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林音乐图书馆·Lorein Music Library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为保护版权,本站禁止提供侵权下载,所有节目均为低音质在线介绍。
查看: 1731|回复: 0

Neil Diamond(尼尔 · 戴蒙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6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Neil Diamond(尼尔 · 戴蒙德)

1941 ~

neil-diamond.jpg

        已经快要七十岁的巨星尼尔 · 戴蒙德 ( Neil Diamond ),在他的全盛时期曾经是全世界身价最高的男歌手,但是三十年以前的他却没有这么得意,不但不受重视,甚至每餐能花美金三十五分钱,否则下一餐要饿肚子了。

        1980年,尼尔 · 戴蒙德首度跃登影坛,主演了根据20年代经典名片「爵士歌手」改编的「 吾父吾爱吾子 」,虽然是老片新拍,但是剧中男主角的故事就彷彿是他本人的经历,因为他和剧中人一样,也是犹太人,同时也是靠「 为他人作嫁衣裳 」起家的。

        尼尔 · 戴蒙德,1941年的一月二十四日出生于纽约的柯尼岛,后来迁居布鲁克林。他的父亲由军中退伍后,开了一家杂货店,因此少年时代的他经常在父亲的店里帮忙打杂,一边收听广播,逐渐的爱上了流行音乐,也开始私下模仿某些歌星的演唱方法。十六岁那年的夏天,他参加夏令营,接受到了乡村音乐的基本训练,虽然有民谣宗师佩特 · 席格(Pete Seeger)的指导,但当时的他却很羞怯而不敢在众人面前表现。回到家后,他开始拿起吉他,勤习作曲,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件不平凡的事,比卖杂货有意思得多了,而且家里没有一个人会作曲。在这段日子里,他写了不少抒情的歌曲 , 受当时正红的艾佛利兄弟(Everly Brothers)与黑人歌手费兹 · 多米诺(Fats Domino)等人的影响很深。

        除了作曲,他也喜欢作词,经常在课堂上写作,因此学校成绩不太理想。大学时代,他更是经常不顾学业而溜到南方各地,去吸收一些乡村民谣的精粹。他越来越喜欢音乐这个行业,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与贝多芬齐名、像诗人佛洛斯特那样受人敬重。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终于使他在还差十个学分就拿到学位的时候,毅然决定放弃学业,而向音乐生涯去求发展。那是60年代初期的事。辍学后的他,在纽约四处打零工,努力设法钻进唱片公司的大门,以求机会推销自己的作曲才华、进而一展抱负。

        换了几个老板之后,尼尔 · 戴蒙德进入了「阳光」音乐公司。那是一家专门应歌星之要求而提供歌曲的公司,他在那裡担任作曲,薪水低得可怜,有整整一年的时间,他每餐能花三十五分钱,其中二十分买三明治,十分买可乐,还有五分钱买糖,算是「奢侈」一下。这段时期的他,几乎可以用「 苟且偷生 」来形容,但是他都忍下来了,因为他等待着成名的一天。在百老汇友人的引荐之下,凭着他出色的作品,他成为新成立的BANG唱片公司旗下第一位歌手。

        1966年,尼尔 · 戴蒙德的好运终于开始降临。起先是在五月他的单曲「 Solitary Man 」打进了排行榜,然后「 Cherry, Cherry 」成绩更好,拿到了第六名。接着,美国人为了要与从英国杀过来的披头合唱团相抗衡 , 制造出了 「 猴子 」(The Monkees)合唱团。该团采用了他的作品「 I'm a Believer 」和「 A Little Bit Me , A Little Bit You 」,获得了爆炸性的成功使得歌坛开始注意到这位当时还几乎名不见经传的作曲新秀。这正是他期待已久的机会,他决定独立、自闯天下,于是在百老汇租了一间仓库的顶楼,成立了自己的出版公司,继续从事创作,并且陆续的推出了更多自己的录音。

