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2523|回复: 0

Loretta Lynn(洛丽塔 · 琳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5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Loretta Lynn(洛丽塔 · 琳恩)

1934 ~

lorettalynn.jpg

        1975年,乡村女歌手洛丽塔 · 琳恩(Loretta Lynn)推出了一首标题叫做「 The Pill 」(避孕丸)的单曲,立刻引来群情哗然,不但保守的舆论纷纷予以强烈的抨击,许多电台也拒绝播放这首歌,但尽管如此,仍然无法改变这首歌深受女权主义者和广大妇女支持与喜爱的事实。这首歌的内容,是一个作妻子的女性对她的丈夫所提出的「哀的美敦书」,全曲以寓言故事的方式表现,叙述在一个养鸡场里面发生的事情:一只母鸡告诉她的公鸡丈夫,她已经厌倦于老公的成天四下与别的母鸡鬼混,而她却得老是怀着一肚子的蛋在家里待产,如今她既然有了「避孕丸」,她也要出去找找自己的乐子,除非老公愿意妥协,而好好的约束自己。她说,「本农场的局势即将有所改变,你已经不再能使我替你养小鸡,因为我如今有了避孕丸。」这几乎可以说是LL自己的「心情写照」,因为她十三岁就结了婚,几乎不断的怀孕、生子,一连生了四个孩子之后,才知道女人为什么会怀孕,所以当她进入歌坛之后,很快的就开始替天下女性声张权益。「The Pill」并不是她头一次向「 花心 」丈夫们与「 外面的野花 」提出反击,事实上,早在1966年轰动全美的「 You Ain't Woman Enough 」之前,她就已经开始展现这种勇猛的特质了。

        2004年的春天,七十岁的洛丽塔 · 琳恩以最新的专辑「 Van Lear Rose 」轰动了歌坛,获得极高的评价,不但因为她的歌喉与创作才华几乎完全没有显出老态,更因为她与年轻的「 车房摇滚 」艺人杰克 · 怀特(Jack White)携手,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表现,让无数熟悉她过去风格的老歌迷们无比的意外,甚至连许多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的年轻人也大为折服。在二十世纪的乡村音乐史上,她可以说是最为与众不同的超级天后,因为几乎只有她敢于独树一帜的与乡村歌坛那种女性必须扮演「温婉贤淑」小可怜的传统对抗,仙妮亚 · 唐恩(Shania Twain)等后生晚辈在某些歌曲里面所表现出来的女性自觉意识,跟琳恩多年以来的鲜明旗帜比较起来,实在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的。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擅长创作的她,竟然大字都认不得几个,当年考驾照的时候,连笔试的题目都得靠别人念给她听,才能作答呢!这样一位堪称传奇的乡村创作女歌手,当然值得我们特别来认识一下。

        1934年的四月十四日,洛丽塔 · 琳恩出生在肯塔基东部偏远的山区小村「屠夫谷」,本名叫做「 洛丽塔 · 韦布 」(Loretta Webb),父亲是个煤矿工人,家境赤贫如洗,偏偏孩子又生得多,她在家里八个孩子之中排行老二。由于实在是太穷了,前面的几个孩子根本没有能力上学多受教育,天天忙着帮母亲做家事、照顾弟妹们,唯一的娱乐,就只有收听「老大歌剧院」(Grand Ole Opry)所广播的乡村歌曲,而她很早就展现了歌唱方面的天赋,经常参加教堂的唱诗班、以及当地乡亲们的一些同乐活动,发挥她的歌喉。十三岁那年,她遇见了一个二十一岁的私酒小贩奥利佛 · 琳恩(Oliver Lynn),糊里糊涂的就嫁给了外号叫做「 慕尼 」(Mooney)与「 阿杜 」(Doo)的奥利佛,从此变成了「 洛丽塔 · 琳恩 」,很快的怀孕生子,十八岁生日还不到,她已经成了四个孩子的妈,也才知道女人为什么会怀孕。为了逃开肯塔基贫困的煤矿生活,「慕尼」在遥远的华盛顿州找到了工作,洛丽塔 · 琳恩嫁鸡随鸡,当然也只能跟着一同前往,在远离家乡的情况下,虽然生活比过去好了些,但仍然相当艰苦,因此夫妻两个必须一起工作。为了贴补家用,「 慕尼 」突发奇想,决定好好利用妻子歌唱的天赋,于是透过邮购,买了一把廉价的吉他给洛丽塔 · 琳恩,名义上是生日礼物,其实却逼迫着她学习弹奏,同时坚持说她唱得比收音机里面那些女歌手们好。

        在克服了羞怯之后,洛丽塔 · 琳恩开始利用吉他娱乐自己和孩子们,唱起了当时流行的歌曲,以及许多过去在家乡的时候就已经听过的老歌。可是,「慕尼」却有着不同的盘算。结婚十年之后,他拉着洛丽塔 · 琳恩,到当地一支相当受欢迎的「潘氏兄弟」(The Penn Brothers)合唱团那里去试唱,获得了录用,从此开始利用周末到小酒馆去参加表演,每个星期多了五块钱的收入。接着,「 慕尼 」又怂恿她去参加当地农业博览会活动中举办的才艺竞赛,赢得了首奖,以及在华盛顿大城塔科马的电视台表演的机会,也结识了节目主持人,当时刚刚开始掘起的乡村歌手巴克 · 欧文斯(Buck Owens)。节目播出之后,加拿大有一位梦想着进入唱片行业的木材商人诺姆 · 波利(Norm Burley)对洛丽塔 · 琳恩的才华大为激赏,立刻取得联系,更特别开办了一家独立小品牌,开始帮洛丽塔 · 琳恩出唱片,尽管还名不见经传,她已经展现了独特的个性。但是,「 慕尼 」仍然不满足。1960年二月,他们全家出动,前往洛杉矶,用因为帮波利出唱片所赚得的钱,自己租下录音室,灌录了四首歌曲。虽然识字不多,那些歌曲全部都是洛丽塔 · 琳恩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亲自谱写的。当然,由于没有受过任何训练,所有的歌词和旋律,都必须靠着死记、请人帮忙写下来,在录音室中,她更是亲自为自己和声。

        录音完成后,她和「 慕尼 」把唱片装到他们破旧的老爷车上,设法收集到各地乡村音乐电台的名单,然后展开长途跋涉,四处拜访那些电台,希望获得被播放的机会,虽然经常吃闭门羹,但只要有机会,洛丽塔 · 琳恩总是努力说服那些DJ们。由于没有见过多少市面,洛丽塔 · 琳恩还曾经脱口说出一些她自己并不知道其实相当不雅的俚俗词句,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在精疲力尽、几乎破产的情况下,他们的辛苦终于有了代价:「 I'm a Honky Tonk Girl 」首度打进排行,获得了第十四名,也让洛丽塔 · 琳恩进一步与主流唱片公司谈判的时候多了点筹码。

