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1909|回复: 0

Nana Mouskouri(娜娜 · 莫斯科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4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Nana Mouskouri(娜娜 · 莫斯科利)

1934 ~

nana_mouskouri1.jpg


希腊国宝

        2003年四月十五日,在雅典举行的希腊流行音乐「阿里昂音乐奖」(Arion Music Awards,相当于美国的葛莱美奖)年度盛会中,大会把一座象征特别荣誉的「终身成就大奖」颁赠给当时六十八岁、有着「希腊国宝」美称的资深女歌手娜娜(Nana Mouskouri),表扬她过去四十多年来对歌坛的贡献,以及她在国际上所获得的惊人成就,成了晚会的最高潮。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已经退休,就在几个月之后,她又发表了再度向自我挑战的最新作品,那是她在德国举行的生平头一次爵士乐演唱会实况DVD。很多人都公认,她在歌坛的地位,就有如欧洲的芭芭拉 · 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不过她在语言能力方面更胜一筹,能够以多种语言流利的歌唱,根据一项非正式的统计,她还是有史以来全球最畅销的女性歌手呢。她有如天籁一般的纯淨高音,不仅风靡欧洲,连美洲、澳洲和亚洲,也都有着难以数计的忠实歌迷。她的歌路宽广,从爵士「标准」名曲、各种不同年代的流行经典、法国香颂、电影歌曲、古典与歌剧名曲、宗教歌曲、到希腊与世界各国的民歌,都非常拿手,因此能够跨越国际,受到广大的欢迎。只要是喜爱真正好歌的乐迷,很少有人不知道「娜娜」的大名,但是对于她有如传奇一般的故事,清楚的人也许就不是很多了。

战火与饥荒下的童年

        娜娜的本名,叫做「乔安娜 · 莫斯科利」(Ioana Mouskouri,Ioana也就是英文的「Joanna」),而「娜娜」则是亲友们在她很小的时候给她取的小名。1934年的10月13日,她出生于希腊的克里特岛,父母在一家露天电影院工作,父亲负责放映电影,母亲则帮客人带位。三年之后,他们举家迁往雅典,在另外一家露天电影院找到了相同的工作。只可惜好景不长,二次大战爆发,纳粹德军在1941年进攻希腊,雅典遭到了猛烈的轰炸,随即被德军占领,娜娜的父亲加入了抗暴军的地下工作,由母亲冒着炮火外出工作养家,娜娜和姐姐留在附近的电影院里面躲避轰炸。由于纳粹不断的缉捕反抗军,她们经常遭到盘问,因此母亲不断的带着孩子们四处迁徒,甚至躲在地窖中,生活成了很大的问题。为了果腹,娜娜经常冒雨到外面捡拾蜗牛,带回家给母亲烹煮。从1941到1944,死在战火与饥荒中的希腊人,至少就有五十万人。

        1944年十月,纳粹终于撤离雅典,戏院重新开张。那年的年底,为了庆祝,慕斯寇利全家出去看戏,十岁的娜娜整晚流着眼泪,因为她很嫉妒那些演员,好希望自己也能上台表演。只是,宁静的生活才过了没有多久,希腊又爆发了内战,民众的生活再度陷入困境,幸好娜娜一家人平安的度过了危机。

歌唱的启蒙

        娜娜的母亲在年轻的时候,一直梦想著能够成为一个歌剧女演员,而两个女儿也承袭了母亲的天赋歌喉。1946年,一位邻居听到娜娜和姐姐的歌唱,于是为她们介绍了一个音乐老师。母亲本来就很希望女儿能够替自己实现当年的美梦,当然立即把握机会,送两个孩子去接受训练。在两个女儿中,大娜娜两岁的姐姐珍妮有着比较好的歌喉,但是对于歌唱的兴趣却不是很高,所以娜娜经常得强拉着姐姐去上课。六个月之后,由于经济情况窘困,家里只能负担一个人的学费,因此他们决定让娜娜单独继续受训。1948年,娜娜十四岁生日那天,父亲送给她一份礼物,那是用一部用许多台报废收音机的零件拼装而成的收音机,让娜娜欣喜若狂。前后有十年的时间,她狂热的利用那台收音机,收听着来自丹吉尔电台的广播,设法用拼音记下许多法国与美国流行歌曲的歌词,私底下偷偷的跟着唱,尤其特别喜爱法兰克 · 辛纳屈(Frank Sinatra)、比莉 · 哈乐黛(Billie Holiday)、艾拉 · 费兹杰拉德(Ella Fitzgerald)等爵士巨星的歌曲。