        如果说尼尔 · 戴蒙德的歌喉并不见得是最优秀的,至少他那干干净净的俊秀仪表、和他过人的创作才华也足以弥补一切。少年时期的他,由于经常搬家,并没有什么比较要好的朋友,可是在他的幻想里,却有一个永远可以陪伴他的女友。成名之后,他把这段幻想的初恋写成了「 Shilo 」这首歌,希望发行成单曲推出,但是公司方面并不同意,因为他们认为这首歌曲不够好。尼尔 · 戴蒙德本身非常钟爱这首曲子,甚至愿意不收版税或任何费用,只希望能够如愿推出,但公司就是不答应。无可奈何之下,他终于决定跳槽 ,加盟另外一家「 Uni 」唱片公司 。 事实上,「 Shilo 」的确是一首相当不错的歌曲,而尼尔戴蒙在跳槽之后 , 更进而以两首福音风味的 「 Sweet Caroline 」 和「 Holly Holy 」,在1969年轰动了全球。

        随着经验的累积和技巧的不断进步,尼尔 · 戴蒙德在1970年开始朝更具有深度的歌词方面发展。在「 直根手抄 」(Taproot Manuscript)专辑中,他以六首互相连贯的曲子串成了著名的「 非洲三部曲 」,在原始丛林的旋律和福音歌曲的气息中,表现了人类一生的三大阶段:出生、成长和死亡。而为了改变旧日的形象,除了曲风之外,他也做了不少的改变:他开始蓄留长发、改穿色彩更为鲜丽的服装,同时以成熟而稳健的台风 ,使得无数少女们为他而疯狂 。 这张专辑中的 「 Cracklin' Rosie 」,更为他夺得了首次的排行冠军。

        晋身偶像巨星之林的尼尔 · 戴蒙德,越来越受欢迎了。1971年的「 I Am…I Said 」和「 Stones 」、1972年的「 Song Sung Blue 」,把他的声望推向更高峰。1973年,全美最大规模的哥伦比亚唱片公司为了拉拢他,不惜开下了当时史无前例的空前高价:五百万美元,只求他点头、答应加盟旗下。如此的高价,不但令其他人眼红,就连哥伦比亚公司本身也捏着一把冷汗:值得吗?这是他们自己也有一点怀疑的。

        70年代初期,美国作家理查德 · 巴哈在1970年所出版的《天地一沙鸥》风靡了全世界,整本书里面没有出现任何一个人类,完全以寓言的型态,描述一只名叫「 强纳森 · 李文斯顿 」的海鸥,由于酷爱飞翔,不愿做一只只会觅食的平凡海鸥,不顾同类的异样眼光和排挤,终于追求到飞翔技巧完美的境界,也使得所有的海鸥们对牠另眼相看,转而请牠担任大家的飞翔教师,最后,在牠的所学已有「 传人 」之后,牠又独自离开了大家,去追寻另一个更美好的境界。由于文字优美、又富有深远的哲学意境,在当时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1973年,导演霍尔巴特莱特决定把《天地一沙鸥》拍成电影。他试图用优美的摄影和悦耳的配乐,展现出原著的哲学意境,虽然摄影和音乐都非常优秀,并且被提名角逐该年度「最佳摄影」和「最佳剪辑」两项奥斯卡金像奖,但是以整体而言,本片的成绩并未能实现导演的野心,获得的评价也不是很高。尽管这部片子上映的票房堪称凄惨,不过原声带专辑却让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大赚一票,也彷彿吃下一颗定心丸。原来,本片的全部配乐和插曲,是由那时正当红的尼尔 · 戴蒙德负责谱写和灌唱的,而本片的原声带专辑正是他加盟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首张作品。哥伦比亚为了网罗他,不惜以美金五百万元的预付版税争取到他的合约。这个价码虽然远比不上后来迈克尔 · 杰克逊创下的六千万元,但在当时已经是唱片界空前的高价,不但令许多人眼红,就连哥伦比亚也免不了要捏一把冷汗,不知道是否值得。等到唱片疯狂的畅销,他们才定下心来,觉得这笔钱花得并不冤枉。

        在《天地一沙鸥》中,「 Be 」这首歌可以算是主题曲,在片中前后出现三次,用来描绘想要找出自己「 存在 」意义的「 强纳森 · 李文斯顿 」不同阶段的心境,从一开始的挫折不断,到终于受到同类的肯定而成为大家的教师,无论词曲都极为优秀,足以跟原作的精神和意境相互辉映。它不是那种可以让人轻易朗朗上口的作品,在排行榜上只获得第34名,但是却能让人印象深刻、回味无穷。