        最后,洛丽塔 · 琳恩与「 慕尼 」终于来到了乡村音乐的首都 —— 纳许维尔。他们费尽唇舌,总算获得「 威尔本兄弟 」(The Wilburn Brothers)的接见。威尔本兄弟不但是当时乡村歌坛相当走红的合唱团,更拥有乐曲出版与艺人经纪的部门。由于洛丽塔 · 琳恩的表现相当新鲜,他们立即安排她著手录制Demo。接着,威尔本兄弟开始把她的Demo分送出去。哥伦比亚唱片表示兴趣缺缺,而迪卡唱片的执行总裁欧文 · 布莱德利(Owen Bradley)则只想采用歌曲,但是威尔本兄弟坚持,如果想要那首歌曲,就必须连同歌手一起签下。就这样,洛丽塔 · 琳恩成了笛卡唱片旗下的歌手。1961年九月,在欧文 · 布莱德利亲自监督之下,洛丽塔 · 琳恩录制了好些歌曲,其中包括了一首「 Success 」,推出之后,成了洛丽塔 · 琳恩头一次打进乡村排行前十名的畅销曲,拿到了第六名。在洛丽塔 · 琳恩独特的风格诠释之下,这首歌展现了当时纳许维尔前所未见的特质,后来爱尔兰女歌手西尼德 · 欧康诺(Sinead O'Connor)在1992年还特别予以翻唱呢。

        加盟主流品牌、成功的首次出击,正式的打开了洛丽塔 · 琳恩的知名度。接着,在威尔本兄弟的建议之下,洛丽塔 · 琳恩首度尝试与当时的乡村巨星,来自德州的欧尼斯 · 塔布(Ernest Tubb)合唱。对于洛丽塔 · 琳恩来说,这简直是作梦也想不到的机会,因为她从小就崇拜塔布,在收音机里面听到塔布的演唱,还经常感动落泪。愉快的合作经验,不但使得欧尼斯 · 塔布成了她歌唱生涯中两大最主要的歌唱搭档之一,更因为塔布热情邀请她参加自己的歌唱节目演出,进而使她获得了「 老大歌剧院 」的演出邀约,从 1962年起,她更成了该节目永久的成员。1963年夏天,洛丽塔 · 琳恩以「 The Other Woman 」获得乡村排行第十三名,那年冬天,又以「 Before I'm Over You 」获得更好的成绩,拿到第四名。

        除了欧尼斯 · 塔布(Ernest Tubb)之外,另外一位在洛丽塔 · 琳恩歌唱生涯初期非常重要的友人,是传奇的乡村女歌手派西 · 克兰(Patsy Cline)。这位女歌手个性刚烈、敢爱敢恨,1957年在迪卡唱片执行总裁欧文 · 布莱德利力捧之下,以「Walkin' After Midnight」一炮而红,正式成为该公司的旗下歌手。布莱德利接着交给她一首曾经被包括白兰黛 · 李(Brenda Lee)等多位大牌拒绝演唱的歌曲「 I Fall to Pieces 」,采用华丽的弦乐和专业合音团体的烘托,更以Echo的效果来让她原本就很动人的歌声显得更加甜美,果然造成了预期的轰动,然后她又唱红了威利 · 尼尔森(Willie Nelson)所谱写的「 Crazy 」,大有取代凯蒂 · 威尔斯(Kitty Wells),登上乡村歌后宝座的态势。洛丽塔 · 琳恩对她早已无比崇拜,进入迪卡成为同门之后,两人头一次见面,是在派西 · 克兰与发生外遇的丈夫激烈争吵、发生严重车祸而住院的时候。洛丽塔 · 琳恩前去探望,为她唱了「 I Fall to Pieces 」,两人因为性情相近,就此结为莫逆,而派西对洛丽塔 · 琳恩更是大力的提携,当其他女性歌手们都嫉妒她的快速窜红时,派西总是挺身而出、为她辩护。 1963年三月五日,派西由于搭乘的小型飞机失事而丧生,只活了三十一岁。那一次,洛丽塔 · 琳恩原本要跟她搭乘同一架飞机,因为派西请她一起去演唱,答应要给她五十元酬劳,但洛丽塔 · 琳恩临时接到另外一场在曼斐斯演唱的邀约,费用是七十五元,所以派西鼓励她接受,没想到因此逃过一劫,两人也就此天人永隔,而洛丽塔 · 琳恩不但特别为派西写了一首「 The Haunted House 」,多年之后还灌录了一张纪念派西的专辑。

        失去了亲爱的挚友,洛丽塔 · 琳恩继续在歌坛努力。 1964年夏天,她首度尝试对男性喜欢在外花天酒地的劣根性提出抗议,唱出了脍炙人口的「 Wine, Women and Song 」,获得了更大的成功,夺下乡村排行第三名。另外,她与欧尼斯塔布的搭档生涯也开始获得了歌迷们的肯定,首先在1964年秋天以两人合唱的「 Mr. And Mrs. Used to Be 」拿到排行第十一名,到1969年为止,两人合唱的单曲总计有四首曾经打进排行,不过比较起她在日后与康威 · 特维提(Conway Twitty)的合作,显然还是有点「 小巫见大巫 」。

        尽管洛丽塔 · 琳恩本身具有优秀的创作能力,或许是为了市场的考量,公司当时并没有特别鼓励她往这方面发展,反而安排她大量演唱其他歌曲作家们的作品,而事实也证明了LL确实相当擅长把歌曲做出最佳的诠释。在琪蒂威尔斯与派西克兰等「 前辈 」的影响之下,LL融合了带有鼻音的饱满歌声、充满活力与个性的风格,以及典型「纳许维尔之声」的编曲色彩,陆续唱出了好些「 小酒馆情歌 」风味的畅销曲,除了女作家蓓蒂 · 苏 · 佩瑞(Betty Sue Perry)的「 Before I'm Over You 」、「 The Other Woman 」和「 Wine, Women & Song 」之外,朗 · 吉特森(Ron Kitson)的「 Happy Birthday 」,也在1965年初为她夺得第三名。接着,她又唱出了先前那首「 Success 」的作者强尼 · 慕林斯(Johnny Mullins)所谱写的「 Blue Kentucky Girl 」,虽然只拿到第七名,却也成了她招牌的经典之一,在日后不断被其他人翻唱,其中包括了有着「 新传统乐派教母 」别号的艾美露 · 哈瑞丝(Emmylou Harris)。

