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2307|回复: 0

Rod Stewart(洛德 · 斯蒂沃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9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Rod Stewart(洛德 · 斯蒂沃特)

rod-stewart.jpg


        「我航行着,我航行着,横渡大海,再度奔向我的家乡。我航行着,在那汹涌的波涛上,只为了要接近你,要解脱思念的束缚。我飞翔着,我飞翔着,越过天空,就像一只小鸟。我飞翔着,飞越高高的云端,只为了跟你在一起,来解脱思念的束缚。」提起洛德 · 斯蒂沃特(Rod Stewart)的「Sailing」,喜爱抒情歌曲的朋友,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像这样一首超级的经典,我们总是直觉的认为,当初它就算没有拿到过冠军,至少也应该是前十名以内的作品。可是,您或许很难相信,这首如今已经有超过二十五年历史的名曲,当年竟然连前五十名都没有打进去,只拿到第五十八名。

        在二十世纪的热门音乐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深受欢迎的巨星。在绝大多数的情形下,他们多半只能够靠着在排行榜上全盛时期打下的江山,在逐渐远离「主流市场」后,继续受到死忠歌迷们的拥护。可是洛德 · 斯蒂沃特却与众不同,他没有俊俏的外型,唱起歌来声音沙哑,甚至经常在舞台上表现得相当狂傲,不把台下的观众放在眼里,但是当他开口歌唱的时候,大家立刻就忘记了他的无礼。从他成名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三十年,仍然能够在排行榜上拿到出色的成绩,而尽管多年以来他一直叫嚷着要退休,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心愿」仍然无法实现。

        来自英国的洛德 · 斯蒂沃特,本名叫做「洛德瑞克 · 大卫 · 斯蒂沃特」(Roderick David Stewart),1945年一月十日出生于伦敦,父亲是个鞋匠。他从小就喜欢音乐,可是家人却认为他也非常喜爱的足球更有前途,父亲甚至还安排他和一支足球队签约,希望他能够成为职业足球明星,但是他在队上唯一得到的工作,却只有打扫更衣室和替队友们擦皮鞋,薪水更是少得可怜,让他一怒之下离开了球队。在参加球队的期间,他并没有放弃对音乐的热爱。事实上,他十四岁就开始参加乐队,起先学习弹班究琴,然后又开始学吉他。离开球队之后,满心愤怒的他到处参加许多抗议活动,也因而接触到了民歌。后来,由于受到马克斯主义的影响,他带着一把吉他离家,在欧洲到处流浪、继续参加抗议活动,在西班牙认识了一位流浪的民歌手,学会了吹口琴,两人开始结伴在街头卖唱。两年之后,他们终于在1963年被西班牙驱逐出境,遣返英国。

        回国之后,洛德 · 斯蒂沃特学乖了,剪短长髮,也不再弹吉他,不过他还是进入了演艺界,先后参加过几支乐队,在一些俱乐部演出,负责吹奏口琴,偶而也担任第二主唱。有时候,他也会偷偷的溜出去,到录音间去打工,充当临时的乐手。1964年,十九岁的他甚至还得到机会,替DECCA唱片灌录了一些蓝调歌曲,其中包括了一首「Good Morning Little Schoolgirl」。

        尽管洛德 · 斯蒂沃特初试啼声的歌曲,获得了某些专家的好评,却没有就此替他带来好运。他继续跟不同的乐队合作,可惜虽然有实力,时机尚未成熟,他还是无法成名。有一天晚上,他在月台上等火车、准备回家,独自哼哼唱唱,被朗 · 强 · 巴德利(Long John Baldry)听到了,大为激赏,因此邀请他参加乐队的演唱。这个工作比他当时白天替人挖坟墓可要好得太多了,于是他欣然接受,与当时还没有人知道的艾尔顿 · 强(Elton John)共同演出,乐队本来是艾尔顿 · 强组成的,但是没有多久,作风比较强势的朗 · 强 · 巴德利就使得艾尔顿 · 强黯然退出了。由于生性害羞,洛德 · 斯蒂沃特经常背对著观众演唱,逐渐开始有了些名气。后来我们经常听说
洛德 · 斯蒂沃特在台上很「无礼」的传闻,那其实是一种伪装,用来掩饰他的不安,久而久之,反倒成了他的「特色」了。在这个过程中,他和杰夫 · 贝克(Jeff Beck)结为好友。当他们两人在1967年双双被乐队开除后,就跟其他几人组成了「Jeff Beck Group」,洛德 · 斯蒂沃特担任主唱。