       《天地一沙鸥》的原声带专辑虽然畅销,推出的两首单曲在排行榜上的名次却不是很理想,所以哥伦比亚唱片还是觉得有点美中不足。幸好,尼尔 · 戴蒙德随即以一首用诗人朗费罗为题材的「 LongfellowSerenade 」拿到排行的第五名,接著又推出了「 If You KnowWhat I Mean 」和「 Desiree 」等畅销单曲,证明了公司对他的投资是值得的。 可是,这些单曲的成绩,如果和「 You Don't Bring Me Flowers 」比较起来,就不算什么了不起了。原来,同属哥伦比亚旗下的超级大牌芭芭拉 · 史翠珊在录制1978年的「 Songbird 」专辑时,挑选了尼尔 · 戴蒙德曾经在自己1977年的专辑「 I'm Glad You're Here with Me Tonight 」中灌录过的「 You Don't Bring Me Flowers 」,不过,他们俩都没有拿这首歌曲当作主打的单曲。

        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一位DJ注意到史翠珊和戴蒙不但都唱了这首歌,而且两人的 Key 正好相同,于是突发奇想的在节目里同时播放了两人的版本,并且分段交替播出,造成彷彿两人合唱的效果,立即获得了听众热烈的反应,很多人还到唱片行去指名要买他们「合唱」的版本。他们所隶属的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打铁趁热的安排这两位同样来自布鲁克林、也同样是犹太人的巨星进入录音室,共同灌录了这首歌曲,结果不但在1978年的十二月二日夺得了排行的两周冠军,也囊括了「年度最佳唱片」和「最佳流行二重唱」两项葛莱美奖,当然更成了两人最受欢迎的招牌歌曲。

        可惜的是,尽管有了「 You Don't Bring Me Flowers 」的成功 , 在70年代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尼尔 · 戴蒙德的单曲市场魅力似乎每下愈况,而虽然他已经是歌坛天王级的巨星,他却依然怀疑自我的能力。既然已经走上演艺这条路有些问题就不能不考虑了。

        是只做个歌手和歌曲作家呢?还是也演演戏?他认为,如果太轻易的就志得意满,成功将会十分短暂,因此他觉得自己需要维持一种战战兢兢的心态,来使自己警惕。正好,就在这个时候,好莱坞看上了他,邀请他出任影片《吾父吾爱吾子》的男主角,于是他就答应下来,当作是一种自我的考验与挑战。这部电影的故事主人翁跟他有某些地方很相像,因为他也是个犹太人,也是靠着「 为他人作嫁衣裳 」起家的。

        这是一部「老片新拍」的炒冷饭之作,也是同一个故事的第三次被搬上银幕。说起它的「 前辈 」,那可是大有来头的,因为那是电影史上第一部正式的有声片《爵士歌王》,由艾尔裘森主演,发表于1927年。不过,虽然号称「有声」,事实上它还是默片,只有部份片段可以让观众听到对白以及插曲。而由于反应热烈,才正式的把电影带入了有声的阶段。1953年,同样的故事被「现代化」,改成以50年代为背景的【粉黛倾城】,由丹尼汤玛斯与著名的爵士女歌手佩姬李主演,风评也还算不错。到了1980年,它再度被端上面,请到了尼尔戴蒙担任男主角,并负责谱写全片配乐以及插曲,同时由老牌影帝劳伦斯奥利佛饰演父亲的角色,拍成了这部【吾父吾爱吾子】。

        这部电影的拍摄,可说是多灾多难。虽然有劳伦斯奥利佛跨刀,女主角却从黛博拉瑞芬换成老牌女丑露西鲍儿的女儿露西亚奈兹,导演也阵前换将,变成了李查佛莱雪。不过据说造成混乱的最大原因,还是初次演电影的尼尔戴蒙求好心切,紧张而缺乏信心,因为演电影对他来说是一种完全陌生的世界,当歌手的时候是老大,拍电影却得受制于导演。

        本片的剧情大致描述一个热爱流行音乐的犹太青年,违背了父亲期望他继承唱诗班领队事业的心愿,不顾一切的投身五光十色的演艺界,虽然成了巨星,却几乎迷失了自己。经过一段自我放逐的流浪生涯之后,他终于理清了迷惑的情绪,重新返回歌坛,不但挽救了婚姻的危机,也得到了父亲的宽恕与祝福。这个故事原本可以拍得十分感人的,可惜尼尔 · 戴蒙德显然不是演戏的材料,而且以他当时将近四十的年纪,更使得片中许多情节完全失去了说服力。至于他所在行的音乐部份,则获得了正负两面的评价。不过无论如何,至少本片的原声带在市场上仍然有着相当好的成绩,其中更有三首单曲分别打进了排行的前十名。