        在洛丽塔 · 琳恩的歌唱生涯中,许多真正最具有代表性的经典,其实仍然都是她自己所谱写的作品,因为她总是把自己在婚姻生活中的实际感受化为发人深省的歌曲,即使不是她自己的作品,也往往都是特别为她量身打造的,而蓓蒂 · 苏 · 佩瑞更可以说是最了解她的歌曲作家之一。早早就结了婚、一连生了四个孩子才知道女人为什么会怀孕的洛丽塔 · 琳恩,虽然是在丈夫的「设计」之下踏入歌坛,丈夫对她的歌唱事业也奉献了不少心力,但是她对于丈夫不时在外花天酒地的习性早已有所耳闻,因此在掘起之后就开始唱出了为人妻子的感触。1965年三月,她灌录了蓓蒂 · 苏 · 佩瑞为她谱写的「The Home You're Tearin' Down」,对丈夫外遇的第三者提出柔性的诉求,欢迎那个女人随时到家里来作客,亲眼看看这个被她摧毁的家庭所面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结果获得了热烈的迴响。

        当然,在洛丽塔 · 琳恩的世界里,并不是永远都在进行夫妻与第三者之间的争斗的。1965年,在越战如火如荼进行中的时候,洛丽塔 · 琳恩在丈夫的鼓励之下,亲自谱写了一首「 Dear Uncle Sam 」,为美国各地丈夫被国家征召、派往海外战场的妇女们说出了心中的痛苦,尽管大家都爱这个国家,但是当一个作妻子的人接到丈夫阵亡的电报时,政府是否真的能够了解那种伤痛呢?这首歌成了美国流行歌坛最早对越战的代价提出探讨的作品之一,同样也带来了热烈的反应,拿到乡村排行的第四名。

        连续的成功,并没有让洛丽塔 · 琳恩就此满足。相反的,她开始希望「创造」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声音。1966年,她展现了旺盛的企图心,开始逐步的远离过去的「 小酒馆情歌 」,积极的录制、并且推出自己谱写的歌曲,同时把自己对于传统女性在婚姻关系中受到的压抑与不满化为一首又一首精彩绝伦的作品。首先,她非常正面的向「 第三者 」提出了挑战。我们要知道,在传统的乡村歌坛,女性向来被认为应该扮演楚楚可怜的角色,对于丈夫的不忠、以及外面的「 狐狸精 」,只能采取逆来顺受的姿态,期待着丈夫回头、「 第三者 」高抬贵手,可是,洛丽塔 · 琳恩很清楚的表现出她拒绝接受这样的安排。在「 You Ain't Woman Enough 」里面,她勇猛的告诉那个「 狐狸精 」:想要夺走我的男人,你连门都没有,因为你不够「 女人 」。这首歌一推出,立刻造成空前的轰动,成了洛丽塔 · 琳恩到当时为止排行成绩最好的单曲,获得亚军。

        在一系列类似主题的歌曲后,琳恩接着又在1966年冬天推出另外一首「 Don't Come Home A - Drinkin'(With Lovin' on Your Mind)」,这回,她「 警告 」的对象是喜欢在外喝酒的老公,歌曲说:不要醉着酒回家来,还妄想跟我谈情爱,酒精和爱情是无法相容的,你只能挑选其中之一,如果你要喝酒,你就留在外面好了,看看你能找到什么样的爱情,而假如你想要的是「 那一种 」,我这里可没有!这样大胆的内容,可以说是前所未见的,因此几乎有如一颗炸弹一般的,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更在1967年的二月十一日,为洛丽塔 · 琳恩夺下了她生平的第一个冠军,让她开始跻身超级巨星之林,而这还只是刚开始呢!

        透过了「 You Ain't Woman Enough 」和「 Don't Come Home A-Drinkin'(With Lovin' on Your Mind) 」这些轰动全美的畅销曲,洛丽塔 · 琳恩开始积极的在作品中阐述自己在婚姻与两性生活中的感受。她表示,自己并不想藉由这些歌曲来改变什麽,只是想要唱出自己的想法,同时戏耍一些文字的乐趣。她说,「 Don't Come Home A - Drinkin'(With Lovin' on Your Mind)」其实也可以改成「 Don't Come Home A - Lovin'(With Drinkin' on Your Mind)」,而尽管她通常都是站在女性的角度来发挥,事实上,她也不排斥从男性的角度来看一些事情,她从来没有刻意的尝试在自己的歌曲中诋贬男性,只不过想要提醒他们,不要忘记了女性的权益,因为男人在喝了酒之后,往往会比较糊涂。当时,她也曾经翻唱过南希 · 辛纳屈(Nancy Sinatra)著名的那首「 These Boots Are Made for Walkin' 」,因为她也认为,有时候女性确实应该让男性知道,女人可不是都那么好欺负的。而由于这样的表现在乡村歌坛的确是前所未见的,1967年,当「乡村音乐协会」(CMA)创立他们的年度大奖,头一个夺下「最佳女歌手」荣衔的,就是洛丽塔 · 琳恩。挟着这些成功,洛丽塔 · 琳恩继续唱出女性自觉的意识。在「 What Kind of Girl(Do You Think I Am)」里面,一个成长中的女郎学会了对男人不合理的要求说「不」,再度赢得了广大的共鸣。

        1968年,洛丽塔 · 琳恩唱出了另外一首经典。我们要知道,在许多破灭的婚姻中,「 第三者 」往往都是扮演着「 冷酷无情 」的杀手。在乡村歌坛的传统中,所有「 正派 」的女性角色,都必须学习着逆来顺受,不是哀伤的接受事实、努力的原谅犯错的丈夫,温婉贤淑的付出更多的爱、等待丈夫回心转意,就是顶多以一种「 哀兵 」的角度,恳求那个抢走自己丈夫的「 狐狸精 」高抬贵手,但是洛丽塔 · 琳恩可不愿意就这样的忍气吞声,于情、于理、于法,作妻子的都没有义务忍受别人的横刀夺爱。于是,她开始「 宣战 」了。在「 Fist City 」里面,她正面的迎战那个不知羞耻的野女人:「 你到处吹嘘,说你跟我的男人有一腿,可是让我告诉你,我爱的那个男人,当他捡到垃圾的时候,他会把它丢进垃圾桶里去。在我看来,那就是你,我眼中看到的,只是一个可怜虫,所以你最好护住你的脸,给我闪远一点,除非你想要挨我一顿毒打。如果你不想来到拳头城,你最好还是尽早滚开,因为假如你让我逮到了,我会扯住你的头发,把你摔个鼻青脸肿。我并不是说我的心肝是个圣人,因为他并不是,而且他也经常会跟一些野猫鬼混,我只是警告你,别碰我的男人,除非你想要挨我一顿毒打!」果然,这首歌曲再度轰动全美,在那年四月为洛丽塔 · 琳恩夺下了第二个冠军。