        洛德 · 斯蒂沃特会害羞?说来似乎相当不可思议,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由于杰夫贝克在美国相当受欢迎,于是乐队成立之后,就率团前往美国演出。头一个晚上是在纽约,爆满的歌迷们鼓譟着催促他们开始表演,担任主唱的洛德 · 斯蒂沃特竟然临时怯场,不敢上台,可是又不能不唱,因此他的第一首歌曲是躲在后台唱完的,等到稍微习惯一些,他才鼓起勇气,出现在舞台上。跟杰夫贝克合作的期间,他慢慢的学会了运用他沙哑的嗓子,唱出了独特的韵味。

        1969年,杰夫 · 贝克打算调整乐队的阵容,因为他和吉他手朗 · 伍德(Ron Wood)闹翻了,所以宣布解散乐队。已经跟朗 · 伍德建立深厚情谊的洛德 · 斯蒂沃特于是跟朗 · 伍德一起离开,投入「Faces」乐队旗下,拥有了更高的知名度。由于洛德 · 斯蒂沃特经过了几年的磨练,已经习惯公开演唱,并且进而培养出了善于「作秀」的本事,所以很快的就成了乐队最受歌迷们喜爱的焦点人物。当时,他也开始打算尝试推出个人的作品,并且已经取得了Mercury唱片的合约,队友们也答应帮他跨刀,参与他个人专辑的创作与录制,一起在1969年帮他完成、同时推出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The Rod Stewart Album」。

        现在,问题来了。「Faces」这个团体早已跟另外一家唱片公司签有合约,而尽管合唱团的几位伙伴们也都非常有才华,但是由于洛德 · 斯蒂沃特特别具有群众魅力,所以他的个人专辑销路竟然比较好,公司因此怀疑他们刻意把比较好的作品保留给洛德 · 斯蒂沃特个人使用,甚至不惜打官司,主张洛德 · 斯蒂沃特与Mercury的合约应该无效。最后的结果是,他可以帮Mercury推出独唱作品,但是必须继续跟「Faces」合作,他每推出一张个人专辑,也必须同时另外跟合唱团一起推出一张专辑。不过,尽管洛德 · 斯蒂沃特的首张专辑反应还不错,却还没有能够让他真正的成名,不但没有任何畅销单曲,也只在专辑排行拿到第一百三十九名。1970年,他继续推出第二张个人专辑「Gasoline Alley」,这回成绩更好、获得的评价也更高,在专辑榜上获得了第二十七名,可惜仍然没有畅销的单曲,他还是没有真正的走红。

        1971年夏天,洛德 · 斯蒂沃特终于时来运转了。在「Faces」伙伴们的助阵之下,他推出了第三张个人专辑「Every Picture Tells a Story」。为了替这张专辑打头阵,唱片公司选定了一首主打歌曲,那是创作歌手提姆哈定(Tim Hardin)的抒情歌谣曲「Reason to Believe」,而放在这张单曲B面、用来「垫档」的,则是洛德 · 斯蒂沃特自己谱写、他们原先并不看好的「Maggie May」。事实上,唱片公司本来还根本没打算要采用这首歌曲,直到最后一分钟,才决定把它收录到专辑中去。原因之一,是这首歌曲描述著一个青少年在性事上面的挫折。这个还在高中就读的男生,遇见了一个名叫「Maggie May」的风尘女郎,在女郎的诱惑之下跟她同居。原本他还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没想到女郎只是把他当作洩欲的工具,他情绪无比的低潮,却又难以割舍肉欲的引诱,因此在走与不走之间榜徨不定。或许是因为担心这个题材会引起争议,所以唱片公司本来打算予以封杀,最后才决定还是予以采用。他们把这首歌放在「Reason to Believe」的B面,心想大概不会有人注意到。

        1971年的七月十七日,「Reason to Believe」第一次打进「告示牌」的排行,得到第九十八名。可是,很多电台的DJ都爱上了原本被用来垫档的「Maggie May」,纷纷予以强力放送。由于大受欢迎,五个星期后,唱片公司先是把它列为单曲的B面,接着更干脆予以「扶正」,改用它当作A面。同年十月二日,这张 A、B两面都很受欢迎的单曲,登上了冠军宝座,蝉联五周。不过,原先「主打」的「Reason to Believe」,只拿到第六十二名。就在同一天,「Every Picture Tells a Story」也夺得了专辑排行的冠军。在大西洋两岸都夺魁的洛德 · 斯蒂沃特不但就此成名,也因而被「滚石」杂志选为「年度最佳摇滚明星」。

        在「Every Picture Tells a Story」专辑发行之后不久,由于先前与唱片公司达成的协议,「Faces」合唱团也接着推出了「A Nod Is As Good As a Wink … To a Blind Horse」专辑,可惜虽然获得不错的评价,销路却相当的不理想,反倒是洛德 · 斯蒂沃特在「Every Picture Tells a Story」中的单曲「(I Know)I'm Losing You」打着「洛德 · 斯蒂沃特与Faces合唱团」的招牌,拿到了第二十四名。尽管他们不愿意承认,这个时候的「Faces」合唱团,事实上在大家的心目中,已经跟「洛德 · 斯蒂沃特的个人专属乐队」没有什么两样了。