        曾在1981年一月十日获得三周亚军的「 Love On The Rocks 」,是本片最受欢迎的插曲。它在片中出现的背景,是尼尔 · 戴蒙德所饰演的杰斯为了想进入唱片界,独自离开纽约前往洛杉矶,在一家录音室裡录制这首歌,被眼光独到的经纪人茉莉发掘,结果两人不但成为事业伙伴,更结为夫妻。随着电影的上映,这首歌也红遍了全球。

        《吾父吾爱吾子》原声带所推出的第二首单曲,是获得排行第六名的「 Hello Again 」,曲风极为浪漫而唯美,是片中最为动人的抒情精品。这首歌在电影中出现的情节,是杰斯无法承受成名之后情绪上的压力,以一种自我放逐的心态,抛下已经身怀六甲的经纪人兼妻子茉莉,独自踏上流浪的路。一路上,他不修边幅、隐姓埋名,为了换取生活费而四处在一些小酒馆卖唱。寂寞的漫漫长夜裡

,他终于难耐相思之苦,拨电话给茉莉。他并不想解释什么,只是想听听妻子的声音,让妻子知道,尽管不在身边,他仍然每天都思念着她。感情比较丰富的人,听了这首歌曲,往往会为之眼眶浸润。

        尼尔 · 戴蒙德首度登上大银幕主演的《吾父吾爱吾子》,虽然得到的影评有点妻惨,但是原声带专辑却疯狂的畅销,光是在美国一地,就很快的创下了六百万张的销售记录。可惜这也是尼尔戴蒙在唱片市场上最后的高峰,由于流行的风潮迅速的转变,接下来他就开始逐渐的走下坡了。尽管如此,他仍然继续努力的创作,并且开始跟几位资深的歌曲创作大师们,尤其是大卫 · 佛斯特、布特 · 巴查拉哈与卡洛 · 贝耶 · 莎格夫妻等人密切的合作谱曲。1982年,斯蒂芬 · 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外星人》轰动全球,他和巴查拉哈夫妻看过之后深受感动,于是共同谱成了一首动人的歌谣曲「 Heartlight 」。

        尽管已经逐渐远离主流市场,尼尔 · 戴蒙德过去所留下来的经典却依然是深植人心的。 1983年,UB40合唱团翻唱了他早年的旧作 「 Red Red Wine 」,在英国夺得了排行的冠军。只是,哥伦比亚唱片却开始很现实的为了市场的取向而跟他发生了争执,要求改变他计划中的两张专辑,并且坚持由曾经创立「 地球,风和火 」 (Earth, Wind & Fire)合唱团的摩里斯 · 怀特 (Maurice White)出任「 Headed for the Future 」专辑的制作人。

        正如已经逐渐「 过气 」的艺人,尼尔 · 戴蒙德虽然不能继续称霸单曲唱片市场,却仍然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他开始更加积极的投入演唱会的事业,以深厚的实力吸引了各地的歌迷,成为最具票房号召力的现场演唱歌手,演唱会几乎场场爆满,而他陆续推出的几张演唱会实况录音专辑也获得了相当高的评价,在专辑市场上持续热卖。根据统计,他是1992年头六个月中全美国演唱会卖座最佳的艺人。