        1950年,十八岁的珍妮结婚离家,家里的情况也改善了很多,娜娜进入雅典音乐学院深造,接受正统声乐的训练,学会了许多艺术歌曲与歌剧咏歎调。对于音乐与歌唱,她有着一份狂热,师长们也对她寄以厚望,希望她能够成为一个杰出的声乐家。问题是,娜娜的兴趣并不仅此而已,她仍然私下收听着广播,对于各种类型的音乐都非常喜爱,甚至还结交了一些拥有唱机与唱片的同好,偷偷的一起欣赏那些流行歌曲。当然,她不敢让母亲知道。1956年,还在雅典音乐学院就读的娜娜,想要透过参加一些业余节目、表演爵士歌曲,来赚钱贴补学费,不幸消息曝光,老师甚至因而愤怒的拒绝让她参加毕业考。被迫离开学校两天后,娜娜获得合约,在一家俱乐部演唱艾拉费兹杰拉德的爵士歌曲,父亲知道后竟然引以为耻,甚至拒绝跟她说话。

在大赛中掘起

        愤怒,毕竟无法改变娜娜进军歌坛的决心。经过恳谈之后,父母终于决定给予支持。只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在另外一家俱乐部,娜娜竟然遭到革职,原因是她既不性感、也不够漂亮。在母亲的协助下,娜娜尝试减肥、改造外型,但成效不彰。另外,她首度为一家唱片公司灌录了希腊语版本的「黄昏之恋」主题曲,结果却惨遭剥削。1958年,娜娜遇见了作曲家曼诺斯 · 哈吉达凯斯(Manos Hadjidakis)跟作词家尼可斯 · 盖特索斯(Nikos Gatsos)等人,一起加入一家新成立的Fidelity唱片公司,共同灌录了四首歌曲。1959年九月,她与「雅典人」(Athenians)四重奏乐队合作,参加第一届希腊音乐节歌唱比赛,演唱了哈吉达凯斯与盖特索斯谱写的两首歌曲,包办了冠军与亚军,首度轰动希腊,先前无情将她辞退的那家俱乐部捧着合约上门,请她唱头牌。虽然娜娜接受了工作,首演当晚却刻意穿着两年前遭到辞退时所穿的同一套衣服,而且拒绝与夜总会老板和「首席贵宾」们同席。不久,她更获得当时希腊首相的亲自邀约,为希腊国王与肯尼迪家族演唱。

雅典的白玫瑰

        1960年,娜娜(Nana Mouskouri)参加第二届希腊音乐节歌唱大赛,再度以哈吉达凯斯(Manos Hadjidakis)与盖特索斯(Nikos Gatsos)谱写的歌曲夺下冠军,而这两位词曲创作高手不但成了娜娜最好的朋友,也给了她很多演唱技巧的启发,后来她不断的继续演唱他们的作品。另外,也是在1960年,娜娜前往巴塞隆纳,参加地中海音乐节歌唱比赛,赢得首奖,声名首度传到「海外」。同一年,电影「痴汉艳娃」(Never on Sunday)在坎城影展大放光芒、轰动影坛,使得许多欧洲的唱片制作人开始对希腊音乐与歌手大感兴趣,娜娜与两位好友也藉机开创出一种新型态的希腊流行歌曲。不久,希腊与德国联合制作的一部纪录影片「希腊:梦幻之土」(Greece: Land of Dreams)展开制作,特别邀请娜娜担任插曲的演唱。1961年,这部影片在柏林影展夺下「金狮奖」,也让娜娜在德国打开了知名度。Fontana唱片邀请她灌录了哈吉达凯斯与盖特索斯谱写的该片插曲「Weisse Rosen aus Athen」(White Rose of Athens,雅典白玫瑰),造成了空前的轰动,短短不到半年内,就卖出了一百五十万张,成了娜娜的第一张金唱片,而「雅典白玫瑰」的美名也就此不胫而走。