        「Faces」乐队最早的名称是「Small Faces」,在洛德 · 斯蒂沃特和朗 · 伍德加入之后,才把团名简化。虽然他们也拥有不少支持者,但是却始终没有真正得到商业上的成功,直到洛德 · 斯蒂沃特开始窜红,才在 1972年以洛德 · 斯蒂沃特担任主唱的「Stay with Me」打进美国单曲排行的前二十名,一般人更普遍都认为「Faces」是洛史都华个人专属的伴奏乐队了。

        成名之后,洛德 · 斯蒂沃特越来越活跃。他在1972年应邀跟「The Who」乐团的成员,以及伦敦交响乐团、英国室内合唱团、还有披头团员之一的林哥 · 史塔(Ringo Starr)等,把「The Who」发表于1969年的摇滚概念专辑「Tommy」重新诠释一次,让这个作品再度赢得喝采,其中洛史都华负责演唱的,是「Pinball Wizard」。名利,让洛德 · 斯蒂沃特变得狂妄起来。起先,他把自己的名字提出来,将「Faces」乐队改名为「Rod Stewart & the Faces」,然后更进而要求团员们,不许他们跟他自己一样,推出个人的作品。这些事件,发生在1972年春天该团的巡迴演唱途中,使得原本和谐的内部,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紧张与冲突。同年夏天,洛德 · 斯蒂沃特推出第四张个人专辑「Never a Dull Moment」,虽然没有再度出现疯狂畅销的单曲,销售的情形却几乎可以跟「Every Picture Tells a Story」比美,不但得到美国专辑排行的亚军,在英国更夺得冠军。1973年春天,「Faces」推出了他们最后一张专辑「Ooh-La-La」,洛德 · 斯蒂沃特竟然公开对媒体表示自己对这张专辑的轻蔑,使得原本就已经不愉快的情况有如火上加油。原本跟洛德 · 斯蒂沃特交情深厚的朗 · 伍德第一个发出了不满的反弹:他不但在1974年推出个人专辑,更把专辑命名为「我有我自己的专辑要做」(I've Got My Own Album to Do)。

        尽管内部已经失和,「Faces」仍然协助洛德 · 斯蒂沃特在1974年推出他的第五张个人专辑「Smiler」。他尝试套用前面几张的模式,但是显然不太灵光,被专家们批评为「浪费时间」,不过销路仍然相当畅旺。滚滚而来的收入,使得英国的税政单位盯上了他。由于英国的税率很高,他不甘到手的钞票跑到国库里去,于是效法许多英国演艺界的「前辈」,移民大西洋彼岸,正式申请入籍美国。跟「Faces」交情越来越恶劣的情况下,洛德 · 斯蒂沃特藉着移民的机会,在 Mercury唱片与华纳机构为了争夺他的合约而对簿公堂之后,转而投靠华纳的旗下,并且跟制作大师汤姆 · 多德(Tom Dowd)合作,在著名的「Muscle Shoals」录音室与其节奏组的陪衬下,推出第六张专辑「Atlantic Crossing」。这张专辑让他摆脱了过去的民歌色彩,开始以比较通俗的流行曲风出现,成了一张经典,其中的单曲虽然排行名次普遍不高,却都获得了歌迷们的热爱,除了当时只获得第五十八名的「Sailing」,另外一首「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更是直到1979年底才在美国推出单曲,尽管当年只拿到第四十六名,但早已在歌迷们口耳相传的情况下红遍全球,同时被认为是他演唱表现最好的代表作之一。事实上,台湾女歌手黄莺莺1977年成名的第一张英文专辑,就是以这首歌当作标题的呢!

        1975年十二月,洛德 · 斯蒂沃特宣布退出「Faces」乐队,而该团也决定正式解散,永久成为历史。1976年,他再度由录音室乐手伴奏,推出了在洛杉矶与迈阿密录制的「A Night on the Town」专辑,把他转趋流行的风格发挥得更是淋漓尽致,果然造成了空前的轰动,不但成为他的第一张白金专辑,其中的单曲「Tonight's the Night」更以连续八个星期的冠军,成为该年度全美最畅销的歌曲、以及他个人唱片生涯中排行成绩最杰出的代表作品。这首歌引起了很多争议,也让许多保守人士大为皱眉。跟「Maggie May」一样,这也是洛德 · 斯蒂沃特自己谱写的作品。乐评家们指出,这首内容为「诱拐处女」的歌曲里面,「求欢」的讯息太过明显、也太过直接,虽然那种无药可救的浪漫,甚至连保守人士私底下都无法抗拒,但是拿来在专门播放热门歌曲的电台播出,显然就不是很适当了。在歌曲中,我们可以听到一个女声,用法语轻声低吟,那是洛德 · 斯蒂沃特当时的同居女友,瑞典女演员布莉特 · 艾克兰(Britt Ekland)担任的。但是,这首歌曲的成功,却引来了情海的波涛。原来,他们两人是在1975年三月共同在洛杉矶参加一场宴会的时候认识的,一见种情,随即展开热恋,艾克兰马上开始担任他的造型顾问,亲手安排他以各种性感、甚至荒唐的衣著出现,让他成了媒体注意的焦点,而且据说他会开始大唱那些迷人的慢板抒情歌曲,也都是艾克兰出的主意。可是,洛德 · 斯蒂沃特并不是一个很专情的人,经常与许多美女纠缠不清,终于让艾克兰忍无可忍。闹翻的同时,艾克兰甚至还要求他给付一千万美元的「赡养费」,理由是,「如果不是我,哪来今天的他?」