        在当代首席流行音乐製作大师如彼得 · 艾雪 (Peter Aher) 和唐 · 瓦斯 (Don Was)等人的协助之下,尼尔 · 戴蒙德独力谱写的「 The Best Years Of Our Lives 」让他重新回到了70年代的风格,也带给他一个构想,使他决定尝试灌录一张翻唱50和60年代经典老歌的专辑。本身具有极佳创作才华的他,虽然过去绝大多数的专辑都是以他自己的(或至少跟别人合作谱写的)作品为主,但事实上他也曾经推出过完全演唱他人作品的专辑,那就是1973年的「 Rainbow 」。在「 Rainbow 」中,我们听到正值全盛期的他以旺盛的生命力唱出了「 He Ain't Heavy…He's My Brother 」和「 Everybody's Talkin' 」等歌曲,具有极为独特的味道。而这回在彼得艾雪的制作之下,他在1993年推出了「 Up on the Roof 」。这张专辑有个副标题, 叫做「 来自布瑞尔大楼的歌曲 」(Songs from the Brill Building) 。不少人都弄不清楚,这「布瑞尔大楼」 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原来,位于纽约百老汇大道上的 「 布瑞尔大楼 」,是二十世纪初期美国最重要的流行音乐重镇,许多乐曲出版公司都在这栋大楼里面设置了办公室,特别是60年代初期,几乎绝大多数最受欢迎的流行歌曲,都来自隶属于这栋大楼附近各大出版公司的作家,所以也有许多人干脆就用「 Brill Building Pop 」来称呼那个时期的流行经典。于是,我们在这张专辑中,可以听到尼尔 · 戴蒙德用他自己独特的风格,唱出了十多首当时最著名的老歌 , 包括 「 Up on the Roof 」、「 Will You Love Me Tomorrow 」、「 Don't Be Cruel 」、「 A Groovy Kind of Love 」、「 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 」、「 Do You Know the Way to San Jose 」和「 I(Who Have Nothing)」等等,而乡村女歌手桃丽 · 帕顿也应邀跨刀, 跟他合唱了名列BMI 「 二十世纪流行歌曲百大 」 冠军的 「 You've Lost thatLoving Feeling 」。这张专辑,被许多乐评家们认为是尼尔 · 戴蒙德毕生最突出的几张专辑之一。

        1994年,在电影「 黑色追缉令」中,Urge Overkill合唱团再度炒热了他早期的经典「 Girl, You'll Be a Woman Soon 」。1996年初,尼尔 · 戴蒙德又有了新的尝试,他推出了一张乡村歌曲专辑「 Tennessee Moon 」。很多歌迷第一次听说他唱乡村歌曲,都感到有点意外。其实,早在他还没有正式进入乐坛之前,他在夏令营中就曾经接受过乡村音乐的基本训练,大学时代,他更是经常不顾学业而溜到南方各地,去吸收一些乡村民谣的精粹,因此对他来说,乡村音乐并不是完全陌生的,只不过在过去他因为市场因素的考量,很少真正的把乡村音乐的风格运用到自己的作品里面。如今,他已经有了固定的地位,可以放胆的去尝试自己喜欢的不同风格。在这张专辑里面,他亲自谱写了十八首乡村风味的歌曲,并且邀请到威隆 · 简宁斯(Waylon Jennings)和吉他大师契特 · 亚特金斯( Chet Atkins )等好几位大牌的乡村艺人客串,同样获得了相当高的评价。这张专辑在乡村市场上大受欢迎,不到六个月就成了金唱片。

        1998年,尼尔 · 戴蒙德再度让歌迷们惊讶。他在电影配乐界资深的大师艾默 · 伯恩斯坦(Elmer Bernstein)指挥一支六十七人编制的管弦乐团的伴奏之下 , 发表了「 The Movie Album: As Time Goes By 」, 总共收录了二十首从30年代到90年代最受欢迎的电影名曲。专辑以「 北非谍影」的插曲「 As Time Goes By 」开场,一开始的管弦乐前奏展现了磅礡的气势, 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仍然很用心的在唱,编曲也很美 ( 只是好像有点糟蹋了六十七个人的庞大编制), 但似乎缺少了他原有的生命力和爆发力。岁月显然是不太饶人的,从某些细微的部分,我们还是可以察觉,五十七岁的他,毕竟已经不再年轻了。

        尼尔 · 戴蒙德还可以唱多久?我们真的不敢断言。但是,回顾过去这三十多年以来,他所写下的成绩 ,却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跟他相比拟了。或许许多人会说,他不管唱什么样的歌曲,其实风格都没有太多的变化,但这就是他,他仍然有他自己独特的魅力。在他1971年的经典「 I Am…I Said 」裡面,他除了表现出对自己家乡纽约市的情怀之外,还曾经很谦虚的自比为一只青蛙,盼望着有朝一日变成国王。今天,他已经证明了他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而这只青蛙早已成了国王。我们甚至还可以再套用另外一个非常适合形容他的童话:那是安徒生在「 丑小鸭 」里面的名言,「 如果你是一只天鹅,那么不管你生长在哪里,你仍然是一只天鹅!」



相关专辑


[ 本帖最后由 Eric5188 于 2009-8-16 14:09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萝林音乐网 ( 沪ICP备13026463号-1 )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531号

GMT+8, 2018-8-16 18: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