        由于「雅典白玫瑰」的成功,飞利浦唱片法国分公司的总裁路易斯 · 哈山(Louis Hazan)与娜娜签下合约,进而使得法国成了娜娜的第二故乡,从1963年起,她正式的定居巴黎。她在那里结识了许多朋友,也真正的学会了以法语演唱的艺术。有一天,飞利浦姊妹公司Mercury的总裁艾文 · 格林(Irving Green)介绍一位朋友给她认识,那是当时在该公司担任艺人与产品开发部门经理、日后成为流行音乐大师的昆西 · 琼斯(Quincy Jones)。在这同时,哈山也介绍法国音乐大师米歇尔 · 勒格杭(Michel Legrand)与娜娜认识。几个月之后,娜娜应邀飞往美国,由昆西 · 琼斯担任制作,在菲尔 · 瑞蒙(Phil Ramon)的录音室灌录了一张英语专辑,标题叫做「A Girl from Greece Sings」,曲目以美国「标准」名曲为主,受到不少注意。接着,她返回法国,在勒格杭的制作下,推出了「Les Parapluis Des Cherbourg」(The Umbrella of Cherbourg,秋水伊人)。透过唱片、现场演唱、以及电视的表演,娜娜开始在法国、德国与欧洲各国越来越受欢迎。

哈利 · 贝拉方特的启迪

        1963年,卢森堡广播公司邀请娜娜担任卢森堡的代表,参加欧洲歌唱大赛,演唱一首「A Force de Prier」,虽然没有得奖,在法国、比利时和意大利却都相当受欢迎,而那次演出也带来了她与美国巨星哈利 · 贝拉方特(Harry Belafonte)的渊源。贝拉方提那时正在欧洲旅行,透过电视转播,看见了娜娜的演出,留下深刻的印象。当时,艾文 · 格林与昆西 · 琼斯正准备为娜娜制作第二张要在美国发行的专辑,于是趁机把娜娜介绍给贝拉方特认识。几个月之后,娜娜再度前往纽约,现场为贝拉方提试唱,希望能够获得与贝拉方提一起巡迴演唱的机会,结果非常成功,两人联袂展开了一系列在美国与加拿大好些大学的巡迴。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贝拉方提给娜娜带来了相当深远的影响,甚至更鼓励她,不论面对什么样的情况,也要维持自己的本色。

        透过贝拉方提的启迪,娜娜深切的瞭解到演唱会有多么重要,还有你应该如何的尊重你的听众,就算你已经旅途劳累,也仍然必须保持着敬业的精神。贝拉方特还教导她如何挑选歌曲,以便用来适当的传递自己的一些想法。这段过程对娜娜来说,几乎等于是第二次的音乐教育。回到希腊之后,娜娜开始跟「雅典人」(Athenians)乐队展开更密切的合作。事实上,该乐队的吉他手乔治 · 派特西拉斯(George Petsilas),已经在1961年成了娜娜的丈夫。他们以贝拉方特作为学习的榜样,使得娜娜成了欧洲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演唱会中从头到尾都由自己和乐队伙伴独撑大局的歌手。

        在不断的努力中,娜娜朝着国际巨星的理想一步步的迈进。她曾应邀前往哥本哈根,在丹麦公主与希腊王子的订婚典礼上,为来自各国王室与政府的贵宾演唱,然后马不停蹄的又飞回巴黎,为二十万观众表演。1964年,娜娜与米歇尔 · 勒格杭合作,「L'enfant au tambour」成了她在法国的第一首畅销曲,多项法国的音乐大奖也陆续到手。另外,由于她配合第二张美国专辑「Nana Sings」的宣传、与贝拉方特的联袂巡迴非常成功,RCA还特别把他们联合演唱会的实况剪辑成「An Evening With Belafonte/Mouskouri」专辑推出,让许多美国听众头一次体验到娜娜演唱希腊歌曲的魅力。

        娜娜的许多歌曲,陆续在欧洲各国造成轰动,1967到1968年间,她拿到头两张法国的金唱片。接着,她又开始把触角伸向英国,应邀主持了一系列定名为「Nana and Guests」的电视节目,在那里打开了知名度。先前她在美国发行的首张英语专辑中,已经有「My Coloring Book」等老歌受到英国听众的喜爱,1969年,她首度推出一张针对英国市场发行的「Over and Over」专辑,造成了空前的轰动,同名的单曲甚至在英国排行榜上停留了将近整整两年,而她在「皇家亚伯特大厅」首度举行的演唱会,全部门票更在短短几个小时内销售一空。

热爱自由与和平

        由于童年时代历经的战火,娜娜深知和平的可贵,因此从她展开歌唱生涯之后,她始终深信世间不能缺少和平、自由、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互相谅解。她尊重所有的人,深深相信,只要有自由,必定可以打破所有的藩篱,所以她热情的为任何国家、任何政治与宗教主张的人们歌唱,希望透过自己在某些歌曲中的呼吁,促进世间的和平。只是,这种理想在她的祖国却遭到了挫折。1967年,希腊发生兵变,首相被放逐到巴黎,国王尝试恢复民主政体,也失败了,带着家人流亡意大利,让娜娜非常伤感。还好,忙碌的工作使得她暂时忘却那些烦恼。