        这个事件,只有让媒体对洛德 · 斯蒂沃特更感兴趣,纷纷用最大的篇幅来予以报导。洛德 · 斯蒂沃特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想要听他唱歌的人也越来越多。「A Night on the Town」专辑引人议论的地方还不仅此而已。这张专辑推出的第二首单曲,是凯特 · 斯蒂芬斯(Cat Stevens)谱写的抒情歌谣曲「The First Cut Is the Deepest」,虽然没有招来任何物议,但是接着推出的第三首单曲「The Killing of Georgie」,又导致保守人士的抨击,因为它的内容是描述一位年轻的同性恋者遭到谋杀的事件,在民风对于同性恋的观念还不是很开放的当时,确实让很多人都感觉无法接受,不过还是拿到了第三十名。在这张专辑中,洛德 · 斯蒂沃特延续了先前「Atlantic Crossing」专辑的作法,把专辑分成「快」、「慢」两面,正如它的「前辈」,大家都公认,他在慢歌的那一面所唱的歌曲,远比快歌的那一面要来得更讨好,而虽然「Tonight's the Night」成绩惊人,这张专辑真正让人难忘的歌曲,还是「The First Cut Is the Deepest」。这首歌曲后来与「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一起当作同一张「双主打」的单曲推出,在1977年五月夺得了英国单曲排行榜连续四个星期的冠军,也引发了很多艺人纷纷翻唱这两首歌曲。

        就在「A Night on the Town」专辑分别在大西洋两岸的排行缔造佳绩的同时,BBC电视网所推出的纪录片影集「Sailors」,采用了「Sailing」当作主题歌,不过在影片中是由英国海军某军舰的官兵演唱的。这首歌成了非正式的英国皇家海军军歌,尽管歌曲并非洛德 · 斯蒂沃特谱写的,仍然堪称一项殊荣。在影片播出后,洛德 · 斯蒂沃特也随即重新在英国推出他自己演唱的单曲版本,结果获得了英国排行的第三名。不久,根据「A Night on the Town」专辑拍摄的特别节目也在英国的电视上播出,然后他在影片「All This and World War II」里面翻唱的披头经典「Get Back」,也在英国排行榜拿到第十一名。

        1977年秋天,洛德 · 斯蒂沃特再度出击,推出了「Foot Loose and Fancy Free」专辑,也再度延续前面两张专辑的风格,不过这回他没有再把专辑很明显的分割为「快」、「慢」两面。或许由于缺乏创新,这张专辑获得的评价并不高,乐评普遍认为它的摇滚歌曲没有任何一首可以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时这次也没有能够跟前两张专辑比美的抒情歌谣曲来「挽救」他。可是,一般歌迷的反应却有点让专家跌破眼镜,不但专辑销路更好,轻松的超过了三百万张,其中的抒情歌曲「You're in My Heart」也成了金唱片,在英美两国分别拿到了第三名和第四名。另外,他还着手组成了专属于他自己的乐队「Rod Stewart Group」,跟著他到处去演出,把他的演艺事业又往前推动了一大步。

        1978年,比吉斯(Bee Gees)的电影「週末的狂热」(Saturday Night Fever)原声带掀起的迪斯科狂潮所向披靡,许多本来唱摇滚的歌手都不得不妥协的跟进,用迪斯可的节奏来推出一些比较「商业」的歌曲。洛德 · 斯蒂沃特也不例外,他采用了令人脚痒的节奏与电子合成音乐的质感,发表了自己的迪斯科专辑「Blondes Have More Fun」,尽管被乐评家骂得狗血淋头、一文不值,甚至认为这是他演艺生涯中最烂的一张专辑,可是却没有人能够否定它的商业魅力。其中获得四个星期冠军的单曲「Do Ya Think I'm Sexy」,成为华纳机构到当时为止,卖得最快的一张唱片,不但让这张专辑为他再度夺下美国排行的冠军,更在二十年之后,被认为是流行音乐史上「把摇滚与迪斯可结合得最精彩」的作品之一。而到了这个时候,洛史都华已经成了演艺界最富有的巨星之一,除了拥有私人的豪华喷气式飞机,还不断的跟许多女明星和模特儿出双入对,到处受到狗仔队的跟监,香艳的镜头经常出现在八卦新闻中,彷彿他亲自现身说法,为这首歌曲提出了最佳的注解。