        这样「 勇猛 」的态度,当然也难免引来不少争议,因为不但「 大男子主义者 」难以接受,同时仍然有许多女性的观念是比较保守的,她们不敢相信女性可以有这样的权益,甚至觉得如此的行径未免太过离经叛道,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的把情形弄得更恶劣,因此她们宁可继续相信「 乡村歌坛第一夫人 」泰咪 · 温妮特(Tammy Wynette)所代表的传统形象。只是,已经兴起的女性主义者却给了洛丽塔 · 琳恩热烈的喝采。事实上,尽管她几乎没有受过任何教育,但她精彩的表现却是有目共睹的,因此不但被推崇为当时乡村歌坛最突出的女性歌曲创作者,更成了当时乡村歌坛最为旗帜鲜明的「天后」,甚至连泰咪 · 温妮特也曾经翻唱许多她的歌曲。在洛丽塔 · 琳恩著名的1966年歌曲「 Two Mules Pull This Wagon 」里面,描述着一个工人的妻子斩钉截铁的告诉她的丈夫,她恨透了丈夫的不知感激,因为她在家里的工作其实也是同样辛苦的:「 我整天洗洗烫烫、缝缝补补、又要煮饭烧菜,还得抽时间听你唠刀,大男孩,你似乎忘记了,这辆篷车可是两头驴子在一起拉的!」1968年冬天,她再度以男人在外喝酒的主题,唱出了「 Your Squaw Is on the Warpath 」。对任何一个曾经与醉汉同眠过的女人来说,这又是无比风趣的「 知心话 」。如果你看过莎翁的「 马克白 」,可能会记得其中提到的,喝酒如何「 能刺激、也能麻痺 」:尽管激起了欲望,却夺走了能力。洛丽塔 · 琳恩在这首歌中说,「 你正在喝的那『 火水 』,使你觉得自己『 大 』了很多,但是酋长,你实在是反而倒缩了!」当然,这首歌也再度造成轰动。

        由于洛丽塔 · 琳恩并不是刻意的要诋贬自己的丈夫和所有的男性,而且她也知道自己不能从头到尾都扮演「 悍妇 」的角色,因此有时候她也会稍微「 收敛 」一下,改用比较不是那么强悍的态度来维护自己的「 权益 」。在「 Your Squaw Is on the Warpath 」之后,她推出了另外一位女性歌曲作家的「 Woman of the World(Leave My World Alone)」,告诉那仪态万千的第三者:「 你从繁华的大城市来到我的小乡村,你的魔咒蛊惑了我的宝贝,让我充满哀愁,你并不是真的爱他,只是随便玩玩而已,见多识广的女人哪,请不要毁了我的世界。你是个魔鬼的女人,那是我的男人不知道的,你参加宴会的时候所穿的衣服,比我的泳装都还更省布料,我知道有个地方是你应该去的,回到你的大城市去吧,见多识广的女人哪,请不要毁了我的世界。」1969年四月,这首歌为洛丽塔 · 琳恩拿到了她的第三个冠军。出身穷乡僻壤的洛丽塔 · 琳恩,对自己的家人有着深厚的感情,在歌坛成名后,更陆续把自己的几个妹妹拉拔出来,担任自己的合音等工作,而弟弟也追随姐姐的脚步,成立了自己的乐队。几个妹妹之中,年纪最小的是布兰黛 · 盖尔 · 韦布(Brenda Gail Webb),虽然她出生的时候,洛丽塔 · 琳恩早已结婚离家,对于已经成名的姐姐,布兰黛仍然非常崇拜,因此不但努力的学习吉他与歌唱,甚至还参加哥哥的乐队。当洛丽塔 · 琳恩发现小妹对歌唱也很有兴趣与天赋的时候,就安排她从学生时代起,利用暑假,跟随自己到处巡迴,偶而还让小妹登台客串独唱几首歌曲。由于布兰黛跟洛丽塔 · 琳恩是同父异母,长相很明显的跟姊姊不同,相当的漂亮。洛丽塔 · 琳恩决心予以力捧,于是替她取了个艺名,叫做「克莉丝桃 · 盖尔」(Crystal Gayle),并且动用自己的关系,替她争取到唱片公司的合约,甚至亲自为她作曲,打算扶植妹妹。1970年夏天,成了姐姐同门师妹的克莉丝桃 · 盖尔推出首张个人专辑,虽然引起不少注意,但是基本上她的特色跟姐姐完全不同,那些歌曲并不适合她,而且大家也不需要另外一个洛丽塔 · 琳恩的翻版,因此并不成功,后来她决定离开姐姐、找寻自己的方向,终于在几年之后成了独当一面的巨星。而在这个同时,洛丽塔 · 琳恩也把自己苦中带甜的成长回忆,写成了自传式的歌曲「 Coal Miner's Daughter 」,生动的描绘着那些艰苦岁月的点点滴滴,结果在1970年十二月,再度为她夺下冠军,更在日后成了她自传的标题,从此得到了「矿工的女儿」别号。

        1970年,由于「 Coal Miner's Daughter 」所造成的轰动,洛丽塔 · 琳恩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正式取得专辑金唱片的乡村女歌手。在这个同时,她又展开了她歌唱生涯另外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那就是与康威 · 特维提(Conway Twitty)的合作。50年代末期以摇滚歌手姿态掘起的康威 · 特维提,由于热爱乡村歌曲,在60年代中期不惜釜底抽薪的以自己的合约当作筹码,要求唱片公司同意他改唱乡村,果然顺利的成了巨星,连续唱出了好几首乡村冠军曲,而由于他跟LL都是笛卡唱片旗下的艺人,彼此之间也相当熟悉。有一次,他们联袂前往伦敦演唱,洛丽塔 · 琳恩为康威助阵,唱了些和声,彼此都觉得相当有趣。事后,康威提议两人一起灌录合唱的作品,不过洛丽塔 · 琳恩却有点迟疑,因为她过去都是固定跟欧尼斯 · 塔布(Ernest Tubb)合作的,她担心会引起欧尼斯的不高兴。可是,他们还是把这个构想告诉公司,当公司也正好有意来点变化、而欧尼斯也表示不介意的时候,他们决定展开合作。1970年十一月,他们在嘀卡唱片总裁欧文 · 布莱德利的录音室正式进行录音,结果「After the Fire Is Gone」获得了歌迷们疯狂的喜爱,在1971年三月下旬顺利夺下乡村排行的两周冠军,不但如此,他们更因而荣获「最佳乡村二重唱」的葛莱美奖、以及「乡村音乐学院」(ACM)的「年度最佳二重唱」,加上洛丽塔 · 琳恩自己的「自传」歌曲拿下的「年度最佳乡村女歌手」,洛丽塔 · 琳恩更是春风得意。打铁趁热,公司接着又推出他们合唱的另外一首歌曲「Lead Me On」,再度登上榜首宝座,乡村音乐史上最叫座的歌唱搭档就此诞生。