        同样在1969年,娜娜受到邀请,顶替因故无法演出的法国巨星吉伯特 · 比库(Gilbert Becaud),首度在举世闻名的巴黎「奥林匹亚」剧场举行为期三周的个人演唱会。娜娜曾经在那里欣赏过许多法国巨星们的精彩表演,对她来说,那个场地简直有如圣堂,能够登上那个舞台,是她梦寐以求的机会,虽然难免紧张,而且当时她已身怀六甲,似乎不是非常好的时机,但是经过考虑之后,她还是答应了,结果造成了轰动,不但因为从来没有任何女歌手挺着大肚子在那里演唱,同时她首度戴着眼镜登台,也是破天荒的。从那个时候起,充满浓厚书卷气息的黑框眼镜,跟她美好的歌声一样,也成了娜娜独特的「注册商标」。她演唱的曲目涵盖了许多她在法国的畅销曲、希腊的民歌、以及好友哈吉达凯斯谱写的杰作,获得了疯狂的喜爱,法国人更开始用「Little Darling Nana」来昵称她。演唱会结束三个月之后,娜娜顺利生下了第一个孩子。

风靡国际的70年代

        透过BBC制播的「Nana and Guests」节目,前后持续播出了十三年,不但在英国大受欢迎,在澳洲、爱尔兰、加拿大等「大英国协」会员国,甚至亚洲地区播映之后,也都获得了热烈的反应。1970年,娜娜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她暂时把生活重心放在家庭,除了电视节目,只偶而在英国和爱尔兰地区巡迴演唱。从1970到1972,娜娜连续被英国唱片经销商联盟票选为最受欢迎女歌手的第一名,因为她在英国、澳洲、纽西兰、南非和加拿大等国,都同时有好几首歌曲在榜上。孩子稍微长大之后,她逐渐恢复忙碌的欧洲演唱行程,足迹遍及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布鲁塞尔、安特卫普等等的大小城市,也不时的回到巴黎,在「奥林匹亚」和「香榭里舍」等剧院举行演唱会。1974年,她的「Book of Songs」在荷兰夺下钻石唱片、在加拿大拿到金唱片,而澳洲更一口气给了她十九张金唱片,新西兰也同样精彩,拿下十张金唱片。到了1975年,娜娜光是在法国拿到的金唱片与白金唱片,就已经累积到一百张了。当然,她也没有忘记德国的听众。她在1975年推出的「Sieben schwarze Rosen」专辑,再度轰动了德国。那段期间,她脍炙人口的畅销曲,至少就包括了「Comme un soleil」、「Soledad」、「Soleil Soleil」、「Milisse mou」、「Johnny Tambour」、「Die Welt ist voll Licht」、「Four and Twenty hours」和「And I love you so」等等,另外,她与沙吉拉玛合唱的比才歌剧「卡门」名曲「Habanera」,也风靡法国,同时展现了她当年勤习正统声乐的造诣。

        整个70年代,娜娜把许多的时间花在旅途中,前往世界各地,为歌迷们现场演唱。在澳洲,首度见到娜娜的歌迷们,几乎把她当成女王一般。在纽西兰基督城演唱的时候,实况透过电台转播,演唱会进行到一半,她甚至接到一份从南极拍发来的电报,那边的歌迷表示,虽然当晚无法亲临现场,想到彼此距离不过短短三个小时的飞机航程,他们仍然很高兴。接著,她和工作伙伴们又飞往日本,举行亚洲的首度公演,然后陆续转往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以及墨西哥、洛杉矶、温哥华、多伦多、蒙特娄等等国家与城市,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的欢迎与喝采。在洛杉矶「希腊」露天剧场演唱的时候,雷纳 · 科恩(Leonard Cohen)和尼尔 · 戴蒙(Neil Diamond)都坐在观众席中欣赏,而鲍布 · 狄伦(Bob Dylan)甚至干脆从头到尾站在舞台侧边。对于娜娜来说,这真的是一份殊荣,因为她曾经多次以各种语言演唱他们几人的作品,也获得了不少启发。当晚演唱结束后,鲍布 · 狄伦甚至还特别为她谱写了一首「Every Grain of Sand」。