        1979年1月,就在迪斯可舞曲风味的「Do Ya Think I'm Sexy」快速爬升的时候,洛德 · 斯蒂沃特在「比吉斯」(Bee Gees)的号召之下,参加了「国际儿童年」的活动,不但亲自演唱,并且把这首歌所有的版税捐给「联合国儿童救难基金会」(UNICEF)。接着,他展开为期四个月的全美巡迴演唱,华纳并且在年底发行了他的「Greatest Hits」精选集,夺得了英国排行的冠军。在精选集中,他把1975年录制的「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当作单曲推出,不过可能是因为歌迷们早已在过去的专辑中听烂了这首歌,所以只获得第46名。

        1980年秋天,在歌迷们的期盼之下,洛史都华再度发表新专辑「Foolish Behavior」,内容仍然是以舞曲风味、但有少许电子合成乐色彩的流行摇滚为主,尽管风评不是很好,却仍然是一张非常「专业」的作品,而其中被批评为「一点也不热情」的单曲「Passion」则在1981年二月获得了美国排行第五名。他知道,这是应该尝试改变的时候了。在接下来的「Tonight I'm Yours」专辑中,他开始加入「新浪潮」与更为浓重的电子合成乐风味,虽然没有特别突出的歌曲,总算再度证明了他的实力。专辑中的「Young Turks」,透过一支群舞的音乐录影带,在刚开播的MTV电视网强打,夺得了美国排行的第五名,而专辑也成为白金唱片。

        「Tonight I'm Yours」虽然还算成功,但是却被认为似乎是洛德 · 斯蒂沃特的「临去秋波」,因为他的市场魅力随即开始下滑,一连几张专辑,包括1983年的「Body Wishes」与1984年的「Camouflage」,反应都不是很好,人们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过气了呢?另外,他也走起霉运来。1982年四月二十六日,他在洛杉矶的路边,光天白日之下遭到了抢劫。不过,在「Camouflage」中,他邀请到了老朋友杰夫 · 贝克(Jeff Beck)出马跨刀,担任「Infatuation」的吉他主奏,总算让他重新回到排行的前十名内,获得了第六名。

        市场跟歌迷的与他越行越远,显然让他感触良多。他在同一张专辑的「Some Guys Have All the Luck」歌曲中唱出:「有些人拥有世间一切好运,有些人却受尽所有的痛苦。有些人把握住每一个机会,有些人却只会在那儿抱怨。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一切,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拥有了一切的好运,所以请你千万、千万不要对我说再见。」表面上,这似乎只是一首伤感的情歌,骨子里却显然是他对于现实的悲叹。或许是歌迷们真的听见他的心声了吧?这首歌也拿到了第十名。

        虽然洛德 · 斯蒂沃特擅长演唱抒情歌谣曲,但是也有「失手」的时候。1985年,狄昂 · 华韦克(Dionne Warwick)、艾尔顿 · 强(Elton John)、葛蕾蒂丝 · 奈特(Gladys Knight)和斯蒂夫 · 旺德(Stevie Wonder)这四大资深的唱将共同合唱的经典「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夺得了冠军,轰动一时,不过很少人知道,第一个把这首歌曲唱出来的,其实是洛德 · 斯蒂沃特,他的版本出现在1982年亨利 · 温克勒(Henry Winkler)和迈克尔 · 基顿(Michael Keaton)共同主演的电影【销魂大夜班】(Night Shift)原声带专辑里面。负责为该片谱写全部插曲的,是流行音乐作曲大师布特 · 巴查拉哈(Burt Bacharach)和他的作词名家老婆卡洛 · 贝耶 · 莎格(Carole Bayer Sager),他们夫妻总共为该片谱写了五首插曲,其中的四首,分别聘请其他歌手和团体演唱,由他们夫妻制作,至于「That's What Friends Are For」,则交给洛史都华自行制作。他们原本以为洛史都华可以为这首歌做出很好的诠释,但是结果并不如他们预期中的理想,而华纳唱片公司也认为这首歌的调调太「软」了,拒绝发行单曲,因此歌曲没有多久就静悄悄的消失了。谁会想到,这首歌曲后来会造成轰动呢?尽管如此,他还是得继续努力。为了感激杰夫贝克的拔刀相助,洛德 · 斯蒂沃特投桃报李,也参与了杰夫贝克专辑的录制,两人共同演出了翻唱的老歌「People Get Ready」,不过排行的成绩并不是很出色,只获得第四十八名。