        在与康威合作的同时,洛丽塔 · 琳恩并没有停止个人的独唱,陆续有几首单曲打进乡村排行前五名。1971年冬天,就在「 Lead Me On 」夺得冠军之后,她又推出了另外一首经典「 One's On the Way 」。这是由兼具诗人、歌手、儿童文学作家、讽刺漫画家、歌曲作家与制作人等多样才华的薛尔 · 席维斯坦(Shel Silverstein)针对她的特质精心谱写的。这回,她以非常「 写实 」的风格,精彩的描绘出一个家庭主妇的混乱体验:当她蓬头垢面的忙着做饭的时候,老公突然打电话回来,说是临时决定要带一票昔日一起当兵的哥儿们回家吃晚饭,她一边听老公说话,一边吆喝着制止身边的孩子闯祸,还要赶忙跟电话那头的老公解释说自己骂的是孩子,心中无比的感慨。当依丽莎白 · 泰勒为了做个头发就千里迢迢的飞往巴黎、肯尼迪遗孀贾桂琳被人家看见在一家舞厅大跳新潮舞步,当世界各地的女权运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许多著名的杂志竞相介绍最新、最豪华的家庭装饰,同时节育技术的进步已经可能使明日的世界完全改观,眼前在一些「苍蝇满天飞」的贫穷落后角落里,多少的女人却仍然把她们全部的生命寄托在永无止境的家务事和一大堆孩子身上,偏偏肚子里又有另外一个小生命即将出生!毫不意外的,这首歌又为洛丽塔 · 琳恩夺下两周排行冠军。

        打从洛丽塔 · 琳恩开始走出自己的风格起,她的歌曲总是跟乡村音乐世界里传统的女性几乎完全不同。对于在婚姻与男女关系中所遭遇到的不平,她很少默默的忍耐。虽然在她的歌曲中,「 另一个女人 」也同样被视为妖精和「 偷汉子的贼 」,但是她至少能够勇敢的为夺回自己的男人而战,不像别的女性歌手那样,只会流著眼泪来博取怜悯。而正因为她的观念非常「 先进 」,她也很能体会许多不幸女人的感觉。在保守的乡村音乐世界里,只要一个女人离了婚,不管原因如何、错在哪一方,人们总是习惯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她。1972年的冬天,洛丽塔 · 琳恩以一曲「 Rated "X" 」唱出了她对离婚女性的同情:女人们全当你是个坏女人似的瞧你,而男人们则全都希望你真的是个「限制级」的坏女人。她劝告她们,勇敢的好好活下去,「随他们去说」。这首歌在1973年二月,再度为洛丽塔 · 琳恩夺得冠军,同时成了另外一首经典。

        1973年,迪卡唱片正式改组,更名为MCA唱片,包括洛丽塔 · 琳恩与康威特维提等大部分原有的艺人,也都继续留在那里。那年春天,洛丽塔 · 琳恩准备灌录新唱片,因此在公司附属的乐曲出版部门找寻适合的作品,结果听到一首「 Love Is the Foundation 」,非常的喜欢,但是似乎太长了。按照当时唱片界的习惯,那种长度是比较难以被市场接受的。事实上,洛丽塔 · 琳恩自己当初所谱写的「 Coal Miner's Daughter 」也曾经发生过这样的困扰,歌曲本来有十二段歌词,在公司的建议下,她删除了一半的内容,才得以顺利灌录,因此她也把「 Love Is the Foundation 」加以精简化,然后进入录音室。单曲推出之后,再度获得了大众的喜爱。1973年七月十四日,首度从原先的五十个名次扩充为一百个名次的「 告示牌 」乡村单曲排行榜,夺得冠军的,就是洛丽塔 · 琳恩的「 Love Is the Foundation 」。

        在「 Love Is the Foundation 」之后,洛丽塔 · 琳恩推出薛尔 · 席维斯坦再度为她谱写的「Hey Loretta」,拿到了第三名。接着,她又唱出了「 They Don't Make 'Em Like My Daddy 」。在洛丽塔 · 琳恩的生命中,她的父亲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父亲有着一半印地安人的血统,虽然只能在穷乡僻壤担任煤矿工人,对儿女们却有着很大的影响,经济情况改善之后,甚至还买下了当年使得洛丽塔 · 琳恩爱上乡村音乐的一家电台。由于长年在煤矿工作,跟许多煤矿工人一样,他的肺部遭到严重污染,只好辞去煤矿的工作,在洛丽塔 · 琳恩随丈夫迁往华盛顿之后,举家搬到印第安那,并且在1959年过世。尽管当时洛丽塔 · 琳恩与父亲相隔两千里,父女连心,洛丽塔 · 琳恩在接到父亲病逝消息之前的那天晚上,连续两次梦见父亲入殓的画面。后来,她曾经多次把自己对父亲的爱与思念化为歌曲。收录在「Love Is the Foundation」专辑中的「 They Don't Make 'Em Like My Daddy 」虽然不是洛丽塔 · 琳恩亲自谱写的,却也彷彿是唱出了她的感受,这首歌拿到了第四名,而「 Love Is the Foundation 」专辑也成了LL第五张登上乡村专辑排行冠军宝座的作品,父亲在天上有知,应该也会以女儿为荣吧!