成果丰硕的80年代

        1979年,娜娜再度推出另外一张英语专辑「Roses and Sunshine」,获得了爆炸性的成功,没有多久就突破了双白金,在加拿大尤其特别受欢迎。结束美国和加拿大的宣传行程、回到巴黎之后,她随即在「奥林匹亚」剧场举行演唱会,首演之夜,飞利浦唱片为她献上一份意外的惊喜:他们交给她一个巨大的玻璃盒子,里面装着六十九张金唱片和白金唱片。1981年,她发表「Je Chante Avec Toi, Liberte」专辑,并且推出多种不同语言的版本,其中包括了英语的「Song for Liberty」,那是根据威尔第歌剧「纳布果」插曲「奴隶之歌」改编的,透过音乐的柔性诉求,重申她对自由的热爱,在国际上引起了热烈的迴响,也促成了她的「Meine Lieder Sind Meine Liebe」专辑继续得到德国歌迷的喝采。1984年,五十岁的娜娜回到阔别已经二十年的家乡雅典,举行她自从1962年以来首度在雅典的演唱会,更开始再度为同胞们推出一系列希腊语的专辑。1985年,她应邀为英国BBC的电视影集演唱同名的主题曲「Only love」,夺下英国排行的冠军,再一次的轰动国际,并且在法国推出法语版的「L'amour en Heritage」。

        1986年,娜娜造福了西班牙语系国家的听众,推出单曲「Con Todo el Alma」,轰动了西班牙、阿根廷与智利。接著,她又陆续为不同地区的歌迷推出五张不同语言的专辑。1987年,她的「Alone」在英国、荷兰、丹麦与加拿大都获得金唱片。1988年,娜娜回归自己年轻时代正统音乐的根基,发表两张一套的「The Classical Nana」专辑,里面收录了许多首她自己最喜爱的歌剧名曲,后来并且在巴黎的「巴比肯」中心登台演唱那些精致的经典。同一年,娜娜展开亚洲巡迴的行程,陆续造访了韩国、台湾、香港、马来西亚和日本等地。

        1990年,五十六岁的娜娜(Nana Mouskouri)仍然马不停蹄的在世界各国旅行演唱,展现她多国语言的歌唱实力,新专辑也陆续推出,其中包括了福音歌曲的「Gospel」、好莱坞电影名曲的「Falling in Love Again:Great Songs From the Movies」、以及「Cote sud Cote coeur」和拉丁经典专辑「Nuestras canciones」等等。在电影名曲那张专辑中,不仅由米歇尔 · 勒格杭(Michel Legrand)跨刀助阵,老友贝拉方提(Harry Belafonte)还特别客串,与她合唱了两首歌曲。这些都证明了娜娜不但能够演唱任何不同类型的音乐,也显示出她的每一张专辑都有一个独特的主题。不过,正如同绝大多数「非美国籍」的艺人,几乎已经征服了所有国家的娜娜,唯独始终无法真正的在美国得到相同的成功。1991年,她推出首张英语歌曲的精选「Only Love:The Best of Nana Mouskouri」,终于得到美国市场的认同,成了她在美国多年以来最畅销的一张专辑。至于发表于1992年的「Cote sud Cote coeur」,则收录了十七首地中海地区各国的歌曲,她分别以各种不同语言演唱,让人对她的多种语文能力印象更为深刻。

UNICEF与欧洲议会

        1993年,娜娜原本就已经满满的行程变得更为複杂了,这并不是她不善于安排时间,而是因为她开始介入政治的活动。我们知道,从小受到战火洗礼的她,非常瞭解那种痛苦,因此在她成名之后,她始终非常关怀那些生活在不幸中的孩童。另外,由于贝拉方提的启迪,她也更加的懂得珍惜群众。或许很少人知道,前后有三十年的时间,她平均每年都至少会去探望大约一百名癌症患者,而且每两三年都会再回去慰问她拜访过的患者。由于她热心于人道的关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特别在1993年聘任她为国际亲善大使、担任基金会的代言人,而她更在1994年获选进入欧洲议会,代表希腊,努力的谋求国际上的自由与和平,因为那正是她多年以来的理想。光是在1994年,她就至少前往希腊、丹麦、瑞典、挪威、墨西哥、委内瑞拉、阿根廷、智利、赛浦路斯、美国、德国和西班牙等国家,透过歌唱等形式,宣达这两份工作的理念。