        洛德 · 斯蒂沃特的霉运前后持续了好几年。事实上,从1982到1988年间,他总共只有三首歌曲打进美国排行的前十名。1986年,他再度奋力出击,甚至首度用自己的名字当作标题,推出了同名的专辑「Rod Stewart」,可惜被批评得更惨,很多乐评专家都指出,这是他唱片生涯中表现最糟的一张专辑,整张专辑充满了「无趣得令人惊讶」的歌曲,制作也显得非常机械化,尽管其中的单曲「Love Touch」由于被罗伯特 · 瑞福(Robert Redford)的电影「法网神鹰」(Legal Eagles)采用为插曲而受到欢迎,获得了第六名,仍然无法改变这张专辑的命运。另外一首「比较好听」的抒情单曲「Every Beat of My Heart」,甚至连前八十名都挤不进去,只拿到第八十三名。

        洛德 · 斯蒂沃特可不愿意就这样认输。1987年夏天,丹尼斯 · 奎德(Dennis Quaid)与谐星马丁 · 修特(Martin Short)共同主演的科幻电影「惊异大奇航」(Innerspace)决定采用他的老歌「Twistin' the Night Away」当作插曲,他义不容辞的重新录音,提供新的版本,但是只上升到第八十名就打住了,看来他仍然必须继续加油。一年之后,他在1988年夏天,在「杜兰杜兰」(Duran Duran)合唱团吉他手安迪 · 泰勒(Andy Taylor)与「Chic」合唱团的鼓手贝尔纳德 · 爱德华斯(Bernard Edwards)共同制作之下,他推出了「Out of Order」专辑,总算有了起色,而为了求取好歌,他甚至回头去找自己过去曾经拒绝采用其歌曲「Love Changes Everything」的西蒙 · 克莱米(Simon Climie)。专辑率先推出的单曲「Lost in You」,由安迪 · 泰勒与洛德 · 斯蒂沃特共同谱写,并且担任吉他主奏,拿到了第十二名。这张专辑再度恢复了洛德 · 斯蒂沃特稍早的风格与水准,歌曲游走在充满热力的摇滚与抒情歌谣曲之间。另外一首单曲「Forever Young」,配合着他和当时同居女友共同生下的儿子演出的音乐录影带,诉诸温馨的亲情,也打动了许多歌迷的心,同样获得第十二名。

        这回,乐评家们可友善得多了,一致指出这张专辑结构优良,收录了许多主流的流行摇滚乐曲,更是他自从「Tonight I'm Yours」以来,表现最好的一张专辑,尽管严格说起来,距离他过去最好的作品,仍然有着一段距离,但已经很让人惊喜了。果然,他接着推出的另外一首抒情歌谣曲「My Heart Can't Tell You No」获得了更热烈的反应,在美国夺得了第四名,并且在榜上停留了六个月,这已经是他十年以来最好的成绩了。

        可以算是「东山再起」的洛德 · 斯蒂沃特,丝毫不敢大意,马不停蹄的展开各地的巡迴演唱。1989年四月,他在墨西哥表演,一群狂热的歌迷推挤着想要靠近舞台,结果发生惨剧,四百五十个人受伤。由于疲劳过度,他的声带也亮起了红灯。那年六月,波士顿的一家电台为他举办生日演唱会,他却因为声带出了问题而无法出现,两个月后,才弥补了先前缺席的遗憾,并且把演唱会的收入捐给美国癌症防治协会。同年十一月,华纳推出他的精选集「The Best of Rod Stewart」,其中并且邀请老牌灵魂歌手罗纳德 · 艾斯利(Ronald Isley),重新演唱了自己早年的名曲「This Old Heart of Mine」,结果获得第十名。而在那之前,他更开始为下一张专辑「Vagabond Heart」暖身,率先推出的单曲「Downtown Train」获得了更热烈的迴响,夺得了第三名。

        1989年底,华纳唱片发行了一套四张的洛史都华盒装精选集「Storyteller」,收录了他过去二十多年间六十五首经典录音,不但包括他十九岁时候的个人单曲处女作,还有他和「Faces」合作期间的歌曲,甚至还特别添加了几首新的录音,例如「This Old Heart of Mine」和「Downtown Train」。其中由汤姆 · 威兹(Tom Waits)谱写的老歌「Downtown Train」,不但获得「专辑摇滚单曲」排行的冠军,更让他头一次被提名角逐葛莱美奖,成为他继「Do Ya Think I'm Sexy」之后最受欢迎的畅销曲。