        洛丽塔 · 琳恩精彩的表现,以及她和康威 · 特维提的搭档,继续获得各种大奖的肯定。1973年的CMA,「最佳女歌手」与「最佳二重唱」再度到手,而她也接着又推出了与康威的另外一次合作。洛丽塔 · 琳恩与康威其实其实早在1967年就彼此认识了。由于康威习惯提早到达录音室,好顺便看看其他艺人工作的情形,那天他按照惯例提早抵达,刚好就看见了洛丽塔 · 琳恩在那里录音。洛丽塔 · 琳恩虽然不是个摇滚迷,但是早就爱上了康威的成名曲「 It's Only Make Believe 」,知道彼此成了同门之后,不止一次对老板表示,希望能够见到康威。欧文 · 布莱德利发现康威来到之后,静悄悄的拉着康威,来到并不知情的洛丽塔 · 琳恩身后,接着介绍两人见面,洛丽塔 · 琳恩惊喜的几乎跳了起来。后来,当他们决定要展开合作的时候,由于两人都已经是个巨星,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可能无法和睦相处,只有洛丽塔 · 琳恩的丈夫相信两人应该会成为最佳拍档,而事实也证明了这点。比洛丽塔 · 琳恩稍长一岁的康威有如一个亲切和蔼的大哥,两人关系十分融洽,在前后十八年的合作关系中,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争执,这是相当罕见的。有一天,有个乐曲出版商带着一首「 Louisiana Woman, Mississippi Man 」前去拜访,洛丽塔 · 琳恩的丈夫听到了,立刻表示希望能够取得权利,安排康威与洛丽塔 · 琳恩合唱。他的眼光果然正确:这首歌在1973年八月,为这对搭档拿到了第三个冠军。

        打从洛丽塔 · 琳恩开始与康威 · 特维提(Conway Twitty)成为合唱搭档、并且受到歌迷肯定的初期起,他们两人就已经有了共识:他们将把彼此合唱的事情当作「 特例 」,每年最多推出一张专辑或一首单曲,因为他们不希望两人的合唱影响到彼此各自在市场上推出的作品、使得两人分别独唱的歌曲减少了在电台获得播放的机会,同时,他们也很贴心的为歌迷们的荷包着想。他们很了解,歌迷们并不是很富有,买了两人独唱的作品之后还要再花钱去购买他们的合唱,可能在经济上造成额外的沉重负担。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们虽然在灌录「 Louisiana Woman, Mississippi Man 」的第二天,又接着录制了「 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 」,但是刻意的把这首歌曲压下来,一直等到整整一年之后才推出,果然又再度夺得了冠军。在这首由康威谱写的歌曲中,康威透过录音室的电话来录制他负责的「说白」部分,表现出一个另结新欢的男子,打电话给原先的女友。女友早已听说了外面的传闻,但是拒绝相信,认为男友必定会告诉她说那些都是谣言,可是男友却支支吾吾的表示那都是真的,如今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道歉,同时要求分手,使得女友顿时陷入了愁云惨雾之中。录制的时候,洛丽塔 · 琳恩由于太「 投入 」了,录完之后竟然立刻冲出录音室,追打「 挂她电话 」的康威!

        事实上,不但洛丽塔 · 琳恩表示「 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 」是两人合唱的所有歌曲之中,她自己最喜爱的一首,许多不明就里的歌迷也一直误以为她和康威真的是「 夫妻 」,听到这样一首歌,甚至还有不少人写信给康威,表达严重的「 关切 」呢。当然,为了前面提到的理由,他们也不敢进行太多的合唱,仍然努力的继续开拓各自的市场。在「 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 」之后,洛丽塔 · 琳恩先是以「Trouble in Paradise」再度夺下冠军,接著又在1975年春天推出了更为「 大胆 」的「 The Pill 」,作为「 新女性 」对于泰咪 · 温妮特(Tammy Wynette)最能代表传统女性婚姻观念的经典「 Stand by Your Man 」所提出的「 回应 」。由于备受争议,许多保守的电台纷纷予以禁播,虽然使得这首歌无法顺利夺魁,却仍然拿到了第五名,同时成了无可比拟的经典。在每年一首合唱单曲的原则下,1975年夏天,洛丽塔 · 琳恩与康威再度推出两人合唱的「 Feelin's 」,在1975年九月登上了乡村冠军的宝座。这是日后在流行歌坛与电影插曲的领域大放异彩、多次得奖的作词大师威尔 · 简宁斯(Will Jennings),唯一得到过乡村排行冠军的作品,更使得因而第五度在乡村排行称王的洛丽塔 · 琳恩与康威,改写了历史,成为有史以来唯一得到过五次冠军的「临时组合」。

        1975年冬天,洛丽塔 · 琳恩继续发表个人独唱的作品「 When the Tingle Becomes a Chill 」,拿到了亚军,不过这并不是她自己谱写的。随着在歌坛越来越走红,洛丽塔 · 琳恩在忙碌的巡迴演唱之中,总是被要求大量演唱过去的畅销经典,同时不再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进行自己的创作。1976年,洛丽塔 · 琳恩的自传「 矿工的女儿 」(Coal Miner's Daughter)出版,深入的描绘了自己贫困的出身与在歌坛奋斗的历程,不但荣登「 纽约时报 」畅销书排行榜的冠军,更在1980年被改编为叫好又叫座的同名传记电影,获得奥斯卡七项入围,而在银幕上扮演她的女星西西 · 史派契克(Sissy Spacek)更因而夺下了奥斯卡影后的金像奖。

        1976年夏天,洛丽塔 · 琳恩与康威推出再度合唱的「 The Letter 」,可惜这回没有能够再夺得冠军,只拿到第三名。接着,她以「 Somebody Somewhere 」重新回到冠军宝座,蝉联两周。为了表达对昔日挚友派西 · 克兰(Patsy Cline)的怀念,她在1977年推出了向派西克兰致敬的「 I Remember Patsy 」专辑,其中包括许多派西克兰当年的经典,而「 She's Got You 」也没有辱及老友的荣耀,拿到了冠军。

        1977年夏天,洛丽塔 · 琳恩与康威再度推出每年一度的合唱单曲「 I Can't Love You Enough 」,拿到了三周亚军。或许是由于「人言可畏」吧,他们逐渐减少合作的次数,更在1977年一月联袂参加「 全美音乐奖 」晚会之后不再公开同台亮相。但是这一切仍然无法改变他们两人合唱作品大受欢迎的事实。从1972年起的连续十一年间,他们包办了十次「 音乐城新闻报 」年度大奖的「 最佳乡村二重唱 」。当然,洛丽塔 · 琳恩本人也仍然持续的夺下各种乡村音乐有关的「 最佳艺人 」、「 最佳女歌手 」和「 最佳专辑 」等荣衔。1977年底,她推出「 Out of My Head and Back in My Bed 」,再度登上乡村排行榜首,蝉联两周,只可惜,这也是她最后一次的冠军。尽管如此,她依然是备受推崇的乡村天后。1978年,她在好莱坞名人大道上获得了一颗专属于她的星星,接着又入选纳许维尔歌曲作家名人殿堂、被「 妇女家庭月刊 」提名为「 美国一百位最受人景仰的女性 」之一,更荣获「 音乐城新闻报 」的「 活生生的传奇 」大奖。

