经典,也再度应邀为安德鲁 · 洛伊 · 韦伯当时即将发表的《日落大道》演唱两首插曲,炒作该剧的知名度。另外,她还和二十四年之前共同主演过《我爱红娘》电影版、如今已经因为《歌剧魅影》成为巨星的迈克尔 · 克劳福合唱了该剧著名的插曲「The Music of the Night 」,两大唱将「飙」起歌来,的确不是「精彩」两字能够形容的。

       或许是想要把握还能唱的机会吧,她在1994年展开了歌迷们期待多年的一系列大型巡迴演唱会,所到之处几乎是万人空巷。她以洛伊 · 韦伯的「As If We Never Said Goodbye」开场,感性、幽默、而又动人的演出,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其中在加州安纳罕的演出实况并且被录制下来,命名为「The Concert」,同步发行专辑和Video,再度造成了轰动。

       1996年,热爱电影的她终于又发表了新作,她邀请杰夫 · 布里吉、皮尔斯 · 布洛斯南和资深的老牌女星洛琳 · 白考儿共同合作,把1958年一部同名法国电影改编成温馨、浪漫、却又充满机智对白的作品《越爱越美丽》,剧情有点近似英国大文豪萧伯纳的戏剧作品,两个口齿伶俐的角色在前两幕里面绕着圈圈讨论爱情,到了最后一幕才精疲力竭的向生理上的需求投降。史翠珊再度发挥了她多样化的惊人才华,一手包办了制作、导演、女主角以及插曲的谱写,表现成熟而令人激赏。其中她和马文 · 汉姆里许共同谱写、并且由来自加拿大的布莱恩 · 亚当斯跟她合唱的「I Finally Found Someone」,还获得奥斯卡的「最佳电影歌曲」提名。

       在那一届的奥斯卡颁奖晚会中,大会本来安排女歌手娜妲莉 · 高演唱 「 I Finally Found Someone 」,娜妲莉 · 高临时却因故无法上场,席琳 · 狄翁临危受命,出场代打,不但让史翠珊大为感激,精彩的演出也深获这位「大姐大」的激赏,因此投桃报李,钦点席琳 · 狄翁在她的新专辑「 Higher Ground 」里面合唱了一首 「 Tell Him 」,以「过来人」的姿态,提醒年轻的席琳「爱就要让他知道」,轰动一时。

       不论是电影或是唱片,芭芭拉 · 史翠珊都不是个多产的艺人,但是她几乎始终都是媒体瞩目的焦点,除了她的演艺才华外,也因为她的桃色新闻不断,经常被传闻跟许多演艺界或是政治界的知名男士过从甚密,据说连美国总统柯林顿也包括在内,八卦消息甚至还指出,由于她和柯林顿之间关系暧昧,第一夫人希拉里把她列为「拒绝往来户」,禁止她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进入白宫。不过,这些毕竟都只是传闻,在1998年七月,芭芭拉 · 史翠珊终于还是第二度披上婚纱,下嫁给相恋多年的男明星,曾经于60年代以「医门沧桑」电视影集红极一时的詹姆斯 · 布洛林。

       大明星结婚,排场自然不同凡响,在这场不对外公开的婚礼中,大鼻歌后特别引吭高歌,以两首浪漫而又唯美的 「I've Dreamed of You」和 「 Just One Lifetime 」,唱出了心中的深情,以及对新婚夫婿的海誓山盟。这两首歌曲都被收录在史翠珊随后发行的新专辑中。从这张专辑定名为「A Love Like Ours 」,以及专辑封面所有照片都是由詹姆斯 · 布洛林跟她共同拍摄,我们就不难理解史翠珊希望把它当作「爱情见证」的意图。其他的歌曲,包括 「 If I Never Met You 」、「It Must Be You」、 「 If I Didn't Love You」 和标题歌 「 Love Like Ours 」 等等,光看歌名就可以知道,在在都流露出沉浸在新婚喜悦中的史翠珊款款的深情。另外,还有一首「Wait」,是法国籍的作曲大师米榭勒 · 格杭和作词名家柏格曼夫妻三十年前共同为她谱写的,当时她认为以自己当年的心境,似乎不太适合,如今这个时机终于来了,人生的历练,让她终于深深瞭解,世上有很多事情是必须耐心等待的,幸福不会平白无故的降临到你身上,而此刻的她唱起这首歌来也更加的入木三分。

       在史翠珊三十多年的演艺生涯中,如果一定要说哪一部作品是对她最具有意义的,那么这个答案必定是当初使她晋身超级巨星之林的百老汇音乐剧《妙女郎》。剧中最为脍炙人口的歌曲,当然就是那首 「People 」,不过在她自己心中,最为钟爱的却是出现在该剧结尾部分的「The Music that Makes Me Dance」。时隔三十五年后,她以更成熟稳重的技巧和感觉,重新灌录了这首歌曲,而歌词中的「只有他的话语,才能够使我的心开始歌唱」,也正巧符合了她此刻的心态。这首歌由 Kenny G担任萨克斯风伴奏,显得更有味道,放在专辑的结尾,划下了一个美好的句点。

       1999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芭芭拉 · 史翠珊在拉斯维加斯的米高梅饭店举行了「千喜年」特别演唱会,再度造成了轰动。全部的实况,即将以「Timeless」作为标题,同步作CD 专辑和Video的发行。几天之后,好莱坞的外籍记者联谊会颁赠给她一项最高荣誉的「西席地密尔」奖,表彰她一生在演艺事业的杰出成就。

       芭芭拉史翠珊已经六十七岁了,在她此刻的歌声中,丝毫没有显出老态。但是,岁月毕竟还是很无情的,我们实在不敢说,三年五载之后,她是否依然能够继续维持这美好的嗓子,不过至少过去这四十年以来,她的确留下了无数令人永难忘怀的作品。放眼天下,能够跟她相比拟的艺人,又有几个呢?


[ 本帖最后由 Eric5188 于 2009-8-4 14:12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1-17 05: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