        这个时候,刚刚因为「Out of Order」专辑而再度走红的洛德 · 斯蒂沃特,开始小心翼翼的筹画乘胜追击的作品。1991年春天,他终于发表了「Vagabond Heart」专辑,在专辑推出前抢先出击的首支单曲「Rhythm of My Heart」立刻造成轰动,获得了第五名。这是一张内容更扎实、也更多样化的专辑,而且歌曲的素质也相当的整齐,其中包括了罗比 · 劳伯森(Robbie Robertson)所谱写的「Broken Arrow」,以及他邀请到资深的「诱惑」(The Temptations)合唱团出马合作演出的「The Motown Song」。这首歌可以说是对Motown唱片公司、以及它所代表的蓝调音乐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歌颂,因此与他先前邀请老牌灵魂歌手罗纳德 · 艾斯利(Ronald Isley),共同重新演唱的自己早年名曲「This Old Heart of Mine」一样,也获得了第十名。

        我们曾经说过,洛德 · 斯蒂沃特热爱蓝调歌曲,他非常崇拜山姆 · 库克(Sam Cooke)与欧蒂斯 · 瑞汀(Otis Redding)等老牌蓝调歌手,事实上,他自己所灌录的第一张唱片,就是蓝调歌曲。但是他很聪明,没有多久就体认到,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杰出的歌手,就不能老是模仿别人,更重要的是,你不能忘了自己的根。以山姆 · 库克和欧蒂斯 · 瑞汀来说,福音歌曲的风味,在他们的音乐里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可是他们运用福音歌曲的技巧,并不是由于这种音乐充满热力,而是因为那是他们的根,他们从小就是唱着福音歌曲长大的。因此,洛德 · 斯蒂沃特开始专注于自己成长过程中最熟悉的音乐,从苏格兰的传统、市井小民的饮酒歌、到摇滚乐和民谣等等,加上他自己对音乐的特殊感觉,创出了自己的一条路。别的艺人或许很容易模仿,但只要洛德 · 斯蒂沃特一开口,你就一定不会听错,他是独一无二的。他唱任何的歌曲,都非常讲究情感的投入,一定要先让自己完全了解歌曲作者的感觉,然后用各种不同的编曲、不同的唱法来试唱,直到完全满意,才进录音间,因为他是个完美主义者。在「Vagabond Heart」专辑里面,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察觉这种特质。

        由于这张专辑的成功,加上他多年以来累积的声望,继艾瑞克 · 克莱普顿(Eric Clapton)之后,洛德 · 斯蒂沃特也受到了MTV的邀请,录制「不插电」系列的演唱会。或许是想要仿效克莱普顿那样,因为「不插电」演唱会与实况录音专辑而再创演艺生涯的高峰吧,他可以说是全力以赴,每一个环节都刻意的追求完美。他重新回到电子合成乐以前,那些让他成名的摇滚与民谣风格,甚至更请来了多年前的老伙伴朗 · 伍德(Ron Wood),为他跨刀、担任吉他。虽然「雕琢」的意图稍嫌太过明显了一些,整体的效果却仍然相当接近他过去的「Gasoline Alley」与「Every Picture Tells a Story」等经典。尽管刚开始的时候,他的歌声似乎不是很稳定,但是随着演唱会的进行,他逐渐恢复了固有的水准,相当的动人。唱片公司特别争取到发行录音专辑的权利,果然得到了相当杰出的销售成绩,其中的几首歌曲都被抽出来当作单曲发行,而原本在「Vagabond Heart」专辑中就曾经推出过单曲,但是只获得第四十七名的范 · 莫理森(Van Morrison)经典「Have I Told You Lately」,这回以现场录音的方式重新推出。得到了第五名。另外,他所翻唱的汤姆 · 威兹经典「Tom Traubert's Blues(Waltzing Matilda)」,也获得了相当高的评价。

        早在80年代中期的时候,洛德 · 斯蒂沃特就曾经多次嚷嚷着表示打算退休,但事实上他自己对于歌唱事业的热爱,以及歌迷们的支持,却使他始终无法如愿,唯一能作的,就是开始珍惜羽毛,不再那么多产。而由于他的再度走红,1993年底,克理斯 · 欧唐纳(Chris O'Donnell)、基佛 · 苏沙兰(Kiefer Sutherland)与查理 · 西恩(Charlie Sheen)等人共同主演的电影「豪情三剑客」(The Three Musketeers),特别邀请他和布莱恩 · 亚当斯(Bryan Adams)与史汀(Sting)一起合唱了主题歌「All For Love」,果然毫不意外的,夺得了连续三周的冠军。