        1978年夏天,洛丽塔 · 琳恩与康威联手发表「 Honky Tonk Heroes 」专辑,单曲「 From Seven Till Ten 」和B面本来垫档用的「 You're the Reason Our Kids Are Ugly 」同样大受欢迎,拿到了第六名,接着她又继续推出个人作品。细心的听众,也许曾经注意到,她的曲目在70年代末期出现了些许微妙的转变,开始唱出了一些带有摇滚色彩的歌曲,因为她其实相当喜爱恰比 · 却克(Chubby Checker)和费兹 · 多米诺(Fats Domino)等早期黑人摇滚歌手的作品,尽管公司的老板不是很喜欢,她仍然决定尝试那种风格。在她的感觉中,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没有必要墨守成规。 1978年冬天,她的新歌采用了当时主打女性市场的香淤品牌「 Virginia Slim 」远近驰名的广告主题,命名为「 We've Come a Long Way, Baby 」,结果拿到了第十名。

        长江后浪推前浪,随着亲妹妹克莉丝桃 · 盖尔(Crystal Gayle)、桃莉 · 芭顿(Dolly Parton)、芭芭拉 · 曼德瑞尔(Barbara Mandrell)、安妮 · 莫莉(Anne Murray)等女性新人强势的掘起,洛丽塔 · 琳恩在市场上的魅力也开始明显的逐年下滑,尽管电影「 矿工的女儿 」大为卖座、使得她再度成了焦点人物,大家都抢着去听她的演唱会,仍然没有改善唱片销售的情形,甚至连她与康威每年一度的合唱,破天荒的增加了次数,似乎也有点欲振乏力,只能有点勉强的打进前十名,不再是所向无敌的。为了吸引大众的注意,她和康威在1981年四月,再度联袂参加「 乡村音乐学院 」(ACM)的颁奖晚会。这一招,好像有了点效果。在晚会之后不久,两人合唱的「 I Still Believe in Waltzes 」终于再度拿到比较像样的成绩,获得了第二名。

        进入80年代之后,或许是由于女权运动突飞猛进,美国女性们对本身权益与自主意识的观念已经超越了洛丽塔 · 琳恩多年以来大声疾呼的「境界」,洛丽塔 · 琳恩的歌曲逐渐失去了新鲜感,加上流行风潮的不断转变、许多表现突出的女性新人纷纷掘起,使得她的市场魅力逐渐下滑,洛丽塔 · 琳恩不再是唱片市场的天后,1982年春天的「 I Lie 」,成了她最后一次打进乡村排行前十名的单曲。虽然她努力的持续推出新作,成绩仍然每下愈况,尽管「 Makin' Love from Memory 」、「 Lyin', Cheatin', Woman Chasin', Honky Tonkin', Whiskey Drinkin' You 」和「 Walkin' with My Memories 」等单曲依旧散放着她独特的风格,还是无法使她恢复昔日的盛况。面对着这一切的改变,洛丽塔 · 琳恩始终维持着谦虚的平常心。她表示,「 一颗大明星只不过是你在夜空中偶然抬头看见的东西。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都是赤裸裸的,而我们也都会那样两手空空的离去。」1983年夏天起,她更大幅度的减少推出专辑的频率,一改过去每年平均两到三张专辑的惯例,直到1985年夏天,才再度发表「 Just a Woman 」,当然,销售情况仍然未见起色。尽管如此,「音乐城新闻报」还是在1986年颁赠给她「 活生生的传奇 」大奖,肯定她过去二十多年来的杰出贡献。1988年,她再推出暌违三年的新作「 Who Was That Stranger 」,很勉强的打进排行。不过,就在那一年,她也入选「 乡村音乐名人殿堂 」。

        虽然唱片市场失利,生活总是还得继续的。为了能够专心的投注于各地的巡迴演唱、与支持她的老歌迷们维系情感,洛丽塔 · 琳恩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选择退出唱片圈。当然,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丈夫「 慕尼 」的健康情形亮起了红灯,需要她的照顾。这一切,都使得洛丽塔 · 琳恩的日子相当不好过。1993年六月,就在「 慕尼 」动过心脏手术之后,洛丽塔 · 琳恩接到了另一个噩耗:她多年来的好友康威 · 特维提也被送进了同一家医院。尽管「 慕尼 」本身都还躺在加护病房,仍然坚持要妻子过去探视。洛丽塔 · 琳恩陪着康威的妻子守护在手术房外等候,看见康威被推出来的时候,她知道康威已经没有希望了。果然,第二天早晨,康威宣告不治,享年五十九岁。失去了老友,洛丽塔 · 琳恩还有丈夫要照顾,「 慕尼 」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多次与并发症奋战。在「 慕尼 」情况稍微稳定之后,他们返回纳许维尔近郊的农场静养。他们的农场佔地相当广阔,还附设表演场地,洛丽塔 · 琳恩经常在那裡表演,成了许多歌迷前往纳许维尔观光的时候不能错过的重头节目。只是,这个时候的洛丽塔 · 琳恩也只能对造访的歌迷们说抱歉了。那一年,她抽空接受桃莉 · 芭顿(Dolly Parton)的邀约,跟泰咪 · 温妮特(Tammy Wynette)一起合作,三位资深的歌后联手灌录了「 Honky Tonk Angels 」专辑,虽然备受瞩目,但其中三人合唱的老歌「 Silver Threads and Golden Needles 」也只是勉强的打进排行,拿到第六十八名。