        1994年,法国唱片工业协会发佈一项正式的文件,宣称娜娜是该协会创立以来,在法国拥有最多金唱片与白金唱片的艺人。根据一项还不能算是「盖棺论定」的统计,娜娜在法国获得的金唱片与白金唱片,已经超过了三百张,也就是说,她所发行的每一张唱片,至少都有金唱片的纪录。从1994到1995,娜娜马不停蹄的在至少二十五个国家登台演唱,最后一站才回到巴黎,随即又展开另外一张法语新专辑「Dix mille ans encore」的录制,其中不但有多位法语歌坛创作高手的新作,还包括了挪威作曲家葛利格的经典「苏尔薇琪之歌」,演出水准的精致,令人无法相信那是出自一个已经六十岁的资深女歌手。1995年,娜娜推出包含四张CD的法语歌曲精选「Triumphs」,风靡了全球各地的法语地区。彷彿这还不够,她接着又在1996年与胡里奥 · 伊格莱西亚斯(Julio Iglesias)等大牌歌手合作灌录了一张西班牙语的专辑「Nana Latina」,短短一年之内就卖出了一百多万张,而英语的专辑「Return to Love」同样引起热烈迴响。1997年,她不但应邀为一部电影演唱插曲,更生平第十二度在巴黎的「奥林匹亚」举行个人演唱会。在这个同时,她又灌录了一张向多位法国与国际知名的歌曲作家、歌手与诗人致敬的专辑「Homage」,继续展现她惊人的活力与实力。

        1998年,在灌录唱片与各地演唱之馀,娜娜特别拨出时间,在纽约圣约翰大教堂举行一项「为和平而唱」的演唱会,她的女儿也跟在母亲身后,加入了演唱。这场演唱会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实况不仅透过美国公共电视网转播,并且发行了实况录音专辑「Concert for Peace」。同年六月,她又再度回到雅典,为一个基金会举行慈善义演。1999年,娜娜结束欧洲议会的工作,恢复了单纯艺人的身份,继续专心的努力于演唱事业,除了在德国与法国分别推出套装的精选,更再度展开美国与德国的巡迴演唱。

二十一世纪的娜娜

        进入2000年之后,娜娜仍然忙碌的在欧洲各国表演。多年以来,她一直梦想着能够在巴黎圣母院演唱。2001年底,在跑遍了亚洲、澳洲、东北欧、英国和希腊之后,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安排之下,她终于在巴黎圣母院举行了配合「Say Yes to Children」活动的演唱会,留下了令人难忘的深刻印象。2002年,六十八岁的娜娜仍然没有告老退休的意思。首先,她推出西班牙语的「Un Bolero por Favor」专辑,在南美洲疯狂畅销,接着她又发表法语的「Fille du Soleil」专辑,采用了许多位法国与加拿大作曲名家的新作。可是,她还有更多的惊奇等待着跟歌迷们见面。

        我们知道,娜娜从少女时代就热爱爵士音乐,只不过,由于某些因素,过去她很少在演唱会上公开现场唱爵士。2002年夏天,在流行音乐大师昆西 · 琼斯(Quincy Jones)企划之下,她打算推出生平第一张爵士录音专辑「Nana Swings」,更在不久之后的七月十三日应邀前往德国,参加斯图加特一年一度的爵士音乐节,举行了她头一次的爵士乐演唱会,成为那次音乐节最受瞩目的节目,全部实况并且在2003年九月推出DVD与CD。我们可以看到娜娜在著名的柏林广播爵士大乐团伴奏之下,唱出了十多首爵士经典,从专辑主打歌曲,来自 50年代的「No Moon at All」开始,陆续出现的曲目涵盖了出自百老汇音乐剧与好莱坞电影的经典,以及另外几首爵士「标准」曲目如「Nature Boy」、「Moondance」和「Without a Song」等等。老太太的歌喉虽然不复昔日的清亮,却也依然温柔,令人喜爱,同时更加的印证了先前「阿里昂音乐奖」给她的肯定,确实是「实至名归」的。

        2004年,是娜娜在歌坛成名的四十五週年。这位至今仍然屹立的歌坛瑰宝,用她一生的情感,唱出了将近一千四百首歌曲,风格包罗万象,而她富有无比亲和力的亲切形象,也是非常少见的。放眼国际歌坛,能够跟她相提并论的艺人,就算不能说没有,却也是屈指可数的,让我们对这位堪称传奇的艺人,致上最崇高的敬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1-17 05: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