        在「Unplugged…and Seated」发行两年之后,洛德 · 斯蒂沃特再度推出新作「Spanner in the Works」专辑。这次,他很讨巧的为自己重新定位,蜕变成一个成熟、但是内心仍然难忘年少轻狂时代光辉的中年男子。我们毫不意外的,可以发现他在编曲上重现了过去的色彩,但是却有着不同的技巧,一些「不插电」的传统乐器非常摇滚,可是却不会让人感受压力,反倒近似于乐手们在自家后院即兴的自娱,透过一些柔和的电子合成音乐在背后烘托,相当的悦耳。更重要的是,洛德 · 斯蒂沃特精心挑选了一系列堪称「A Night on the Town」以来最多样化、也最富有野心的曲目。我们可以听到他演唱汤姆 · 佩蒂(Tom Petty)的作品「Leave Virginia Alone」、鲍布 · 迪伦(Bob Dylan)的经典「Sweetheart Like You」、他亲自参与谱写、向穆迪 · 华特斯(Muddy Waters)、山姆 · 库克与欧蒂斯 · 瑞汀等人致敬的「Muddy, Sam and Otis」,以及充满英国传统民歌风味的「Purple Heather」等等。这些歌曲,都让我们回想起他早年的经典,或许不是同等的杰出,但是对于一个已经迈入中年的歌手来说,却是恰如其份的,更是洛史都华将近二十年以来最富有创意与野心的一张专辑,虽然单曲的排行名次都不算是很高,仍然令人激赏。

        洛德 · 斯蒂沃特果然逐渐的在蜕变。间隔了三年之后,他才在1998年六月再度发表新作「When We Were the New Boys」。这回,他在音乐上结合了英国流行与自己早期在小酒馆演唱的老摇滚根基。这个决定,几乎让人为他捏一把冷汗,因为他在歌唱方面很可能会吃力不讨好,但是,令人惊讶的是,他却有著相当成功的表现,或许他不再像过去那样充满活力,偶而甚至还会出点差错,整体而言,却是相当可喜的。除了一些英国年轻歌曲作家的作品,他还挑选了某些自己多年以来始终非常喜爱的名曲,然后用自己的风格予以重新诠释。我们可以听到他唱「绿洲」(Oasis)合唱团的「Cigarettes and Alcohol」、唱「原始喊叫」(Primal Scream)的「Rocks」,还有葛瑞翰 · 派克(Graham Parker)的「Hotel Chambermaid」,这些都可以说是他多年以来表现得最优秀的摇滚歌曲。不过,正如他90年代所有的专辑,他最令人心动的,还是抒情歌谣曲。在他自己参与谱写的标题歌曲「When We Were the New Boys」中,我们彷彿听见他对于岁月的感叹,回想起自己还是「新人」阶段的点点滴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已经开始窜红的「可儿家族」(The Corrs)三姊妹,也分别使用自己最拿手的乐器,参与了这张专辑的演奏部分。除了前面提到的这些歌曲,洛德 · 斯蒂沃特在朗 · 赛克斯史密斯(Ron Sexsmith)的「Secret Heart」、以及尼克 · 洛(Nick Lowe)令人难以抗拒的情歌「Shelly My Love」中,都有着动人的表现。不过,如果一定要说这张专辑有哪一首歌曲是最突出的,那么无疑要属他重新演唱的「Faces」经典「Ooh La La」了。这首1973年的老歌,当年原本是由朗 · 伍德担任主唱的,事隔二十五年之后,再度听见它,让歌迷们不禁回忆起他的年轻岁月。在怀旧的情调中,这是洛德 · 斯蒂沃特多年以来最为悦耳的一张专辑,只可惜,它在市场上的表现,并不是非常的理想。

        尽管多年来始终不断想要退休,洛德 · 斯蒂沃特显然仍然不肯真的「告老」。在他三十多年的音乐生涯中,大家都公认他向来很擅长把当时最流行的音乐风潮结合在自己的作品中。随着他的唱片在90年代末期逐渐与市场脱节,他决定跟老东家华纳分手,不过新的东家「大西洋」唱片,仍然是华纳机构的门下。2001年初,他推出了加盟「大西洋」以后的第一张专辑「Human」。这回,他再度尝试与流行风潮结合,演出时下盛行的流行灵魂乐,采用电子鼓与「风尚」(En Vogue)合唱团模式的和声,唱着「娃娃脸」(Babyface)风味的歌谣曲。尽管他非常的努力,一些歌谣曲也还算动听,但是基本上给人的感觉,却是一个在痛苦中挣扎、想要让自己「跟上时代」的艺人,反倒使得他听起来似乎更加的苍老。洛德 · 斯蒂沃特的时代,是否真的已经过去了呢?毕竟,他已经五十六岁了,早已超过了一个摇滚歌手的黄金年代。听着这些新歌,让我们更怀念过去的他。从一个愤世嫉俗的小流浪汉,到一个长青树级的巨星,洛德 · 斯蒂沃特的星路历程,的确是充满特色与传奇的,即使他终于决定退休,有了这些年来的成就,应该也已经是可以了无遗憾了。



相关专辑


[ 本帖最后由 Eric5188 于 2009-8-9 21:11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1-19 05: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