        整个90年代,洛丽塔 · 琳恩几乎很少公开露面。1996年,「 慕尼 」终于病逝,在哀伤的心情下,她更是远离舞台。她不再过生日,除了确实没有那个心情,也因为早在二十九岁就当了外婆的她,有个年纪只比她小十四岁的长女,对于女人最忌讳的年龄问题,女儿比她敏感,因此一再地要求母亲不要再公开自己的年龄。只是,在沉寂了多年之后,洛丽塔 · 琳恩终于还是无法割捨自己对于歌唱的热爱。2000年夏天,六十五岁的洛丽塔 · 琳恩推出了阔别十二年的专辑「 Still Country 」,由青草地民歌传奇人物尔欧 · 史夸格斯(Earl Scruggs)才气纵横的儿子阮迪 · 史夸格斯(Randy Scruggs)负责制作,除了老史夸格斯跨刀担任班鸠琴的演奏,还有一些新秀的相助,只可惜内容有点平淡无奇,因此没有能够引起太多的注意。原本,洛丽塔 · 琳恩很可能就此靠着各地的小型演唱而终老,但是在2001年却出现了一个转折。来自底特律的姐弟档「 车房摇滚 」团体「 白色条纹 」(White Stripes)把他们的专辑「 White Blood Cells 」献给洛丽塔 · 琳恩,感激这位传奇前辈对他们的启发,甚至还翻唱了洛丽塔 · 琳恩的名曲「 Rated X 」,获得很高的评价。消息很快的传到洛丽塔 · 琳恩耳中,她愉快的邀请那两姐弟前往她家作客,彼此见面之后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没有多久就决定由杰克出任洛丽塔 · 琳恩新专辑的制作。而尽管杰克有着创作的才华,他却跟洛丽塔 · 琳恩昔日的制作搭档欧文 · 布莱德利(Owen Bradley)一样,请洛丽塔 · 琳恩自己谱写所有的歌曲,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歌曲并不适合洛丽塔 · 琳恩。于是,洛丽塔 · 琳恩开始投入创作,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拿出来,而杰克 · 怀特则出动自己的乐队班底来帮老前辈伴奏。就这样,他们在2004年春天发表了「Van Lear Rose」。

        在乡村音乐史上,洛丽塔 · 琳恩向来都有著旗帜鲜明的特色,尽管不断向纳许维尔的传统内容挑战,但仍然恪遵着乡村的精神与法则。基本上,杰克 · 怀特也是如此,他所负责的编曲跟制作,虽然有着相当大胆的创新,可是依然谨守著美国传统音乐的内涵,只不过尽可能按照美学的规则,把每一首作品都赋予独特的感觉。我们可以发现,「 Van Lear Rose 」最后的成品在精确的掌握洛丽塔 · 琳恩音乐精粹的同时,却又非常巧妙的处处展现杰克 · 怀特的色彩,尤其是他的吉他。另外,他还特别客串,在「 Portland Oregon 」里面与LL合唱,相差四十岁的这一老一少,搭配起来的效果令人惊奇,而尽管洛丽塔 · 琳恩已经七十岁了,歌喉的表现却依然与她年轻的时代没有太大的差别,不像其他某些同样到了这个年岁的女性歌手,这真的是非常难得的。

        在「 Van Lear Rose 」发表的时候,洛丽塔 · 琳恩曾经表示,这张专辑比她过去录制过的任何作品都更「乡村」。这个说法,很显然是指那种粗糙而又充满生命力的可爱感觉。虽然乐队的成员都是来自「 车房摇滚 」、带着朋克特质的乐手,但是杰克 · 怀特坚持尽可能不要把每一首歌曲录制太多遍,以免大家失去了活力与新鲜感,于是我们听到的结果,轻松得有如即兴演唱会的效果,或许跟洛丽塔 · 琳恩过去的经典不太一样,但是整体的感觉却依然秉持着洛丽塔 · 琳恩的精粹,因为这些歌曲全部都是她自己亲自谱写的,依旧是典型的「 矿工女 」,在怀旧与感伤的同时,却也仍然没有缺少洛丽塔 · 琳恩强悍的女权主张。专辑开头的同名标题歌曲,说的是洛丽塔 · 琳恩母亲的故事,描述母亲年轻的时代是如何的选择了她的父亲,而让许多爱慕她的男人心碎。「 Trouble on the Line 」叙述一个女人拒绝接受丈夫在电话中要求分手,坚持电话线路有问题,她听不清楚丈夫在说什么。「 Family Tree 」再度演出一个妻子对「 第三者 」的挑战:她带着孩子,前去找那个「狐狸精」谈判。她不想吵架,因为老公并不是值得花那种精神的好丈夫,她只是不希望家庭遭到破坏,甚至还拿出家里积欠已久的帐单,暗示那个女人,就算抢到了她的老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或许还得帮忙加班、打工,来筹钱还债呢。

        在充满乡村蓝调色彩的「 Have Mercy 」和叙述小村庄大家族欢乐的「 High on a Mountain Top 」,以及坚信上帝的福音歌曲「 God Makes No Mistakes 」之后,洛丽塔 · 琳恩的招牌再度出现,她以「 Women's Prison 」唱出了一个女人在愤怒中枪杀了变心的老公,在女子监狱中等待死刑,仍然毫不后悔,唯一听见的,只有母亲伤心的哭泣。「 Mrs. Leroy Brown 」更是有趣,一个「 黑社会老大 」的妻子不甘心狐狸精横刀夺爱,要司机开车冲入老公饮酒作乐的酒吧,她要毒打那个狐狸精一顿,让那女人知道自己惹上了谁。但是,在「 Miss Being Mrs. 」中,洛丽塔 · 琳恩也唱出了自己对已故丈夫「 慕尼 」的思念,她好怀念过去还是人家妻子的岁月,尽管曾经有过许多的酸甜苦辣,但是那些回忆毕竟还是无法忘怀的。

        在「 Van Lear Rose 」专辑的最后,洛丽塔 · 琳恩以「 Story of My Life 」说出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故事,以及跟丈夫结离四十八年的回忆,令人动容。我们可以再度深切的体会到洛丽塔 · 琳恩创作的深度与广度,或许她识字不多,言语仍然充满了土腔与文法的谬误,但还是无法改变它精彩的事实。事实上,尽管这张专辑没有任何单曲上榜,却仍然成了洛丽塔 · 琳恩自从1977年的「 I Remember Patsy 」以来,首度拿到乡村专辑排行亚军的作品,更是她出道以来在流行专辑排行成绩最佳的表现,拿到了第二十四名。根据最新的消息指出,由于合作愉快,洛丽塔 · 琳恩已经决定继续跟杰克 · 怀特合作另外两张专辑。而不论她是否真的还会继续推出更多的新作,至少我们可以肯定,在二十世纪的流行音乐史上,你真的很难再找到另外一个像她这样充满纯真个性、值得喜爱、更值得尊敬的艺人!



相关专辑


        》 20 Greatest Hits
        》 Honky Tonk Girl

网友精选


        》 The Best of Loretta Lynn(洛丽塔 · 琳恩精选集)

音乐视频


        》 Conway Twitty & Loretta Lynn - Easy Lovi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12-10 18:5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